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飛行物驟降沙漠機場 中空軍曾追擊UFO

  1998年9月底,我陪同幾位院士前往巴丹吉林沙漠考察。前來巴丹吉林漠考察的這幾位院士都風度翩翩,王大珩院士頭腦清晰、思路縱橫,行動和言談都保 持著固有的節奏;羅沛霖院士雖已85歲高齡,仍思接千載、談吐雅儒,不時開上幾句玩笑;崔俊芝院士才思敏捷、為人謙和,他已是60多歲的人,在王老、羅老 面前始終以學生自居,攙扶、開車門這樣的小事,他都十分在意,給人良多感觸;楊士中院士身高八幾,簡直虎背熊腰,是巴蜀的飽學之士。他思維慎密、推敲 周詳,善於從微觀到宏觀把握技術領域和關鍵,他總是想周全了才發言。

  晚8點多鐘,我趕到跑道上時,科研試驗已經開始,一架戰鬥機正在跑道上滑跑。一輪皓月、望不到邊的藕荷色著陸燈、燈光閃爍處活躍的人影……勾畫出一幅動人的畫面。

  在人影幢幢的跑道上,趙煦給我講了他和許多基地科研人員在跑道上共同目擊的一次遭遇UFO(不明飛行物)事件。趙煦本人畢業於北京航空學院,是我國著名無人駕駛飛機專家、空軍專業技術少將,其他目擊者也有類似的學歷和技術專長,他們這次親眼目擊應當是確鑿、可信的。

  兩個月前的,像中秋節晚上一樣,趙煦正領導科研試驗。當時飛機準備從跑道南向北起飛,就在這時,突然從跑道北頭一上一下兩個巨大火團從天而 降。“當時在場的人都感到這兩團火就要燒過來了,紛紛下意識地躲避。”趙煦頭腦冷靜,馬上招呼塔台上的人趕快下來拍攝。當攝像的人跌跌撞撞下來後,這兩團 火球又騰空而起。這兩個大火球有幾道從裡面向外的輻射光束,沒有任何聲息,來無影去無蹤。

  1999年春節剛過,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向幾家媒體介紹關於硬骨魚起源的一項新發現,會後恐龍專家趙喜進向我提起,幾年前在新疆戈壁灘 上進行恐龍化石考察時,他和恐龍專家董枝明等,曾親眼目擊了一起UFO事件。當時他正從帳篷中走出來,一抬頭望見遠處一斷崖上方一個耀眼的巨大物體正在移 動,光焰照亮了半邊天空。他楞住了,好一會兒頭腦裡才反映出“不明飛行物”這個概念。他回身從帳篷裡提起槍,又大聲呼喊其他人出來觀看。這時董枝明撩開帳 篷目睹了這一罕見場面。我問趙喜進,你射擊了嗎?他回答,沒有。他排除了任何已知飛行物的可能,因為它們“都沒這麼大的能量。”

  許多目擊報告都支持這種看法,戈壁漠是UFO事件的多發區,一是由於地曠人稀,二是因為能見度好。那麼,還有沒有其他原因呢?

  空中捉迷藏從巴丹吉林沙漠返回北京後,我注意搜集了一下世界各地關於發現UFO的材料,這些材料都是1998年8月前後的。

  左右,河北滄州空軍某機場上空發現不明飛行物。當時雷達報告:空中有一個實體在移動,就在機場上空,正迅速向東北方向飛去。與此同 時,機場上的地勤人員發現了頭頂上空有一個亮點,開始像星星,一紅一白,兩顆星在不停地旋轉。可能由於飛行物降低了高度,輪廓變大了看上去像一隻短柄的蘑 菇,下部似乎有很多燈,其中一盞較大,一直向地面照射。

  航管部門迅速證實,沒有民航飛機通過這個機場上空,另一支空軍部隊的夜航訓練也已於半小時前結束。“很可能是外來飛行器”,部隊立即進入一等戰備。

  晚上11點30分,雷達報告飛行物已到河北青縣上空並懸停在那裡,高度。

  隨著一發綠色信號彈升空,一架殲教6型飛機打開加力拖著錐形的火舌轟鳴著飛入夜空,飛行員是飛行副團長劉明和飛行大隊長胡紹恆。他們駕駛飛機到達目標所 在位置,根據地面指揮的方位、高度,很快發現了一個飛行物:圓形輪廓,頂部呈弧形,底部平,下部有一排排的燈,光柱向下,邊緣有一盞紅燈,整個形狀像個巨 大的草帽!

  夜航指揮李副司令員命令飛行員靠近那個飛行物。在距離飛行物大約時,它突然上升。飛行員立即駕機爬高,當飛機升至時,這個飛行物卻 來到飛機的正上方。這說明飛機頭頂上的飛行物比飛機上升得更快。飛行員決定麻痺一下這個飛行物,改變飛行方向下降高度,與飛行物拉開了距離。

  有趣的是,那 個飛行物彷彿很有靈性竟尾隨而來。兩位飛行員抓住戰機突然加力,以佔據高度優勢,飛機躍升倒飛,當飛機改為平飛時他們發現,飛行物已經比他們高出。飛行員駕駛飛機繼續追擊飛行物,副團長劉明把飛行物套進瞄準具光環,打開了扳機保險,同時請示是否將其擊落。李副司令員要求他們不要著急,先看清楚是什麼。

  儘管飛機已經加大了油門,還是無法靠近飛行物,飛機上升到1.時,飛行物已在的高空。這時飛機油量發出告警信號,再追下去燃料將告罄。地面 指揮審時度勢命令飛機返航,地面雷達繼續跟蹤監視。當兩架新型戰鬥機準備升空捕捉這個飛行物時,它已經從雷達屏幕上消失了。

  撲朔迷離的目擊這是1998年多次遭遇不明飛行物事件中比較典型和可信的一次。據當地有關部門統計,那天晚上目擊這個不明飛行物的群眾約有160人之多。

  在此之前一個多月,澳大利亞內陸一個小村莊的居民不容置疑地向媒體報告,他們目擊一個不明飛行物。法新社報道了這則消息。這個小村莊叫奎林代村,位於悉 尼以北,距離悉尼大約4小時車程。現年六十一二歲的尤尼斯·斯坦菲爾德是這個村莊目擊不明飛行物的村民之一。她說,她最先注意到蛛網狀物質落在她女婿的身 上,“後來我們看到天空大約有20個銀白色的物體”。

  她說,當人們移動位置和加快腳步的時候,這種蛛網狀物質就從身上落到地面。還有一些蛛網狀物質掛在了 電話線上。澳大利亞U FO協會發言人羅斯·杜威說,奎林代村大約有20名村民通過熱線電話向協會報告了他們看到的情況。

  羅斯·杜威解釋“那些銀白色物體可能是優質魚線”,這實在令人大感意外,因為作為一個島國的澳大利亞,人們最熟悉的東西恐怕就包括魚線,不管多麼優質。

  ,美國工業巨頭、88歲的勞倫斯·洛克菲勒在他紐約附近的豪華住所,舉辦了一次關於不明飛行物的研討會。他得到了斯坦福大學天體物 理學家彼得·斯特羅克的幫助,有10位科學界的權威人士聽取了來自世界各地的8位不明飛行物學者的發言。在這次研討會後,與會者草擬了一份報告,題為《不 明飛行物觀察物證》。這份報告在媒體上公之於眾後成為贊成不明飛行物確實存在的第一份科學文件。

  或許是“潘多拉盒子”

  曾在勞倫斯·洛克菲勒家中參加過不明飛行物研討會的斯坦福大學教授馮·埃捨爾曼認為,“我們這份報告的發表等於打開了潘多拉盒子”。出席這次研討會的 10位科學界權威人士相信,有些跡像是應當認真研究的。由斯坦福大學天體物理學家彼得·斯特羅克等署名的這份報告,要求對不明飛行物繼續進行研究。

  這些科學界的“大腕”們堅持主張研究不明飛行物的5點理由是:

  1、存在一些清晰的不明飛行物照片。應當說明的是,以往大部分有關不明飛行物的照片由於不夠清晰,無法進行研究利用。專家們要確定飛行物的距離、尺寸、 顏色以及它釋放的能量。53歲的法國專家弗朗索瓦·盧昂熱的研究表明,有些照片用來說明不明飛行物的存在是確實無誤的,但這樣的照片不多,正因為如此,才 值得對它們進行更多的研究,而不是把它們存檔了事。

  2、無法解釋的電器故障。不明飛行物出現的時候,往往會干擾附近電動機的運轉,在《不明飛行物觀察物證》這份報告中,彼得·斯特羅克教授舉出這類事件達 441起之多。在每起事件中,所有當事人都聲稱在見到不明飛行物的同時,他們的汽車的照明線路也發生了故障。

  在這類事例中,美國警察路易斯·德爾加多在 的遭遇有很強的說服力。事情發生在佛羅里達州海恩斯城,當一個飛行物在他前面離地面高的地方飛行的時候,他的汽車的電力系統失靈 了,甚至連他的對講機也不再工作。這個飛行物消失以後,情況又恢復了正常。這類情況也涉及飛機。在美國,據統計,關於飛機駕駛員遭遇不明飛行物,飛機電力 系統被干擾的事例達120起。1977年3月,一架往返舊金山與波士頓之間的聯合航空公司的班機上的駕駛員,突然發現飛機的自動駕駛儀改變了航向,這時他 看到空中有一個奇異的發光物體掠過,只能用存在著一個非常強大的磁場來解釋這種干擾。除了一場核爆炸外,目前還沒有任何已知的東西能夠產生如此強大的磁場。

  3、雷達捕捉到目標。空中警戒系統發現不明飛行物的事例同樣令人不安,儘管這類情況並不多見。一般只有先進的軍用雷達發現過不明飛行物。從1969年以 來,美國空中指揮系統一直不願公佈這些事例,以免公眾瞭解和懷疑美國軍隊的空中監視能力。在法國,軍人和科學家在共同研究不明飛行物。

  年1月28 日,一架法國航空公司A320班機機組在巴黎上空看到一個直徑達的紅色圓盤狀物體飛過,地面雷達卻沒有發現它。但在瓦爾德瓦茲省的塔韋尼,空軍證 實了法國航空公司班機人員的發現,美國“藍皮書計劃”的研究文件透露,在飛行員肉眼看到的不明飛行物的五分之一,也已被雷達發現。

  4、留在地面上的奇特痕跡。這次研討會上提出的4個事例中,法國普羅旺斯特朗地區的事例最能打消科學家對不明飛行物的懷疑。,在瓦爾 省的一個村子裡,一個工人看到一個卵圓形的金屬物體下降到地面,30秒鐘之後這個金屬物體又以極快的速度飛走了。法國空間研究中心所屬的一個研究小組的專 家證實,那個工人指認的不明飛行物停留過的地方地面曾受到高壓,一個大約1噸重的物體確實在這個地點停留過。憲兵在不同地點採集了一些土壤和植物的樣品。 法國全國農藝研究所生物化學家米歇爾·布尼亞對這些樣品進行分析研究之後發現,這些植物的化學成分隨著離不明飛行物距離不同而有了變化。這是怎麼回事呢? 各種能夠想像到的解釋都提出過,比如化學污染、放射性輻射、微波輻射等,但最終都被排除了。直到目前,這個謎團依然沒有揭開。

  5、在人體上留下的離奇印記。不少聲稱目擊過不明飛行物的人都反映他們當時曾被燒傷。加拿大一位勘察員在1967年5月20日見過兩個不明飛行物,其中 一個就停在離他幾十米遠的地方,發出刺鼻的臭氧氣味並發出藍光。當這位勘察員走近不明飛行物時,他的面部、手和腹部被灼傷。直到幾個星期後,留在他腹部的 一些奇特無法解釋的痕跡都還沒有消失。

  “就是這個樣子”

  1999年3月初,在充滿南國情調的棕櫚樹下,曾指揮軍用飛機追蹤不明飛行物的李司令員談到當時的一個細節,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兩位有精湛飛行技術的 飛行員幾次逼近不明飛行物都發現,在這個碟形不明飛行物下部是一圈綠色燈光,其中有一盞紅燈,它的正下方伸出兩根光柱向下照射。令人吃驚的是,這兩根明亮 的光柱並不像我們平常見到的光柱那樣,一直照向遠處並擴散開,而是像兩根發光的實體,從不明飛行物下部伸出來後在一定長度上便截止了。至少在今天,人類還 沒有掌握如此控制光的技術。

  我曾問李司令員,不明飛行物是什麼形狀,他伸手捏起了茶几兒上的茶杯蓋,“就是這個樣子”。

  沙漠火球,至今還是個謎團,謎底有待我們運用科學的手段去探索、去發現。千龍新聞網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