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宇航員披露:美隱瞞太空遭遇UFO真相

  在所有UFO目擊者中,有一位身份特殊,他是戈登·庫柏,美國最優秀的宇航員之一,曾經在“水星9”號和“雙子座5”號飛船上執行任務。

  對一位曾經兩度進入太空的宇航員的證言,民眾自然深信不疑,而少數批評者也擔心自己的批評會被看成對一位美國英雄的誹謗,甚至要承擔不愛國的罵名。

  戈登·庫柏的UFO目擊事件

UFO目擊者戈登·庫柏

  戈登·庫柏對UFO的態度前後大相逕庭。1960年,他在面對媒體時表示:“我從未拿UFO太當回事,我對此持懷疑態度。”然而,到了1978年,庫柏在面對《國家詢問報》的採訪時說:“UFO是存在的,並且千真萬確。”有意思的是,他的兩次太空任務正好在兩次訪談之間。大概在1979年,庫柏致信聯合國,支持格林納達總理埃裡克·格瑞關於成立UFO署的提案。

一艘宇宙飛船降落在中美洲

  在電視節目《梅爾夫·格裡芬秀》中,主持人梅爾夫問庫柏:“戈登,最近流傳著這麼一個消息,說一艘宇宙飛船降落在中美洲,飛船上有外星人,其中一個在我國相關機構的照料下還存活了一段時間。有人見過這艘飛船的金屬外殼,也知道這些外星人的相貌。這個消息可靠嗎?”

  庫柏很嚴肅地對大家說:“我個人覺得這個消息非常可靠。我希望能有專業人士通力合作,來調查這些故事,最後得出一個可以反駁或證實的結論。”在他說完這話的第二天早上,UFO研究者李·施皮格就給庫柏打了一通電話。

  在這次交談中,庫柏承認,他本來應該在《梅爾夫·格裡芬秀》中透露更多的消息。他沒有這樣做,是怕引起官方的更多關注。

  庫柏聲稱,自己第一次遭遇UFO是在20世紀50年代早期,地點是德國空軍基地。他當時是駐德國的空軍飛行員,看到有不明飛行物掠過基地上空。

  1957年,庫柏是加利福尼亞州愛德華空軍基地的精英試飛員,負責好幾個尖端項目的試飛,包括一個精確著陸系統的安全測試。

不明飛行物掠過基地上空 

  “我有一個攝影團隊,負責拍攝安裝過程,結果,他們拍到了飛碟。當時,這架飛碟飛過頭頂,開始在空中徘徊,然後伸出三條腿的著陸裝置,降落在乾涸的湖床上。

 

遭遇飛碟

  攝影團隊試著靠近飛碟,在距離它二三十米的地方拍攝了很多資料照片。這架飛碟是非常經典的那種,亮銀色,光滑,直徑能有9米。很明顯,這就是一架外星飛行器。當我們的人再靠近時,飛碟就起飛了。”

  攝影團隊把膠卷交給庫柏,他按照標準流程向華盛頓報告了UFO事件。庫柏這樣回憶當時的場景:“過了不久,一個高級官員讓我把沖洗好的底片裝到袋子裡,寄給華盛頓。至於我是否看過底片,他隻字未提。說實話,當底片從實驗室取出時,我確實看了一遍,上面的內容正如攝影團隊報告的那樣。”

  隨後,空軍開展“藍皮書”項目,檢查、驗證UFO的證據和報告,庫柏順勢提起之前的底片。“但是,底片找不到了,事件也再無人提起。”庫柏還透露,他可以證明曾經有一架外星飛行器於1947年墜毀在新墨西哥州的羅斯韋爾,在失事現場發現了外星人。

  “我在羅斯韋爾有個好朋友,一名空軍副官。他出言謹慎,確定那不是軍方聲明中的探空氣球。他將失事的消息告知我,說那其實是艘外星飛船。”
 

羅斯韋爾墜毀UFO

  有細節,有觀點,有邏輯,再加上本人的特殊身份,庫柏對UFO的證言簡直無懈可擊。然而,還是有一些執著的研究者,對庫柏的證言表示懷疑,並對其進行了抽絲剝繭式的探究。

 

UFO墜毀想像圖

  在庫柏的陳述中,關於降落在乾涸的湖床上的UFO最為繪聲繪色。在這起目擊事件中,庫柏說那些能夠證明UFO的照片都上交給了官方,但最終下落不明。

  愛德華空軍基地的發言人保羅·休厄爾回憶起這起事件時,他的敘述和庫柏的大有出入。他說,當時還有兩個目擊證人,也拍攝了不少照片,並將其沖印,不過這架不明飛行物並非從目擊者頭頂飛過,只是從他們身邊飄過。

  目擊證人之一的約翰·格蒂斯聲稱,他當時並不知道戈登·庫柏也在基地,更沒想到他日後會成為宇航員。也就是說,整起事件其實和戈登·庫柏沒什麼關係。

  約翰回憶說,當時這起事件十分公開,曾邀請了20世紀60年代最為著名的不明飛行物研究專家詹姆斯·麥克唐納進行研究。因此,說這起事件最終被捂起來,是不成立的。

  事實上,1968年,麥克唐納在對國會的證言中提到了整起事件以及所有相關人員,唯一沒有提到的就是戈登·庫柏。

  另一方面,兩位目擊者拍攝的照片也沒有消失,它們確實被交到坐落在俄亥俄州的“藍皮書”計劃項目組。數年之後,這些照片被UFO的研究者從解密的空軍檔案中調出,其中兩張還出現在布萊德·施泰格爾的《“藍皮書”計劃》的第360頁和361頁。

“藍皮書”計劃項目組

  而最關鍵的是,對這起事件在1957年就有了定論,出於可想而知的原因,這一結論並未在以UFO為主題的媒介中傳開。事情的真相是,那不過是一個探空氣球。

所謂的UFO被確認是探空氣球

  在1957年發給媒體的通稿中,羅伯特·F.斯朋賽少校這樣寫道:“所謂的UFO,被確認是探空氣球,它從氣象部門飄過來,落在觀測者的西面。氣球的飛行軌跡有專業的觀測儀器記錄,因此有跡可循。

  方位、海拔、確切時間,儀器的數據與觀測者的記錄非常吻合……放大後看,照片上的物體不過是氣球的碎片,因為陽光的鏡面反射和沙漠地區獨特的氣候條件,看上去比較奇怪。”

  1978年,庫柏在接受《明鏡》週刊採訪時坦誠,自己當時並未親身經歷這起事件,所有的信息都是二手的。然而,這個解釋來得還是太晚,他的名字永遠與這起事件交織在一起。

  還有一個例子,就是庫柏說自己於20世紀50年代早期在德國慕尼黑附近遭遇過UFO。他說,自己本以為這些不明物體肯定是蘇聯的飛機,他們的米格15經常飛過基地。

  “我們馬上登機攔截,等升到15000米高空時,發現它們還遠遠高過我們,速度也比我們快很多。那些飛行器以戰鬥機的形式編隊,但都是銀色的碟狀物體。相信我,絕不是我之前見過的米格戰機,一定是UFO。”

  然而,在慕尼黑當地的報紙和官方記錄中根本查不到這條消息,而當年的飛行中隊的飛行員也都記不起有這件事.

 

庫柏說自己於20世紀50年代早期在德國慕尼黑附近遭遇過UFO 

  面對記者的郵件採訪,一位飛行員這樣回復:“我是當年51中隊的隊長,但對此事一無所知。我很確定,如果有UFO事件,一定會在整個基地引起轟動。然而,我還是毫無印象,儘管當年的大多數時間我都在飛行。”

 

宇航員的UFO目擊事件 

  在UFO的研究中,一位宇航員的證詞無疑是重量級的。然而,不知是媒體曲解,還是戈登有意為之,總之,他的UFO經歷被證偽,肯定會讓很多UFO愛好者失望。然而,正是這種去偽存真的精神,能夠讓我們對UFO的研究更加嚴謹、科學、理性。

  用科學揭開UFO的迷霧

  幾乎所有關於UFO的著作或者影像資料都會提及宇航員的UFO目擊事件。

  雖然批評者往往從性格或智商方面批評UFO目擊者,但他們不會對蘇聯或美國的宇航員這麼說。雖然有一些UFO圖片被指責是偽造或者扭曲的,但是宇航員拍攝並經美國航空航天局處理過的照片是確定無疑的。所以,大多數UFO學者認為,宇航員的UFO目擊事件是過去50年內UFO存在的最有力的證據。

  其中最完整的案例包括宇航員詹姆斯·馬科迪威特1965年在“雙子座4”號內看見的一架無法確定來源的飛行器,以及“雙子座7”號的宇航員拍攝的一系列有趣的UFO照片(圖中顯示,這些UFO依靠尾部的某種驅動前進)。

雙子座7號航天器 

  此外,還有X15和“水星”號飛船附近出現不明飛行物的報告、1968年至1969年“阿波羅”飛船在其登月途中被UFO尾隨的事件以及空間實驗室的研究人員關於不明飛行物的報告和他們拍攝的照片等。
 

宇航員遭遇UFO 

  國家大氣現象調查委員會(NICAP)選出了最有價值的四幅人類拍攝的UFO的照片,其中就有前面提及的馬科迪威特於1965年拍攝的UFO照片。

  “宇航員UFO目擊事件”能夠引起一些嚴謹的研究者的關注有很多原因,其中之一是這些目擊者和照片在誠實性和真實性方面無可挑剔。

  航天飛行器的飛行狀況能夠被計算和記錄,同時,任何接近航天飛行器的物體都能通過位於科羅拉多州的北美防空司令部(NORAD)所屬的巨型空間雷達探測到。詳盡的航天飛機機組人員問詢報告以及現場錄音都是目擊事件的直接證據。

  作為一個航空科普作家、歷史學家和科研人員,我覺得我在航空學、計算機、美國空軍以及航天飛機領域的學習與工作經歷有助於我以新的視野來探究這些貌似神秘的案例。

  事實上,我也沒有令人失望,我的一些研究結果引起了轟動。這些目擊事件背後的基本事實在事後看來不外乎是一些誇大其詞、前後顛倒的記錄和演繹虛構,或者是所有這些的綜合體。

 

  由於過去發生的這些事件,現在我們才能明白自己所處的位置,而我們對這些事件的觀點和印象往往與事實相去甚遠。“雙子座7”號在太空軌道上歷時幾小時的舉世矚目的先驅性飛行,正是這一方面的一個例證。

 

 

  如果用歷史學的術語“第一次”來描述,那麼屬於“雙子座6”號、“雙子座7”號以及它們的宇航員伯爾曼、洛威爾的殊榮包括:

  *第一次與另一架航空飛行器實現了位置保持。

  *第一次實現了與另一架航空飛行器的控制分離。

  *第一次以類橢圓形軌道飛昇。

  *第一次實現了與一架不斷顛簸且排放氣體的航空器的鄰近操作。

  這些操作已作為一段偉大的歷史被全程記錄,將來人類可以避免重複這些錯誤,達到更好的狀態。可是,這個在人類航天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航天飛機最為大眾熟知的反倒是它的UFO目擊事件。

 

“阿波羅”登月計劃 

  我所做的,不過是澄清事實、糾正誤解。這一過程對已經被遺忘的諸如“阿波羅”登月計劃等人類的歷史性壯舉同樣意義重大。

“阿波羅”登月計劃

  這些事件就像光明照亮黑暗一樣,幫助我們發現“伯爾曼的困惑”之類的問題的真相,並記錄其神秘現象背後的事實。

  在1968年完成的關於UFO調查的《康頓報告》中有三個無法解釋的特殊案例。《康頓報告》的分析人員認為,這些案例對任何研究者都是一個難以解決的挑戰。我將從新的角度分析這些案例。

  我揭露了幾個精心偽造UFO圖片的事件。這些圖片的偽造者是UFO狂熱分子或投機取巧的“地球未解之謎”類的圖書的作者。

  一些UFO著作列出了“宇航員UFO目擊事件”列表,其中大多數並不符合邏輯,有些使用了誤導性數據,有些甚至是曲解或編造的。當我研究美國航空航天局的檔案時,發現了一些被UFO研究者故意忽略的檔案(這些檔案免費向公眾開放)。

 

宇航員UFO目擊事件 

  事實上,這些信息已經能夠很清楚地解釋這些UFO案例,但傳播者把它們忽視了,以使案例顯得更加神秘。所以,現在到了全面清理並分析這些現象的時刻,告訴大眾“宇航員UFO目擊事件”的真相到底是什麼。

 

宇航員和航天器的UFO遭遇事件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在UFO研究領域,宇航員和航天器的UFO遭遇事件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有些UFO和外星人有關;一些固執的死理性派則認為,它們不是太空垃圾就是衛星之類的人造航天器。

  由於保留下來的資料很少,雙方都找不到可靠的證據,辯論最終成了口水仗。不過,還是有一些人在數據堆中埋頭苦幹,試圖從另外的角度找到新的突破口。他們的答案或許不能說服所有人,但依然值得我們重視。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