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紅旗震撼登月:「嫦娥」見證強國夢

  五星紅旗成功登月球 “嫦娥震撼”見證強國夢

  “中國征服了月球”,俄羅斯15日的讚歎代表著當天國際輿論的主流聲音。中國的嫦娥擔得起這種讚歎,不僅因為中國由此成為“與美俄比肩的太空強國”,更因為自1976年8月24日之後, 37年間世界上沒有哪個國家完成過這樣的壯舉。現在,人類停滯不前的月球探索“因雄心勃勃的中國而注入新的活力”。

  “這是一次科學的勝利”,英國評論說。當天晚間,嫦娥三號的著陸器和巡視器(即“玉兔”號月球車)完成互拍工作,中國探月工程總指揮馬興瑞宣佈,嫦娥三號任務取得圓滿成功。在“玉兔”號的身後,是它在月球表面留下的兩道深深的行駛痕跡,這被稱為是“中國在航天大國路上邁出的越來越堅實的腳印”。與中國崛起過程中引起的複雜爭議一樣,中國的探月計劃在有些外媒的聚光燈下“散發出軍事崛起的光芒”,日本誇張地說,世界都在擔心中國把太空開發技術轉向軍事。

 15日,嫦娥三號著陸器(上)和“玉兔”號巡視器成功“互拍”,“玉兔”號上的五星紅旗清晰地出現在畫面中。

  中國航天大國的步伐越來越堅實

  15日晚間,登上月球的“玉兔”號月球車與嫦娥三號著陸器實現互拍,完成“到此一遊”的互拍認證工作。“玉兔”號月球車上的五星紅旗出現在著陸器拍攝的畫面中。這是中國國旗在地外天體上的第一次“留影”。早前“玉兔”號剛剛駛上月球的車輪痕跡,早已傳回地球。

  未來幾天,在進行科學探測的同時,“玉兔”號月球車還將繞陸器繼續行駛,從不同角度與著陸器多次互拍。著陸器則在著陸地點進行原地探測,包括利用月基光學望遠鏡進行天文觀測、利用極紫外相機對地球等離子體層進行觀測等。不過,對整個嫦娥三號的探月計劃來說,風險最大的時刻已經過去。《韓國經濟》15日報道稱, “玉兔”號可以在真空狀態下抵禦各種射線的侵擾,在零下180度至零上150度都可以正常工作。此外,它還可以以時速200米的速度越過20度的斜坡。有專家表示,從目前情況看,此次探月已經成功完成90%以上的任務。

  自1958年以來,世界各國共進行了129次月球探測活動,包括美國59次,前蘇聯64次,日本和中國各2次,歐空局和印度各1次,成功率僅有51%。嫦娥三號成功在月球著陸引來大量讚歎。韓民族新聞15日稱,美蘇在登月過程中都經歷過多次失敗,但中國第一次就獲得成功,這再次證明了中國航天技術的“大躍進”。

  “玉兔”號和著陸器的設計壽命分別為3個月和12個月。使命結束之後,它們的命運將如何呢?台灣“中央社”15日報道稱,有專家說,嫦娥三號和月球車“玉兔”有可能會被原地保留,罩上玻璃罩“供未來的月球遊客參觀”。

  俄羅斯稱,通過分析“玉兔”車所載儀器的技術參數及科研任務,中國月球車與蘇聯、美國月球車相比,其配備的自主導航系統,幾乎可以把行進過程中被卡住的概率降為零。

15日,嫦娥三號著陸器(上)和“玉兔”號巡視器成功“互拍”,“玉兔”號上的五星紅旗清晰地出現在畫面中。

  “嫦娥三號著陸是這個正在經歷經濟轉型的國家值得驕傲的時刻”,路透社報道說,中國在發展太空計劃上雄心勃勃,並打算在軍事、商業和科學領域進行全面利用。中國正邁著堅實而緊湊的步伐走向世界經濟政治強國。

  德國則改編了第一個登月者阿姆斯特朗的名言說:“這對整個人類來說雖是一小步,對中國來說卻是一大步。”該報稱,儘管中國還在追隨美國和前蘇聯數十年前就已邁出的步伐,但嫦娥三號至少釋放出一個強烈的令人警醒的信號:中國已縮短差距,並且準備趕超其他航天大國。 中國計劃於2020年從月球帶回標本石,其主要意圖是提高國家聲望,就像美國和前蘇聯當初那樣。

  世界感受中國“嫦娥震撼

  在日本,“嫦娥登月”佔據不少媒體的頭版或國際版頭條。朝日新聞在頭版稱,中國在經濟和政治大國化之上,還要在宇宙開發上與美國展開競爭,本次月球著陸被看成是走向宇宙大國的階梯。

  日本則在國際版頭條,用1/4以上的版面報道中國登月。該報稱,中國嫦娥三號成功著陸月球,以將來開發宇宙資源為目的,但日美等國對中國是否會把宇宙技術運用到軍事領域保持著強烈的警戒。該報還發表編輯委員賀川雅人的文章稱,伴隨著中國嫦娥三號的登月成功,再加上中國的載人航天飛行,日本在上述兩個方面都被中國超越。他還說,在宇宙開發中佔有特別優越位置的當屬美國、俄羅斯、歐洲以及急速崛起的中國。據美國的調查,2012年發射衛星的次數,俄羅斯24次,中國19次,美國13次,歐洲10次,此外是日本和印度各2次,“國際宇宙開發競爭就以上述6個國家和地區為基軸而展開。”

  “中國嫦娥成功登月震動整個世界。中國在航天領域正在大步前進,而俄羅斯目前仍沉醉在蘇聯時期的成就中。”俄羅斯《共青團真理報》15日把中俄的太空進取心作了對比。前些年,俄媒上有一些稱中國抄襲蘇聯技術的聲音,但現在,更多媒體強調,“中國已掌握了最現代化的空間技術”。據俄新社報道,俄羅斯航天員格列奇科表示:“我看到中國正一絲不苟理性地實現自己的航天計劃。目前在航天領域某些方面中國甚至已超過了俄羅斯。”

嫦娥三號

  美國也說,儘管“玉兔”號月球車有個令人親切的名稱,但它在一些美國政治人物和政策制定者那裡點燃的卻是焦慮,他們擔心美國失去領先了幾十年的太空優勢。

  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梁振英、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崔世安14日、15日分別代表港澳特區政府,祝賀嫦娥三號月球探測器成功著陸月球。

  在台灣地區,嫦娥三號的成功登月則被媒體稱為“嫦娥時刻”。15日的社論說,1957年,蘇聯的“斯普特尼克一號”成為第一顆進入地球軌道的人造衛星,美國輿論當時稱之為“斯普特尼克震撼”;而嫦娥三號成功在月球表面軟著陸,也可說是“嫦娥震撼”。該社論稱,台灣在李登輝與陳水扁時代,是以“中國崩潰論”作為兩岸政經政策的脊樑,但今日即使最強烈的“反共反中”者也須自問:如果中國大陸不崩潰,反而在各方面繼續維持上升曲線,難道還能用“台獨”來反共反中嗎?該社論說,不少人對“嫦娥震撼”的後繼能量有所存疑及保留,但世人也必須想像一個不會像蘇聯一樣崩潰的中國。

  北京展示“強國夢”

  像國內一樣,“中國為什麼要登月”也是國際媒體議論的一個焦點。日本電視台14日晚間新聞節目中,現場嘉賓討論中國此舉的目的,大多數人都說中國是為了爭奪宇宙資源。

  英國稱,嫦娥三號登月成功,是中國科技蓬勃發展的力證,中國做得再好不過了。但是實現這一目標所需要的龐大投資也提出了一個顯而易見的問題:為什麼要登月?有如下幾個答案:首先,月球有豐富的礦物質,一旦我們耗盡地球上的關鍵材料,月球很有可能為我們提供備選。另外,月球還是一個測試探索其它更遠星球所需技術的試驗場。這是登月的好處,但這兩者都不是中國登月最核心的動機。中國的動機要簡單得多:嫦娥三號向世界尤其是亞洲顯示了中國現在是一個技術強國,一個開始展示軍事實力的國家,在另一領域完美地展示了它的國家實力。

  英國則認為,中國的太空計劃主要是北京不斷增長的經濟、科技和地緣政治影響力的政治聲明。萊斯特大學太空物理教授肯·龐斯表示,中國的太空動機在很大程度上和以前的美國和蘇聯相似,即展示自己的技術實力。但是中國超越俄羅斯、印度甚至美國的是,中國進行太空探索的決心,而且他們正迅速獲得進步。

嫦娥三號

  台灣認為,大陸決意執行嫦娥計劃,除中國人完成嫦娥奔月千年傳說、晉陞全球第三太空大國等民族主義政治意涵外,掌握核心技術是發展經濟王道,透過航天科研成果轉化為軍用設備,甚至技術轉移給企業生產民用產品,才是真正的裡子。

  “北京把‘強國夢’從家門口編織到外層空間”,台灣“中央社”把嫦娥三號成功登月,與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及在南海正面攔截美國軍艦聯繫起來,稱這是對全球釋放出大陸已是“世界強權”的宣示。

  就在中國航天再創歷史的同時,有人再次準時拋出了老問題:“登月有什麼用?”。

  如果把爭先恐後拋來的疑問當做百米衝刺,無疑這一次中國青年網官微跑贏了:登月成功後一小時不到,微博如是問:【這樣的問題,該如何回答?】當中國還有幾千萬的城鄉特困人口的時候,當貧困地區的許多孩子連午餐都沒得吃的時候,花費這麼多的前搞嫦娥落月,有什麼意義。

  目前這條微博已被刪除

  今日的《人民日報》刊文回答:執行探月計劃等意在於戰略佈局,屈從於“有什麼用”這樣的逼問,等於放棄打持久戰,只會令中國落後於世界。

  以下是評論全文:

  嫦娥探月有什麼用?

嫦娥三號

  嫦娥落月,玉兔巡航。神話在這一刻變成現實,“中國製造”在月球上留下自己深深的足印。幾十年前,當化學家歐陽自遠拿到美國贈送給中國的0.5克月球岩石樣品時,小心翼翼又激動不已,像是捧著唐僧從西天取回的無價真經。而現在,整個月球向中國人打開了大門,它的質量超過了7000億億噸。

  “登月同我們有什麼關係?”在幾乎所有電視、網絡直播的現場互動中,問得最多的,還是這個老問題。

  無論是出於個人的好奇,還是體現對公共財政支出的監督,人們都有資格有此一問。畢竟,對於社保、醫保標準都還不高的普通中國人來講,探月工程的投入絕不是一個小數目。

  “你要做的這些有什麼用?”即使是在財力雄厚的歐美,幾十年的科學生涯中,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丁肇中同樣無數次地被這樣問起。他事後的總結,很是耐人尋味:“我有一個‘理論’,絕對正確,可以告訴大家。在加速器實驗的發展史上,過去50年裡面,儘管我們為了獲得經費,要寫一個申請報告書,設定一個目標,說服政府的人投錢做加速器實驗,可是往往實際的發現跟原來的目標根本沒有關係。”

  丁肇中說的是實話。

  開發利用月球礦產、能源資源,開發超高真空、弱重力、無磁場的特殊環境,建設更遙遠空間探測的前哨站與中轉站……這些都是探月工程的目標,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它會有更多意想不到的收穫。

  互聯網據說就是阿波羅登月的副產品,因為科學家需要把休斯敦宇航中心的電腦聯接起來,共享信息。核磁共振、激光通訊、液晶電視和我們如今須臾不能離身的手機,也都是從載人登月的需求拉動中找到了突破的動力。而這一切,自然都沒有寫進阿波羅計劃的立項報告,作為可行性分析的重要依據。

  我們常常會遇到這樣一道管理學考題:在重要而緊急、重要但不緊急、緊急但不重要、不緊急也不重要的四類事情中,應該優先處理哪一類?人們通常會毫不猶豫地選擇重要而緊急的事,但歷史經驗告訴我們,恰恰是那些重要但不緊急的事,需要最為認真地對待。因為它的名字叫戰略佈局。

嫦娥三號

  曼哈頓計劃、阿波羅計劃、人類基因組計劃、863工程、載人航天工程、嫦娥探月工程……都屬於事關長遠的戰略計劃。它們的意義,儘管最終會關涉未來的日常生活,卻很難用柴米油鹽醬醋茶來形容。也因為它們常常需要耗時數年乃至十數年才能見到成效,任何短視的考量,都可能帶來難以估量的損失。

  記得上世紀末人類基因組計劃實施之初,中國要不要承擔人類基因測序1%的任務,我們有過不小的猶豫。即使這一任務完成之後,也在科學界內部引發了不少爭議。在當時條件下,大多數人覺得基因測序屬於投入巨大卻難有產出的公益基礎研究,中國人幹這活兒是當冤大頭。正因如此,擔此大任的華大基因研究中心在業內備受排擠,直到今天還有些抬不起頭來。

  事實是,隨著基因研究向前推進,全測序成為基因工程必不可少的大數據基礎,誰能形成規模處理和分析能力,誰就可能佔領這一領域的制高點。而在實際應用層面,對唐氏綜合征、宮頸癌、兒童耳聾等常見遺傳疾病的防治,基因測序更是堪稱簡捷價廉、標本兼治。如果當年我們屈從於“有什麼用”的逼問,放棄打持久戰的努力,今天在這一戰略新興領域,中國人又會落後至少10年。

  有所為,有所不為,是創新戰略的基本原則,但它絕不是面對機遇無所作為的借口。看準大方向,及時佈局,伏設奇兵,敢於投入,敢於拚搏,敢於堅持,敢於勝利,這才是戰略家的氣魄和智慧。

  《人民日報》談“嫦娥探月有什麼用”:及時戰略佈局

  然而這篇評論出現到互聯網上時,馬上被迅速轉載,並被貼上了可笑的標籤。以下是讀者的評論:

  戀上Tequila:探月工程是最大的面子工程。

嫦娥三號

  反毒人:外國都不登月!一個飛行器上去這有什麼好嬌傲!浪費國人稅錢。

  sasnaka:也就是說,他承認了一個現實:在相當長的時間裡,沒有用……

  Mark_陽明:原來蘇聯戰略很高!

  黑名單裡來的人:戰略佈局你跟我商量了麼?國家權力你跟我共享了麼?稅費走向你跟我坦白了麼?組閣任用你跟我討論了麼?律法制定你跟我研究了麼?除了收錢的時候你勒令我盡義務,再就是你輝煌了要求我敬佩你的榮光,可是說真的啊,你再牛,那是你的,與我而言,有毛用啊?

  MFu_浮云:對比一下當年NASA科學家的回答,有人性還是沒人性,涇渭分明……

  墨吉不二:沒有戰略佈局我們會怎麼樣?會什麼都不是嗎?

  姓名只是符號回答樓上:會不起眼,會成為只會刷盤子的中國刻板印象,會成為貧窮落後未開發的代名詞,會成為無知中國人,慢慢導致沒有核心競爭力,缺乏經濟發展的動力,被人家掌握自己國家的命運,會仰人鼻息。會再次多國聯軍(非熱戰),國家政治很現實,落後就挨打。這是全部。

  歡歡982:先把吃飯問題解決了,行嗎?

  飯被稀:最好的探索方式是載人登月,直接把月球的土壤,岩石拿回來分析,送個車子上去沒多大意義,因為除了拍相片,做簡單分析外什麼也做不了,而且這些資料美國都已經公佈了。

  間之山:傻*,幾十年前,美國,蘇聯玩剩下的,你現在才來什麼狗*佈局?

  天涯浪子99的圍脖:老百姓的吃飯問題和登月孰輕孰重?

  秦豆豆豆豆:重要又緊要的事情是:孩子可以喝到便宜又健康的奶粉。大人不會一住院就傾家蕩產。老人去世了有個地方安葬。

嫦娥三號報道

  雲風飛楊-1:除了掙點臉面,實質上的確沒什麼用:幾十年前美國人就上去啦!要說“能促進科學技術發展”那更是屁話!——因為這就等於說:“如果不搞探月,國家養的那幫科學家就懶得搞研究啦,只是為了應付探月才去研究這、研究那的”?

  承承爸是好爸爸:為了這狗屁航天事業,背後犧牲了多少百姓的利益。

  寒凍冰100:戰略佈局同我們有什麼關係?

  在一片“噓聲”中,我們找出一些支持的聲音:

  目送小可__Taiye:擴張是生命的本能,不擴張就要被擴張。四百年前大清放棄海洋,僅僅300年就被走向海洋的國家玩弄於股掌之間。今天放棄太空,300年後還會繼續被走向太空的國家玩弄於股掌之間。

  冉軒暢:兩百年前沒有探索海洋,中國被欺負到現在。必須開發太空,不然以後永遠沒法成為發達國家。

  摟雞脖:嫦娥要是不登月,你們又要說“看看人家國外都登月了,中國啥都幹不成”是不?

  Tidus_渾身上下都是嘈點:這種“存下登月錢來就能投入改善溫飽”的邏輯到底是怎麼來的?既然不是行內人士,又有什麼資格說“有毛用”呢?

  今日每年有:又看到對登月有什麼用的質疑,當年鄭和下西洋,雖然是送錢,只要調整一下思路,航線,就能到達澳洲,當時大明內部所有問題不說一勞永逸的解決,起碼讓國人有了海洋意識更早的接觸世界。可是一幫憂國憂民的精英,把船拆了,圖紙燒了。結果怎麼樣?

  DIBERTAS:人類對未知世界的探索都是被那些問出“登月有什麼用”的人們嚴重阻礙,人類對未知的探索對科技的追求還是太慢太保守太放不開,科技進步的速度應該比現在快10倍100倍。

  林小左287:當人類還是一群猴子生活在樹上的時候有幾隻猴子率先從樹上來到地上生活樹上的猴子對此嗤之以鼻:去地上有什麼用早晚被野獸吃了!

嫦娥三號報道

  軒九的窩轉述科幻作家@劉慈欣的話:對於“太空探索有什麼用”這個問題的回答十分簡單:三億多年前生命從海洋爬上陸地有什麼用?

  冬天的王:不要質問登月有什麼用!這是我最後一次告訴你們:如果沒有夢想,我們就只是賣山寨手機的。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