慘無人寰!印度兒童新娘的悲慘命運

  對於很多女孩子來說,十多歲正是無憂無慮的年紀,正是學習玩耍的時刻。

  然而,在印度的一些偏遠村莊,這個年紀的女孩卻無法享受童年的快樂,而被迫出嫁。從此開始她們的兒童新娘的悲慘命運。

  童婚是印度的一種婚姻習俗。現今,印度農村仍盛行童婚。

  在每年5月的結婚旺季中,印度數百個地方都在舉行大型的兒童集體婚禮。許多父母在為10歲左右的兒女張羅婚禮,有的新娘甚至還在吃奶。

  在拉賈斯坦邦的瑪爾瓦爾地區,每年4月都要舉行兒童集體結婚儀式。這一天為阿卡蒂節,成千上萬還在父母懷中的嬰兒即與別家娃娃舉行婚禮。

印度兒童新娘

2009年4月22日,印度中部中央邦,9歲女孩Mamta剛剛和14歲的新郎完婚。

  印度有人認為始於吠陀時期。印度不少古代法典中有大量記載,並肯定童婚,提到女子在月經來之前可以結婚。印度農村現仍盛行童婚。童婚習俗嚴重地阻礙了印度社會的進步,是印度嚴重的社會問題。

  印度政府1929年通過禁止童婚法,但未奏效。1978年印度政府把男女婚齡提高到21、18歲,但在許多地區,特別是山區部族,童婚仍很盛行。

  按照習俗,幼女婚後仍住在娘家。11、12歲後去夫家,此後的命運就由夫家決定。她們幹著與年齡不相符的家務,失去了受教育的機會。經常遭夫家指責和打罵。有的十幾歲就做母親。

  守寡的少婦不許改嫁,要穿最粗劣的衣服,不准參加任何娛樂活動。童婚習俗嚴重地阻礙了印度社會的進步,是印度嚴重的社會問題。印度政府1929年通過禁止童婚法,但未奏效。

  這種婚禮和正常婚姻一樣,經過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最後舉行正式結婚儀式。婚禮也和成年人的婚禮一樣,3、4歲的孩童穿戴整齊,戴項鏈和手鐲在大人指點下,繞“聖火”3圈。尚不會走路的嬰兒便放在金屬製的大托盤裡,完成各種婚禮儀式。

年輕的母親和她的兒子

 

  “兒童新娘”問題並不僅僅局限於印度,上圖的照片是40歲的阿富汗男人與11歲的女孩古拉姆結婚的鏡頭。古拉姆表情很特別,笑得那麼天真無邪!她是因為做新娘而幸福地笑了?還是對新婚生活充滿憧憬?都不是。她根本不明白結婚是怎麼回事,也不知道結婚後將要承擔的繁重家務,不知道結婚生子對她意味著什麼。

印度聖女悲慘遭遇:充當僧侶洩慾工具

  印度聖女習俗

  印度有一種與其歷史一樣古老的傳統--來自賤民家庭的女孩子年紀輕輕便開始為寺院服務,成為印度教高級僧侶和婆羅門長老的性奴隸。她們被稱為聖女。

  這些地位低下的鄉村女孩10歲時便不得不放棄傳統的婚姻模式,將自己一生幸福都獻給了當地的神,為本村的村民進行宗教儀式和做祈禱。剛剛進入青春期,她們便在儀式和慶典上嫁給寺院,然後與寺院僧侶或長老共度洞房花燭夜。

  聖女的生活方式

  聖女一般與家人生活在一起,在衰老之前一直為寺院服務。然後,就如同歐洲妓院老鴇的命運一樣,年老的聖女開始退居幕後,為下一代聖女出謀劃策。

被充當僧侶洩慾工具的印度聖女(資料圖)

  

  聖女都出身貧苦家庭

  在印度,“聖女”可不是個體面的稱呼。儘管人們對她們恭敬畏懼,磕頭碰地;但是,誰都清楚,那些高高在上的姑娘,究竟在充當什麼角色。所謂“印度聖女”,既不是女王,也不是女明星;反倒是命運最為淒慘的苦孩子。但凡家裡有條件,誰肯把親閨女送出去,受人凌辱呢?這話聽起來彆扭,說到底,還是印度古老的文化傳統使然。

  遵照傳統,“印度聖女”全部來自賤民家庭,她們剛剛進入青春期,就被迫賣身於寺院。人前,有個光鮮的名字遮羞——聖女;背後,不過是印度教高級僧侶和婆羅門長老們免費的“性奴隸”。這種醜事兒瞞不了人,所以,走進寺院,向神靈獻身的少女,注定要出賣青春和肉體,也注定要過一輩子沒有婚姻的奇特生活。

出身貧苦家庭的印度聖女成為僧侶們洩慾的性奴

  

  奇異習俗暗藏危害

  慈善機構基督教援助慈善會發現,儘管印度小女孩成為聖女為寺院工作的做法已在1986年被正式宣佈為非法,但安德拉普拉德什地區的4.2萬聖女當中仍有約40%HIV檢查呈陽性。

  印度古老的習俗,葬送了無辜少女的身心健康,也為艾滋病傳播,埋下了禍根。 很顯然,“聖女”這種畸形角色,完全處於社會底層,既沒人關心,也沒人管理。除了充當僧侶的洩慾工具之外,她們還是艾滋病毒的活動流通站。印度社會將為此付出高昂的代價。印度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已超過500萬人,如果未加有效控制,那麼,每十年,將新增300萬新患者。早在2003年,艾滋病就成為印度人口死亡最多的疾病。

  雖說死神在前邊呲牙,印度風俗依然是要色不要命,各種各樣的“聖女”為了吃一口飽飯,不得不走上了通向寺院的道路,她們必須把青春獻給冥冥之中的神,將肉體投入那些僧侶們貪婪的懷抱。

印度聖女也是艾滋病的主要受害者

  

  聖女的淒涼結局

  “聖女”似乎不穿僧袍,日常生活也在自己家裡。只有寺院需要時,她們才無條件地報到。除了免費的性服務,其他根本就用不著,“聖女”們招之即來,揮之即去,酷似廟裡的“應召女郎”。她們紅顏尚在時,定然是長老們的香餑餑,一旦年老色衰,便淪為搾乾汁水的甘蔗渣子。寺院裡宣稱:你的任務完成了,從“聖女”隊伍中退役吧。留給這個“老聖女”的,只有殘燈破廟,痛苦的餘生。她們往往成為新一代“聖女”業餘參謀。其實,無論新老聖女如何算計,也跳不出命運的輪迴。

  聖女的親身講述

  來自海得拉巴的社會工作者格雷絲·納瑪拉的工作是教育其他達立人懂得自己的基本權利。達立人位於印度等級制度的最低層,即一般所謂的賤民,格雷絲也來自賤民家庭。她解釋說,由於生下來就處於社會最底層,聖女根本沒有能力保護自己。格雷絲說:這些婦女都有許多性夥伴。她們無法拒絕男人們的要求,她們又不能要求他們使用安全套,男人們肯定不會自動使用安全套。

聖女們一旦年老色衰,留給這個“老聖女”的只有殘燈破廟,痛苦的餘生

  印度目前已有超過500萬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幾乎接近印度總人口的0.5%。世界銀行今年的一份報告警告說,如果印度還不推廣使用安全套,印度的艾滋病感染率將在未來10年內以每年300萬人的速度激增。該報告估計,到2033年,艾滋病將成為印度造成人口死亡最多的疾病。

  格雷絲來到海得拉巴以南100英里的丹瓦達村時,10個聖女正聚集在寺院亞拉馬女神像旁歡迎她。其中一個19歲的姑娘面帶羞澀,長得非常美麗,穿著一身藍色莎麗。她告訴格雷絲說自己叫希納古蒂,12歲時便把自己的一生獻給了亞拉馬女神。

  據格雷絲講,希納古蒂的情況在當地很普遍。希納古蒂從來沒有上過學,母親病魔纏身,不能工作,父親在她小時候就離開了人世,她小小年紀便挑起了家庭的重擔。納古蒂羞澀地說:村裡人都很尊重我。他們請我來為他們做法事,因為我是聖女,我屬於亞拉馬女神。

印度聖女

  希納古蒂如今已不記得原來心中的恐懼。因為母親病重,父親早逝,希納古蒂別無選擇。她低聲說:我母親得的是哮喘,她過於虛弱,根本無力幹活,這就是我的命。

  聖女一般與家人生活在一起,在衰老之前一直為寺院服務。然後,就如同歐洲妓院老鴇的命運一樣,年老的聖女開始退居幕後,為下一代聖女出謀劃策。丹瓦達村裡的人都知道希納古蒂是聖女,按照習俗,上層社會的男人會帶著禮金和糧食找上門來,請求她媽媽准許與她建立友誼。

  那麼對於自己的境遇,希納古蒂心裡是否有怨氣?她說當然很後悔,但只能接受現實,因為全家人全靠她了。她說:有時候我問媽媽為什麼讓我做這種事,為什麼我不能擁有。但我能做什麼呢?現在誰會娶我呢?我是聖女呀!

印度聖女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