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派妓女軟化美軍真相 幫戰犯脫罪!

  在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前後,右翼分子還策劃了“自主審判”的陰謀,企圖幫助戰犯逃脫正義的懲罰。

  日軍強硬派竟提出以自主處置戰犯為投降條件

  1945年8月初,戰爭的形勢已經越來越明朗,日本政府開始加緊與盟國聯繫投降事宜,但日本軍方的強硬派仍拒絕接受失敗的現實。

  陸軍大臣阿南惟茂竟狂妄地提出,接受《波茨坦公告》至少要具備四個條件,其中的一條就是“日本戰犯應該由日本政府處置”。這種無理的要求當即遭到盟軍的斷然拒絕。

中國戰區日本投降

  8月10日,在接連遭受兩顆原子彈轟炸後,日本政府的抵抗意志徹底崩潰了,不得不向美英蘇中四國表示接受《波茨坦公告》。

  但美國人出於自身的戰略考慮,在發給日本人的外交復照中使用含糊的外交辭令,不但避開了“無條件投降”的問題,也沒有明確宣佈廢除天皇制。這一結果大大增強了日本右翼分子在保留天皇制和“自主審判戰犯”問題上與盟國周旋的“信心”。

日本投降

  8月31日,中英蘇三國受降代表乘美國驅逐艦,經橫須賀到達橫濱。與此同時,日本首相東久邇稔彥也正在召集內閣會議,討論投降書的措辭問題。

  在會議上,陸相下村定等人一致反對使用“投降”一詞,他們認為,如果使用“投降”這個字眼,對日後“自主審判戰犯”將極為不利。然而,面對盟軍雲集在東京灣的380多艘戰艦,日本人最終還是按盟軍的要求草擬了投降書。

  派大量妓女軟化美軍,妄圖幫戰犯逃脫懲罰

  日本簽署投降書後,1945年9月8日,美國遠東軍總司令麥克阿瑟隨美第一騎兵師8000名官兵進駐東京。

  麥克阿瑟剛進人盟軍總部,立刻被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日本女人圍了起來,她們有的端茶,有的遞煙,如此的熱情令麥克阿瑟無所適從。

  麥克阿瑟雖然對女人懷有極大的興趣,甚至在馬尼拉還得過輕度性病,但他知道,盟軍剛剛進駐東京,必須注意自己的聲譽。他將手中的玉米芯煙斗一揮,厲聲問道:“你們是幹什麼的?誰叫你們來的?”

派大量妓女軟化美軍,妄圖幫戰犯逃脫懲罰

  一個嬌小玲瓏的日本美女柔聲用英語回答:“我們是‘遊興會’的,自願來服侍盟國將軍!”“滾!”麥克阿瑟聞聽後大發雷霆,“遊興會”美女一個個嚇得哆嗦著退了出去。

  原來日本內閣在投降前就做了周密部署,曾特撥一筆款項用來招募“特殊女性”,供佔領日本的美軍享樂。美國人戴維·貝爾加米尼在《日本天皇的陰謀》一書中,對此事曾有記述:“1945年8月23日,在日本警察總監的授意下,東京主要藝伎茶館、酒吧和院的老闆們成立了一個招待同盟國士兵的‘遊興會’。

派大量妓女軟化美軍,妄圖幫戰犯逃脫懲罰

  幾周之內,該會便在東京開設了33處服務性企業,在外地開設了5處。位於東京商業區的一家大軍需工廠被改造成一座飯店……它擁有一條由250個姑娘組成的‘生產線’,專門接待美國大兵……‘遊興會’還邀請了艷名遠揚的藝伎向姑娘們傳授取悅男人的訣竅。”

  日本人妄圖用這種方法軟化美軍對日本的強硬態度,從而幫助天皇和戰犯們逃脫嚴懲。麥克阿瑟當時雖不知情,但他卻本能地感覺到這些女人背後的陰謀。就在這一天,麥克阿瑟趕走了盟軍總部內的80個“遊興會”美女。

  “自主審判”陰謀被遠東國際軍事法庭粉碎

  就在日本人積極策劃“自主審判”的同時,盟國要求迅速逮捕日本戰犯的呼聲日趨高漲,在各國催促下,美國當局指示麥克阿瑟盡快逮捕日本戰犯。

  麥克阿瑟便責成盟軍總部情報處長威洛比將軍和艾克爾伯格將軍組成“戰爭罪行調查局”,負責逮捕日本戰犯。1945年9月11日,威洛比、艾克爾伯格公佈了第一批戰犯嫌疑者名單,共17人。

派大量妓女軟化美軍,妄圖幫戰犯逃脫懲罰

  為阻止美國繼續大批逮捕日本戰犯,日本首相東久邇特意為美國記者舉辦了一次大規模記者招待會。他裝模作樣地說:“早在美軍進駐日本之前,我們就已著手處置戰犯,虐待盟軍俘虜的人已經受到懲處!”

  然而當《紐約時報》記者詢問他日本政府究竟處置了多少戰犯,並請他舉出其中一個戰犯的名字時,東久邇頓時張口結舌,他既講不出戰犯名字,又說不出量刑程度,只好說:“本內閣將提出一份戰犯名單,供盟軍最高統帥部使用。”

日本“自主審判戰犯”的陰謀徹底以失敗告終

  事後,日本當局只好胡亂找出四個小戰犯“審判”,搪塞媒體。而據日本作家半籐一利的《昭和史(戰後篇)1945-1989》一書介紹,在東京審判之前,日本當時的司法大臣巖田宙造等人,還曾秘密草擬了《戰犯自主審判方案》,但因遭到包括裕仁天皇在內的各方面反對而夭折。

  儘管“自主審判戰犯”的陰謀受阻,但日本右翼勢力仍不死心,他們企圖偷梁換柱,妄想廢除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對日本戰犯的管轄權,間接達到搞“自主審判戰犯”的目的。

  1946年5月遠東國際軍事法庭開庭後,日本右翼勢力勾結一些被“糖衣炮彈”擊倒的盟軍高官,編造七種“理由”反對法庭擁有對日本甲級戰犯的管轄權,

  針對日本右翼的荒唐理由,遠東國際軍事法庭的各國法官們緊密合作,進行了一一駁斥,並鄭重宣告:“1946年5月,本法庭拒絕了辯護方面的這一異議,肯定了法庭憲章的效力和基於它而來的法庭管轄權。”至此,日本“自主審判戰犯”的陰謀徹底以失敗告終。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