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古墓女屍光鮮如活人之謎

  2010年7月20日上午,莘縣十八里鋪鎮郝樓村一村民建蔬菜大棚時,挖開一處古墓,裡面有三副棺槨。據縣文管所考證,這是一個距今400多年的明代古墓古墓裡出土的誌銘,記載了主身份:古墓男主人是郝若鏞,兩位女主人一位名為江氏,郝若鏞的“主婦”,明代兵部尚書、太子太保江東的孫女;另一位女主人為丁氏,郝若鏞的繼配。江氏屍體保存完好,猶如活人……明代女屍光鮮如活人24日上午,在莘縣十八里鋪鎮郝樓村西北面一個未建成的蔬菜大棚裡,一位郝姓村民指著一處離地面一米深的空地說:“當時那個古墓就是在這兒發現的。”他拿起一塊木板,“這就是挖出來的棺材板。”

  其他村民似乎對來訪者很警惕,只稱知道此事,但不願意透露蔬菜大棚是何人建的。一位知情村民稱,知道村裡挖出一個古墓,村民們一哄而上,都想去見識一下古墓的樣子。“我們去的時候,裡的棺材都已挖出來了,味道很熏人,還看見一具女屍的模樣,就像活人似的,牙齒都是完整的。”

明代古墓女屍(資料圖)

  “村上的人都說,建大棚打樁子時,挖到這個古墓,裡面有三副棺材,可誰都不知道這是誰家的祖墳,後來大家看到一塊石碑上,刻著‘郝’字,估計是郝家的祖墳,我們附近村上也有他家的墳。”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村民說。

  看到古墓又驚喜又氣憤聽說發現郝家祖墳,郝家幾位後人和莘縣文物管理所的工作人員趕到事發現場,當時現場三副棺槨已被掩埋。

  “再次挖出古墓後,我們發現最西頭一副棺槨的棺材板已全部散落,裡面只有幾節骨節,中間棺槨上方塌陷,裡面只有幾節屍骨,最後一副棺槨的蓋子上破了一個洞,棺槨外面有塊墓誌銘,上面刻有《故內君江氏墓誌銘》:‘內君江氏名世廣鏞之主婦也,為有莘郝氏為國學生名若鏞’,‘君生於萬曆癸巳七月十五日卒於萬曆丁巳二月廿七日,享年二十五歲’。我們確定,這就是郝家的祖墳。”郝家後人郝燁說。

  據郝家其他幾位後人介紹,郝家墳塋位於莘縣燕店鎮麻寨村,在明代,郝家曾是當地的名門望族,祖上在明嘉靖和萬曆年間做過官,莘縣縣志和郝氏家譜上有詳細記載,其他祖墳都已經找到,唯獨郝若鏞夫婦的墳墓沒找到。“十幾年,我們一直在尋找這座墳墓,可一直沒有找到。沒想到這次竟找到了,得知這個消息後,我們非常驚喜。可到了現場,看見墳墓被破壞了,非常氣憤。”

古墓碑文

  郝家後人說,郝若鏞和丁氏的棺槨曾遷動過,江氏的棺槨從未動過。21日凌晨打開棺槨後,他們只看到了屍體,沒發現其他的陪葬品。江氏的墓誌銘上刻著“君生於武陽巨族曾祖諱汝龍誥封兵部尚書,祖兵部尚書、太子太保諱東謚恭襄公”等字樣,“既然是江東的孫女,怎麼會沒有陪葬品?我們懷疑這些東西被盜了。”

  400年不朽得益於棺槨的設計莘縣文物管理所所長李洪冰說,這處古墓屬於文物,具有研究價值。他們到現場後,重新挖開古墓,進行清理,發現江氏棺槨遭到破壞,棺槨裡的屍體部分雖已經變黑,但屍體容貌和身上的毛髮依稀可見。她頭上裹著布巾,身上蓋著帶有花紋的綢緞被子,被子的棉絮像是嶄新的棉花,“我們覺得非常可惜,如果棺槨沒有打開,裡面的屍體肯定完好無損,這對研究古代人體結構有非常重要的價值。”

  “江氏的屍體在地下安放了400多年,依然不朽,這得益於棺槨的結構設計巧妙。”李洪冰介紹,江氏棺槨置放於厚石灰漿澆注成的墓穴中,石灰層大約厚10厘米,密封較好。

  江氏棺槨長約196厘米、寬約54厘米,是雙層松木套棺,外觀大氣漂亮,漆色鮮艷,棺槨內有濃重的藥材味。外層槨和內層棺上各有厚約4厘米的松香層,棺槨間還有約12厘米厚的松香層,棺槨中放一些約20厘米長的木炭,木炭用棉花包著。女主人躺在一個刻有七星圖案的底板上,底板和內層棺槨間,有一個厚約5厘米的夾層,夾層中也放有大量的木炭灰、紅棗、糧食、硃砂、和古代錢幣。

墓內設計

  “從江氏的棺槨中,就可看出她並非普通人家的女子。”李洪冰說。

  發現古墓要立即聯繫文物部門李洪冰稱,墓地已經遭到破壞,放在原處不安全,但縣文物所的設施有限,也沒有研究單位接收。徵求墓主後人的意見後,21日把這三副靈柩與附近郝若鏞的大兒子郝業浚的墓地合葬。另外,打算把江氏的墓誌銘收錄於《莘縣碑文大觀》中。

  “村民發現古墓後,應及時與文館所聯繫,私自挖掘古墓,屬於違法行為,更違反道德。目前公安機關已經介入調查此事,至於古墓中是否有其他陪葬品,還需公安機關進一步調查。我們也會一直關注此事。”李洪冰說。

發掘的棺木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