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月只是太空探索之路的開始

  據國外媒體報道,在20世紀70年代的兒童雜誌上,我們常可以看到藝術家對月球基地藍圖的描繪。1969年7月,當阿姆斯特朗從“鷹號”登月艙的梯子下到月球表面時,全世界為之激動不已。不過在那之後,只有11名宇航員踏上過月球表面,而在1972年以後,就再也沒有人上去過。月球基地最終沒有建立,在阿波羅登月時代被人們寄予厚望的超音速客機,也未能大規模推廣使用。

  對於上個世紀60年代的孩子來說,今天的科技堪比科幻小說裡的情節。將阿姆斯特朗、奧爾德林、邁克爾·科林斯等人送上月球的阿波羅號飛船,上面裝載的導航系統與今天的設備比起來簡直可以忽略不計。美國航空航天局(NASA)稱,阿波羅號的電腦具有容量約36000個單詞的永久存儲器,和約2000個單詞的可擦寫存儲器。相比之下,你手裡的智能手機就擁有32千兆字節的存儲容量——理論上可以存儲60億個單詞,而且功能比月球艙內的設備都要強大。

登月

  你可以和地球另一邊的人進行視頻通話;利用衛星導航確定自己的位置,精度只有幾米;拍攝視頻並同步分享等,所有這些功能在你手上就可以完成。過去幾十年裡,科學家在治療癌症、鑒別緻病基因以及仿生肢體等方面都取得了重大的成功。那麼,為什麼我們還沒能重返月球呢?

  NASA指出,月球並沒有被遺忘。“在阿波羅計劃開始後的45年裡,NASA一直通過機器人探測器對月球進行科學研究,”NASA的發言人稱,“現在的探測任務,如NASA的GRAIL(重力回溯及內部結構實驗室)、LADEE(月球大氣與粉塵環境探測器)和月球勘測軌道飛行器,已經對我們最近的鄰居進行了上大氣層、表面和內部的探測。”

  “與此同時,NASA的機器人探測器群也在不斷拓展著我們對太陽系的認識。我們正在尋找一些基礎問題的答案,如‘我們是否孤單?地球的生命如何起源?我們能否在別的星球上生存?’等。”

  從20世紀60年代開始,天文學家陸續取得了不少激動人心的發現。在上世紀90年代,科學家確定了第一顆系外行星的存在,之後又發現了數百顆新的行星。今年,NASA第一次宣佈一顆體積與地球相似的行星可能適合人類居住,它距離地球約490光年。天文學家估計,在我們的銀河系就存在著數十億類似的、可能存在生命的行星。

太空探索

  NASA還將許多探測器送上了火星,發回了有關火星表面的寶貴圖像和數據。不僅僅是NASA,印度的火星軌道探測器也正在前往紅色星球的路上,一些私人公司也躍躍欲試。阿波羅計劃之後,一些探測器也開始了在太陽系內的宏大旅行。發射於1977年的旅行者1號如今已經身處星際空間,其他探測器也對金星、木星、土星和土衛六等進行了觀測。

  我們沒能看到月球基地,卻見證了許多國家合作起來,建立了國際空間站。它的面積相當於一個足球場,從2000年開始一直連續有宇航員駐紮。上面的攝像機一直在為我們提供地球的高清晰度圖像。

  人類對宇宙的認知在1969年之後也發生了顯著的改變。從1990年發射的哈勃太空望遠鏡,到今年歐洲空天局發射的蓋亞太空望遠鏡,再到正在建造之中、將於2018年發射詹姆斯·韋伯太空望遠鏡,我們對系外行星、銀河系全景以及宇宙深處的瞭解越來越豐富。除此之外,今年8月時,羅塞塔號將到達一顆彗星附近,並在其表面放下一個探測器,對其引力、質量、形狀和大氣進行探測。

  那麼,對月球的探索是不是就結束了呢?NASA說不是,儘管他們現在更關注在2030年之前將宇航員送上火星。“隨著國際夥伴以及美國商業太空飛行的發展,有朝一日人類和機器人可能會重返月球表面。我們的探索路線圖中,包括協助合作夥伴進行這類探索,但我們對載人航天器的投入主要是在前往火星上,”NASA的發言人說,“我們將很快回到月球附近……我們需要一個試驗場,對前往火星的關鍵能力進行測試。”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