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蕪湖農民講述遭遇外星人奇遇

  大約從十二、三歲時開始,我夜裡老是做夢,夢見自己生活在另一個星球上。在這個星球陽光好像不是很強,光線偏藍色。這個星球上幾乎沒有植物,而且表面上不適宜居住人,人都住在很深的地下面。人們乘坐著極快的交通工具,能夠快速地來回地上、地下。在我腦海裡印象最深的是這個星球上無論地上、地下都建有大量特別高大複雜的建築物,這些建築物大多數是具有鉛灰色調的金屬製成。

  一個人偶爾做著這樣的夢,不會有什麼特別奇怪的,但是當你數年經常做著類似這樣的夢,這就不得不讓我考慮一下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回想我所經歷的奇怪的事件,最為離奇的是大約在我七、八歲時,一次,我一個人在一塊沙地上放鵝,突然看到有幾團氣霧狀的東西在我眼前快速地移動,其中有一團猛的撲向我,當時我覺得頭嗡的一聲,眼前一黑,人不由自主地蹲下去,好長時間才清醒過來,眼前的氣霧消失得乾乾淨淨。我一直認為我老是做那樣奇怪的夢於這次經歷有關。

 

  “我”天經地義就這麼一個,但是,從我懂事開始,也可能從我七八歲時候的那次奇怪經歷開始,我始終覺得我的頭腦中存在著另一個“我”。

  對於我身上這件奇怪的事,我曾告訴我身邊的人,沒有一個人相信,當然也沒有人把這個當作一回事。

  我在上初中時,看書上介紹外星人,我猜想,小時候我肯定遇到了外星人,腦子裡殘留了他們的意識,才做那樣奇怪的夢。

  初中畢業後,由於成績不是很好,我未能考上高中,回家種田。幾年後又跑到蕪湖去做生意。在那裡我遇到一個身材高大的胖子,他向我吹噓他是氣功大師,我根本就不相信他的話,在我看來,練武之人都是細腰寬臂,哪兒有肚大腰圓的。

  有一次,他被我頂得夠嗆,他說:“你手伸過來給我試一試。”

  我就把手伸過去,他用小拇指不經意的在我的手臂上敲了一下,一種觸電般的疼痛襲來,我的手臂立即鼓了起來,像一個小泥鰍一樣粘在上面。這下我領教了他的厲害了,同時也對氣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在蕪湖,我向大胖子學了一些氣功的基本常識。氣功入門不難,難在堅持,要每天早上起來練功,我沒有堅持幾個早上,由於懶散,就再也爬不起來了。後來,我發明了睡在床上練氣功的方法。這個睡在床上練氣功想不到給我打開了一個奇異的世界。

  人練氣功的時候,會進入了一個似想非想、恍恍惚惚的狀態,在恍惚狀態下,我經常做那種奇怪的夢變得更加清晰,而且我也從被動的等待到了能夠主動搜索。在夢中,我就像在外星球生活在外星人中的一員,我在那裡生活、工作、學習,與人交往。這個星球上的人科技高度發達,可能地球人要上萬年才能夠達到他們的科技水平。

  他們對時間、空間、場、物質、宇宙----的看法和我們地球人看法是很不一樣。

 

 

  上初中時,我對物理比較感興趣。碰到書中講到的磁場。我當時心中想“場”是什麼東西,我頭腦中另一個“我”馬上就給出答案:場的本質就是變化的空間而已,對於這個答案我很長時間都是似懂非懂的。

  後來又看到了本雜誌上面介紹了愛因斯坦的相對論,我馬上心中又有疑問,時間的本質到底是什麼?我頭腦中另一個“我”又告訴我:時間的本質只是觀測者對自身在空間位置中變化的一種感受,簡單講時間只是人的一種感受。

  我第一次得到這樣的答案,好長時間都不能夠理解時間的本質為什麼是這個答案。幾年下來,對於人們生活中遇到各種各樣不理解的事件,像時間、空間、場、物質、光、萬有引力、電磁力---的本質我都可以做出解釋,甚至像飛碟的飛行原理是什麼、預言家為什麼能夠預言未來都可以得出答案。

  不過,可能是我的文化水平低,許多東西不能夠理解,似懂非懂,稀里糊塗,很多問題我即使給出解釋也是不清晰的。

  我現在也寫了不少文章在網上,有《時間的物理定義》《萬有引力的本質》《光速不變的證明》《無導線導電》《愛因斯坦留下的驚天之謎》《時間空間場的本質與光速不變的證明》《尋求證明完成統一場論》-----在網上輸入 張祥前 可以查到這些文章。

  我當時也寫了不少信給中國科學院物理研究所和其他單位,可是每次他們總是說這一切於他們無關,後來就不了了之。

  對於人的生死之謎我也知道不少,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人死亡時的感受》,(在網上輸入 張祥前 人死亡時的感受 可以查到),很多網友說太真實了。在我睡夢中、練氣功的恍惚狀態下,我好像經歷了許多次死亡過程,這篇文章參考了這個過程中我自己的心理感受。

  在我練氣功的恍惚狀態下,搜索出一件離奇的事件----人能夠穿牆而過。

  好像在我19歲左右,我一個人晚上在房裡睡覺,感覺房裡突然亮了起來,牆壁上滲出一股雪青色夾雜著暗紅色的液體,感覺非常細膩,並且發出光,當這些液體滲到房裡時候,隱約變成了幾個人形,巨大的恐懼使我昏了頭,後來我的大腦不能夠支配自己,只能聽這幾個人指揮。後來好像是看到牆壁變成了半透明的,這幾個人要我跟他們一起出去,他們從牆壁一穿而過,我也隨著一穿而過。到了牆外,我又看到兩個人,一個人拿出一個東西對著牆壁照射,牆才變成半透明的。出去後發生了什麼事件我再也想不起來了。

  這個事件是好多年後慢慢回憶加上我在恍惚狀態下努力搜索,頭腦中的印象才清晰起來,當時反而沒有什麼印象。我自己,你們都可以認為只是一個人在做夢而已,整個事件給我只是個模糊的記憶。但是,有些細節我記得很清楚,我在接觸牆時候,牆的氣味給我的印象特別深,還有,人在穿牆時候,身體各個部位都是有一種講不出的感覺,和沒有穿牆的感覺是不一樣的,我在從牆中要出來時候,腳後跟有一陣木痛,出來以後,木痛消失,這個感覺特別深刻。還有,牆外一個人看我要接近他時,他退了幾步,這個細節也記得很清楚。

  從蕪湖呆幾年回來後,當時由於家裡生活困難,我經常白天做農活,夜晚還要背上幾十斤重的電瓶去打魚。生活艱苦加異常勞累不講,而且枯燥無味,一點前途也沒有。我當時想的最多就是如何出人頭地,或者能換個好一點的環境去生活。我自然地想到,我除了具有兩個“我”這個特點外,別無所長,因而只有在兩個“我”上做文章,才能使我擺脫困境。由於我平時對物理比較感興趣,很簡單的想法就是從另一個“我”那裡討問一些最先進的物理理論,然後變成我的,這樣我自然就可以出名了,我當時那麼想,也就那麼地幹了起來,原來只是偶爾想一想時間呀、空間呀、場----是什麼東西,從那以後,我開始有目的的去研究這些問題,一直到現在有二十多年了,我很難說成功或失敗,事情並非像開始那樣想的那樣簡單。

  雖然我可以從另一個“我”那裡獲得一些對物理慨念的本質的解釋,但是對於這些孤立的慨念的解釋你很難把它們串聯在一起,形成一套完整的理論體系。我對此也做了努力,但是,當你們仔細地在閱讀我的文章之後,你們可以明顯感覺到這只是在逐個解釋物理上的一些慨念及現象,或者叫圓場,一環扣一環的逐步推理顯得微不足道。

  由於我生活所在的環境所限制,我沒有條件去學習高等數學及大學物理,所以我的文章中數學部分很差勁。

 

  我是個懶散的、意志力不強的人,加上生活困難,否則,在有條件的情況下通過刻苦自學,掌握了高等數學及大學物理,把這些講清楚,我可能創造令整個人類都難以置信的神話。

  我在網上的名聲不大好聽,我到處去傳播這件事情,很多人要麼認為我是腦子有毛病,在胡扯八道,要麼是在騙人。我是個正直的人,在我家附近的人對我的評價都很好,沒有一個人認為我會騙人。

  我現在生意忙,有時間的話,我想大量寫一些與外星人有關的事件,如果爆料的內容特別多,相信的人就要多一些,懷疑的人就要少一些。

  我現在加緊學習高等數學和物理,爭取把電磁場和重力場完全統一起來,我現在已經找到了電磁場和重力場之間的數學關係,計算的結果令人非常滿意。

  如果把人工場和無導線導電的理論搞清楚,搞詳細,到那一天,人工場和無導線導電變成現實時,人人都能夠穿牆而過,電能可以通過空間遠距離大規模傳輸,那些罵我的人自然要閉嘴。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