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金字塔與西藏金字塔背後驚人關係

  說起西藏,人們腦海中首先映現出的便是世界屋脊--青藏高原、世界最高峰--8848米高的珠穆朗瑪峰和不盡的神秘。然而,從俄羅斯科學家1999年8月10月間為探尋傳說中的“聖城”而進行的考察結論中再次讓世人感到,這的確是個神秘中最為神秘的地方:西藏是世界上最大的金字塔群所在地

  西藏金字塔

  這次考察是由俄羅斯《論證與事實》週報、俄羅斯衛生部全俄眼科和整形外科中心及巴什基爾銀行出資,由不久前實施世界上第一例眼移植外科手術的俄羅斯著名醫生恩斯特--穆爾達捨夫--裡夫卡多維奇教授為隊長的四人科考組進行的。當對大量的科考資料進行研究後,他們確信,在西藏有世界上最大的金字塔群。

 

西藏是世界上最大的金字塔群所在地

  一種嚴密的數學規律將西藏金字塔群與埃及金字塔、墨西哥金字塔、智利的復活節島、英國的斯通霍在史前巨石群及北極聯繫在一起。在西藏,他們成功地發現了100多座金字塔及各種古跡。它們明顯地朝著相同的方向,均位於中心塔--高達6714米的岡仁波齊峰(聖山)的周圍。

 

岡仁波齊峰

  這些塔形狀各異,大小不一,令人驚歎不已。通過定向測算,它們的高度--從山腳到山頂--在100米到1800米之間,而埃及最大的胡夫金字塔高僅為146米。整個金字塔群年代非常久遠,因而損壞的程度比較嚴重。但經過仔細觀察仍能弄清金字塔的輪廓。從背景中可以清楚地看出凸面和凹面的石頭結構,科學家們稱之為“鏡子”。

  這些“鏡子”的作用也非常有趣。在這裡他們還發現了巨大的石頭人體雕像。因此有理由說,在西藏存在著主要由金字塔組成的古建築群。

  起初他們覺得,是不是把由於時間的原因而變形的西藏山體錯當成金字塔呢?直到他們把所有的照片、圖片、錄像材料都仔細研究完,這種想法都沒能離開過他們。為了避免錯誤,他們繪製了山體輪廓圖,把金字塔和山的圖片都輸入到計算機中,爾後將其主要的輪廓勾畫出來。這樣就能清晰地分出哪個是金字塔,哪個是自然山體。

  提起“金字塔”,人們往往習慣性地聯想到埃及胡夫金字塔的外形。其實,金字塔有不同的形狀,比如說,墨西哥金字塔和不太出名的埃及左寨金字塔都是階梯狀的。在西藏他們所遇到的基本上都是階梯狀的金字塔,而周圍的自然山體都沒有這種結構,看來他們不會把山體錯當成金字塔。

  考察中隊長穆爾達捨夫作的速寫畫幫了他們很大的忙。因為這些畫可以描繪出金字塔結構的體積,而照片和錄像都難以做到這一點。為了能夠更仔細地觀察每一座金字塔並畫出完整的構圖,他們不得不沿著金字塔相鄰的山地斜坡爬上爬下,這些斜坡都在海拔5000--5600米的高度上。

 

西藏金字塔群

  許多金字塔結構連成一個整體,一些金字塔保存完好,一些受損相當厲害。漸漸地他們明白金字塔結構的基本特性,於是定位測量工作變得比先前容易些。在這樣高的山坡上作業相當艱難,尤其是在金字塔群中,科學家們沒有一點食慾,只能勉強吃點點糖,當從金字塔群中走出來,他們的食慾才得以恢復。

 

岡仁波齊峰

  人們可能會不解地問,在俄羅斯被譽為“上帝派來的外科醫生”的教授穆爾達捨夫為什麼要先後四次組織喜馬拉雅山和西藏考察活動呢?

  在俄羅斯,以卡茲納切耶夫院士為代表的物理學、分子生物學等不同學科領域的科學家對稱之為“微能”的科學研究工作進展很快,已經形成了流派。他們通過研究得出結論,世界上存在著更高級的智慧。

  於是他們把自己的研究視野轉向科學宗教意識。以穆爾達捨夫為代表的一些醫學工作者在研究人體奧秘的時候也得出了類似的結論,因此喜馬拉雅山和西藏考察活動對他們來說是完全合乎邏輯的,是在不同領域科學探索中尋找結合點的結果。

  西藏喇嘛們說,他們篤信的不是宗教,而是時間對史前文明知識的傳輸和記錄。世界要比人們想像的複雜得多,但是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相互聯繫的,無論是人還是金字塔。

  例如,脫氧核糖核酸的基本結構就是呈金字塔形狀的。這些科學家在分析眼移植手術時不僅僅局限於醫學知識,而且還擴展到考察期間所獲的和從現代物理學和生物學角度所能想到的知識。從這個角度上講,西藏考察就更有意義。那麼他們是怎樣發現西藏金字塔群的。

  聖城之謎

  在古老的西藏神話中明顯地可以看出,在還沒有聖經神話中的大洪水及北極尚位於其它地方時的遠古時代,地球上就出現了“上帝之子”,是他們借助五種元素的力量建成了對地球生命有著巨人影響的城市。

 

  俄羅斯科學家尋著這個神話的足跡,一點一滴地收集信息,盡量控制假設的“聖城”所在地的範圍。在東方的宗教中和到過西藏、印度旅行的俄羅斯女作家葉蓮娜.布蘭瓦茨卡婭(1831-1891)在著作中都曾提到過,在大洪水之前北極位於西藏和喜馬拉雅山地區。北極被視為“上帝之子”居住的地方。

 

  在1998年進行的一次喜馬拉雅山考察中,一位印度僧人給科考人員看了一幅位於西藏的岡仁波齊峰的照片,當時穆爾達捨夫就驚叫起來說:“這不是山,是一個金字塔!”驚人的相像使得他們都很興奮,因為他們知道,傳說中的“聖山”就位於岡仁波齊峰地帶。

  尼泊爾和西藏喇嘛還對他們講,密宗(古印度後期佛教)力量的活動區就在這個地方。只有那些被作為祭品的人才能到這裡,因此這裡又被稱為“死亡之谷”。科學家們穿過了海拔5680米的“死亡之谷”,但是沒有離開喇嘛所指的道路一步。

  奇怪的是,地球上已經沒有“空白點”了,俄羅斯人到過的西藏那個地方也已經有人去過,可是為什麼在他們之前沒有人見到過金字塔呢?雖說岡仁波齊聖山所處地區即遠又高,但是仍有相當多的印度、錫金、不丹和遙遠的歐洲國家朝聖者來到這裡。他們來的目的各不相同,有的僅僅是為了看一眼聖山,有的努力圍著聖山走上一圈,而只有那些身體健強的人才能圍著聖山爬過那長達60公里的一圈。

  印度教和佛教的朝聖者代表有權按著順時針方向走過聖圈,古老的波巴教的朝聖者代表卻要沿著逆時針方向走上一圈。他們認為,只有走過聖圈的人才可以從罪孽中解脫出來,如果一個人能圍著聖路走過108圈,那麼他就可以成為一名聖人。

  在東方國家,岡仁波齊峰被視為世界的聖地,因此朝聖者的心理情感狀態是可以想像的。他們歷盡千辛萬苦到達聖地,就是為了能和神在一起,全身心沉醉於靜思之中,至於科學認識對他們來說非常生疏、難以接受。可見,朝聖者的多少與科學發現完全是兩回事。

 

  科考隊員們希望找到有關這個地區以往科學考察的資料,沒有找到。就連俄國著名考古學家尼古拉.廖赫(1874-1947)也曾試圖到達岡仁波齊峰地區,但未能成功。這個小組也是費了很大的周折才獲得中國政府的允許進行科學考察的。為了適應艱苦的高山反應和沙塵暴的影響,他們事先在喜馬拉雅山進行了適應新環境的訓練。

 

  接著,他們又克服重重困難獲准研究藏經中有關岡仁波齊峰的章節。藏經中寫道:岡仁波齊峰和周圍的山脈都是借助五種元素的力量形成的。與他們會過面的波巴教喇嘛解釋說,應該將五種元素(氣、水、土、風、火)的力量作為精神能量來理解。

  凡是登上胡夫金字塔的人,都會有種奇怪的、深沉的精神迷睡的感受。而很多登上如切割過似的平平的墨西哥金字塔上的人卻什麼事都沒有發生。西藏喇嘛曾執意建議科考人員千萬不要偏離聖圈的小路,否則就會陷入密教力量的活動區。其實在繪圖時他們很有規律或上或下地超出聖圈的路線。

  他們甚至還到過其中的兩座山的山腳,但最後還是聽從了喇嘛們的勸告。他們也曾一度試圖登上其中的一座西藏金字塔的頂端,最終還是放棄了想法。後來他們從掌握的四名登山運動員死亡的材料中得知,這幾個人都曾登上過岡仁波齊峰的某一座峰頂,在登過山之後他們衰老得很快,幾乎在1-2年內都因各種疾病死去了。現在想起來,他們不禁為聽從了喇嘛的勸告而竊喜。

  在把整個考察材料進行了整理後他們明白,西藏金字塔帶有對時間特性的改變起著極大作用的巨人“石鏡”。

  石鏡之謎

  世界上有很多金字塔。在埃及境內有34座,在拉丁美洲有16座。但是在西藏的相當小的地段內,俄羅斯科學家就發現了100多座。那麼西藏的金字塔與其它的金字塔有什麼區別呢?隊長穆爾達捨夫不只一次到過埃及和墨西哥金字塔群,但是在他看來,西藏的金字塔簡直太壯觀了!

 

  他認為,西藏的金字塔群是在相當遠古的時代建成的。把幾個地區的金字塔加以比較就會知道,大多數西藏金字塔群是由尺寸各異的凹面、半圓、平面的石質結構組成,他們稱之為“鏡子”,而這種情況在其它地方卻沒有發現。

 

  最近在俄羅斯媒體中出現過有關“柯濟列夫鏡子”的報道。“柯濟列夫鏡子”即從俄羅斯科學家尼古拉?柯濟列夫發現的半圓形及其它形狀的金屬“鏡子”而得名。根據柯濟列夫研究的成果,在這些“鏡子”中,時間的過程發生著特殊的變化。

  時間成了既能濃縮(時間壓縮),也能伸展(時間延長)的能量。“科濟列夫鏡子”已經獲得了壓縮時間的效應。因此科考隊的科學家們認為西藏的“石鏡”和“科濟列夫鏡子”之間有相似之處。也就是說,西藏的“石鏡”也有壓縮時間的功效。

  四名登山運動員的奇怪死亡是否與此有關?他們為什麼在一年內就衰老不堪?他們是否受到了“鏡子”的作用?喇嘛一再建議科考隊成員不能偏離聖路的原因等問題恐怕就可以回答了。按照許多學者的觀點,金字塔能夠壓縮微能。如果這些微能和“時間鏡子”組合到一起就可以對“時-空”閉聯集產生巨大的影響。考察隊的成員謝爾蓋.謝裡維爾斯托夫便把岡仁波齊金字塔群稱為“時間機器”。

  西藏的“鏡子”多數很大。就拿被喇嘛稱為“幸運石之家”的“鏡體結構”來說,它的凹面高度按定位測量是800米,比100層的摩天大樓還要高2倍多。從北面同這個凹面鏡連接的是一面高約350米的半圓“鏡子”,這面“鏡子”和“科濟列夫鏡”非常相似,幾乎就是它的複製品。

  “幸運石之家”的南側是光滑的平面,它以直角形式同另一塊高約700米的大凹鏡連在一起。奇妙的是,凡是到過總高度為23米的“科濟列夫鏡”裡面的人都明顯地表現出頭暈、驚恐、看到飛蝶、童年的自己以及一些其它奇怪的東西。難以想像的是,如果把一個人放在西藏“石鏡”的空間中他會怎樣?

 

  這些地方曾經是人們通向另一個並行世界的地方,現在就連俄羅斯著名的科學家們都十分認真地談及此事,所以說這並不完全是一種幻覺。

  岡仁波齊峰主塔的西坡和北坡是最大的“鏡子”。這些坡具有明顯的平-凹形狀。“鏡子”的高度大約為1800米。這可是相當於7座100層的摩天大樓的高度呀!當然也遇到了許多各種各樣形狀的小的“石鏡”。

 

  可能這些“石鏡”不僅起著“時間機器”的作用,而且還能隔離各種大量能源,並對能源進行分配。許多西藏金字塔結構都有附加的表面平展的“石鏡”,它們完全可能隔離由金字塔收集起來的能量,並把這些能量同來自其它金字塔和“鏡子”的能量溶合到一起。

  在對這些“鏡子--金字塔”結構進行觀察就會產生一種印象、即平面的“鏡子”是分別形成的,並被置於金字塔旁邊。但是什麼方法把這些巨大的石板舉放到這麼高的地方,仍是不解之謎。

  某些“鏡子”的結構很奇特。有時在西藏普通的山峰上會遇到獨有的“鏡子結構”,可見,微能是多種多樣的,以至於要想隔離和支配這些能量所必須的石體結構也各不相同。

  遺憾的是現代科學剛剛開始意識到這些能量存在的事實,暫時還沒有合適的儀器來研究它們。但是那些建立“岡仁波齊鏡子--金字塔群”的人卻懂得微能和微時的規律,並已經學會支配它們。很明顯,這些能量是依賴於建築體的形狀,因此便出現形狀各異的石體結構。

  是誰建成這些令人吃驚的“鏡子--金字塔群”呢?幸運的是,這些金字塔群的建築者留下了自己的足跡。人們會根據這些足跡最終揭開神秘物的層層面紗,從而認識這些龐然大物的創造者。

  大西洲之謎

  根據科考資料,西藏金字塔群和“石鏡”具有藝術的淵源。但是為什麼在此次俄羅斯考察組之前沒有人看到它們呢?無論從飛船還是從衛星傳到地面的圖片中都未能發現它們。

 

  看來,或是對西藏地區根本就沒進行過認真的宇宙拍攝,或是可能從宇宙中對岡仁波齊地區進行了拍照及研究,但位於群峰之間的金字塔和“鏡子”結構沒有引起人們的注意罷了。

  關於誰建成的埃及和墨西哥金字塔的推測很多,從用大量的人力將石板陸續搬運上去,到外星人所為的假說等等推測很多很多。但穆爾達捨夫教授認為,它們是由十分發達文明的人建造的。

 

  這種文明受著具有抗重力效果的微能所控制,否則,不可能移動如此巨大的石群或用對針縫起修建金字塔和“石鏡”時所必須的山脈。藏經中是以五種元素的形式將微能記載下來的。穆爾達捨夫教授在自己的《我們是怎樣起源的?》一書中曾提及控制精神能量的神文明是地球上更為發達的文明。它存在於幾百萬年以前。

  但是教授認為,岡仁波齊群塔不是極為遠古的時代建造的。因為在一些金字塔結構上,古代的建築者們留下了很像臉的圖形痕跡,而圖片上所看到的臉並不像他們以前研究神臉時所得出的結論:小鼻子、大眼睛。

  這個臉型讓科學家們想起史前文明的人的臉與現代文明人的臉有點區別,就像佛教文學中寫到的,區別在於,大西洲人的舌頭長、牙齒40顆、手指間有蹼、身高3-5米等。

  科學家們還找到了些其它的證據證明,這張臉很可能就是大西洲人的臉。在“Gompopang”金字塔結構上雕刻了十分清晰的四個人的輪廓,在人的輪廓旁邊繪製著帶兩個洞的橢圓形物,很像“大西洲…維摩納(印度建築中的神聖之所)的飛行器。大西洲人是世界上第四宗,現人類是第五宗,這是否在直接暗示說,是第四宗的大西洲人修建了岡仁波齊群塔呢?”

  按布蘭瓦茨卡婭的觀點,如果大西洲大陸在八十五萬年前的大洪水中的消失,那麼就可以說,岡仁波齊塔群大約是在一百萬年前建成的。就像錫克教祖師古魯在西藏波巴教和其它宗教中寫到的,大西洲人在自己歷史的一定時期獲得了以掌握精神能量雖為目的的學習神識的能力。神識被記載在專門的片狀物上,即寫著“真知”的金片。

 

  根據大量的傳說,這些金片至今仍然被藏在西藏和喜馬拉雅山極其秘密的地方。最令人驚奇的是科考隊發現在岡仁波齊峰最大金字塔的頂部的建築物:一個人形坐像。根據定位測量,這個建築物高約40米,相當於一座16層樓房高。向計算機輸入照片和錄像資料證明,坐像的姿態如佛像,身體微微前傾,腿上放著金片(或書),好像正在讀它們。

 

  坐像面朝東南的太平洋方向,根據宗教材料,那正是傳說中神所在的地方。因此,可以推測,這個建築物象徵著神通過“金片”向大西洲人傳達神知,也標明大西洲取得了諸如岡仁波齊“金字塔--鏡子”工程一樣的巨大成就。

  當然也有可能,這個建築物可能指的是“金片”的藏身之處。要知道,在埃及的金字塔內部找到了木乃伊和類似的古代生活的象徵物。但是在這裡人們是根本不能靠近“讀書人”的雕像,因為它位於其中一個“石鏡”的活動帶內。恐怕需要耐心和一定的精神準備,才能允許現今文明人接觸到這些能改變人類整個生活的秘密知識。

  此外,在這個地區到處能夠遇到像宮殿一樣的石質結構。令人驚奇的是,這些石質結構好像既沒有窗戶,也沒有門,只有稀奇百怪的形狀。

  “6714”之謎

  科學家們找到了所發現的西藏金字塔群與古代其它建築物的聯繫。主要的建築物,諸如,埃及金字塔、墨西哥金字塔、復活節島和英國的斯通霍巨石群,乍一看它們是毫無規律地分佈在行星上,但是如果對西藏金字塔群進行深入的研究,就會呈現出它們在地球表面分佈上嚴密的數學體系。

  如果從西藏的金字塔-岡仁波齊峰向地球的另一端作一個軸的話,那麼這個軸準確指向的是有著謎一般石像的復活節島,而從岡仁波齊峰到埃及金字塔的距離正好是岡仁波齊峰到復活節島的距離的四分之一,如果將復活節島與墨西哥金字塔連接,那麼這條線將引向岡仁波齊峰,而從復活節島到墨西哥金字塔的距離也恰好是復活節島到岡仁波齊峰的距離的四分之一。

 

  也就是說,西藏金字塔到埃及金字塔的距離與復活節島到墨西哥金字塔的距離是一樣的。每個人在地球儀上都能看到。我們用計算機上的地球模型進行模擬計算,結果是,分別穿過埃及金字塔、墨西哥金字塔將岡仁波齊峰和復活節島連接的兩條線畫出的輪廓恰好是地球表面的四分之一;如果用線將埃及金字塔和墨西哥金字塔連接起來,那麼這條線就將地球表面的那個“四分之一”分成了絕對相等的兩個三角形。

 

  如果將岡仁波齊金字塔與斯通霍古巨石群用線連起來,那麼這條線延伸到復活節島,從岡仁波齊峰到斯通霍巨石群的距離正好是岡仁波齊峰到復活節島的經線距離的三分之一。這條線將上面提到的地球表面四分之一分成兩半。

  如果將這條線從復活節島繼續延伸三分之一,就到達金三角。他們推測,在金三角地區曾經沉沒過某個古建築群,如果象岡仁波齊金字塔和“石鏡”一樣的沉沒建築群能改變時間的空間的話,那麼有關大金三角的一切神話都會得到解釋。正是由於穆爾達捨夫相信神話,因此他們為尋找科學依據的第四次考察都是沿著神話之路進行的。

  按著繪製的圖,在西藏金字塔的地球對面是復活節島的所在地,那裡有石像,沒有金字塔,而在岡仁波齊峰既有石像又有金字塔,可見,在復活節島事實上應該有沉沒的金字塔。這一觀點與葉蓮娜.布蘭瓦茨卡婭的在太平洋某地曾經有巨大的金字塔沉沒的觀點相吻合。

  雖然在藏經中科學家沒能找到有關世界金字塔群的記載,但是他們認為,西藏金字塔--岡仁波齊峰的高度6714米是個重要的暗示。原來從岡仁波齊山到斯通霍巨石群的距離總計是6714公里,就像從斯通霍巨石群到百慕大金三角和從百慕大金三角到復活節島的距離一樣。此外,從岡仁波齊峰到北極的距離總計也是6714公里。

  令人奇怪的是,在古藏經中及葉蓮娜.布蘭茨卡婭的觀點中都提到,在大洪水之前北極位於西藏地區“上帝之子”的住處。大洪水是極地移動引起的,岡仁波齊峰很有可能就是北極以前所處的位置,神秘的金字塔建築者們用西藏金字塔的高度來反映極地移動前後的距離。

 

  雖然一個是6714米,另一個是6714公里,也不影響後人理解。因為建造金字塔的目的是為了瞭解微能世界,就像物理學家們證明的,微觀世界在空間裡具有分數的量綱,也就是說微觀世界的客體以各種規模自我相似,6714米和6714公里僅僅是一個量綱的兩種規模而已。

 

  應當說明的是,岡仁波齊峰主金字塔的西“鏡”很準確地指向埃及金字塔,而兩個北“鏡”指向墨西哥金字塔。埃及的獅身人面像正好望著岡仁波齊峰。按照邏輯,這種金字塔和建築群的對稱體繫在地球的另一方面也應該存在,但是在那裡沒能找到金字塔。

  當他們在地球的另一方繪製這種系統時,結果與埃及金字塔、墨西哥金字塔和斯通霍巨石群類似的所有地方都位於水下,因此他們無法瞭解到它們的情況。俄羅斯著名的物理學家根奧爾金.捷爾特什內對世界金字塔群進行過分析,也得出結論:在地球上還存在其它的金字塔群的可能性。

  總之,儘管科學家們還沒有更足夠的知識回答,建造世界金字塔群和古建築群的目的是什麼,但是完全可以推測,金字塔系統是某人、某時為了將地球和宇宙連接起來而建立的。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