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女野人」之謎終於真相大白

  蒙古西部和俄羅斯的高加索山,有可能存在一支獨特的生物。高加索當地人管它叫阿瑪斯提,蒙古人稱它為阿瑪斯。其他的外號包括,森林人或野人。見過阿瑪斯的人說,它像石器時代的人類,更甚於像猿。其實,許多人都推論亞洲的阿瑪斯可能是尼安德特人的遺族。相信阿瑪斯的人宣稱有證據證明這種動物還活著,包括骨頭、毛髮和腳印。尼安德特人會不會有少數存活下來,還生活在蒙古和俄羅斯呢?

  德高望重的獵人和一位記者都承認看到了阿瑪斯

  英國的神秘動物追尋者亞當·戴維斯希望找到一個活生生的阿瑪斯。戴維斯工作時間是法院調查員,但閒暇時間多半周遊各國,尋找不為人知的神秘動物。戴維斯飛行了6500公里,從曼徹斯特到蒙古的前哨科布多。他的任務是尋找阿瑪斯。

 

根據目擊者描述畫出的“野人”畫像

  如果尼安德特人想避開大眾的視野,蒙古西部當然是個好地方。石器時代倖存者的傳說,在這一帶流傳了幾百年,亞當的嚮導兼朋友畢爾蓋將幫忙他一起尋找。

  在科布多,亞當和畢爾蓋終於發現了線索,烏爾濟是當地德高望重的獵人和牧者,他發誓自己曾經遇見阿瑪斯。他帶亞當和畢爾蓋到他看見阿瑪斯的地方。烏爾濟說,他開車穿越偏僻地區時,突然間在路邊發現一個陌生的多毛動物,它從車子前面跑過去,消失在岩石間,只留下腳印。烏爾濟帶他們來到他宣稱看見阿瑪斯的準確地點。烏爾濟說:“它就像人一樣站著,就是站立的人,站立了兩三秒鐘,它很快蹲下,然後就不見了。”

  亞當要烏爾濟用紙筆畫下他看到的東西,烏爾濟畫出腳印的草圖,然後畫出了阿瑪斯的畫像。有頭髮,兩腳站立。看起來無疑像一個人。但有些地方不對勁。烏爾濟的阿瑪斯好像穿了長袍,腳印上只有四個腳趾。這在靈長類動物界倒是很少見。

  1850年,在俄羅斯南部,獵人們網住了一個古怪的多毛女野人

“野人”資料圖

  每個研究人員都知道,目擊者的證詞可能不可靠,他們需要的是有力的具體證據。有個地方或許能找到這種證據。莫斯科伊戈爾·布賽夫相信地球上還有野人,他花了30幾年的時間,試圖找到亞洲的阿瑪斯。伊戈爾自稱為類人學家。也就是說,他研究的是多毛的靈長類兩足動物,近似人類,但不是人類。剛開始只是興趣,但如今成了他的職業。他每天到自己的類人學研究中心上班。伊戈爾在這裡和三名屬下出版書籍。一份簡報和一個網站。

  伊戈爾的辦公室堆滿了過去探險的紀念品。例如腳印和毛髮樣本。這是他們在帕米爾和阿爾泰山區探險時找到的。伊戈爾的收藏豐富,但最重要的是,他擁有重要的證據,或許能解開阿瑪斯最大的謎團之一——尼安德特人還活在地球上甚至和人類雜交。

  其中一個頭骨,傳說是一個叫薩娜的女人的。她的故事就是歷史上著名的、有很大爭議的阿瑪斯傳說。按照當地傳說和神秘動物學報告,薩娜可能是19世紀中葉出現的阿瑪斯。伊戈爾講述了這個故事。

  1850年在俄羅斯南部,獵人在森林裡遇見一個古怪的東西,一個古怪的多毛女野人。他們用網子罩住她,拖回村子,當地人以對待野獸之禮相待把她丟進了籠子裡。

  根據當地傳說,薩娜對鄉村生活的服飾缺乏興趣,村民想給她穿衣服,但她很不情願。他們給她煮吃的,但薩娜拒絕了,還是喜歡吃生食。長久下來,當地人想教她幹些簡單的活兒,但薩娜只能學會最基本的技能。

被人們當成野獸的古怪多毛女野人

  最後傳說薩娜遇到了鎮上的仰慕者,生下了幾個孩子。奎特就是其中之一,伊戈爾相信薩娜可能是真正的尼安德特人遺族。奎特則是混血兒——尼安德特人和人類雜交的產物。

  伊戈爾說:“這也許是薩娜的頭骨,但也許不是,我不知道。必須經過分析才行。如果薩娜是尼安德特女子,則表明尼安德特人可能一直活到現在。解決問題的關鍵在於DNA測試。紐約大學的人類起源研究中心會解開這個謎。這裡的狄索·托博士和他的助手夏拉會把奎特和薩娜的DNA同尼安德特人的DNA相比對。”

  伊戈爾很不願意讓這些脆弱的頭骨漂洋過海,他想出了另一個計劃,讓托德和夏拉得到必要的信息。伊戈爾親自去找醫生,首先他們做計算機新層掃瞄,好讓夏拉取得兩個頭骨的360度影像。然後他又求助於牙醫。DNA不只出現在骨骼和血液中,牙齒裡也有,科學家為托德提取樣本。伊戈爾把斷層掃瞄、牙齒和其他樣本打包運出去。

  科學家分析後認為,薩娜可能不是山區的女野人,而是患有遺傳病的人類

疑是薩娜的頭骨

  伊戈爾的包裹裝滿了牙齒,計算機斷層掃瞄和毛髮樣本送到了紐約大學實驗室,托德的助手很快開始工作,提取毛髮和牙齒的DNA。牙齒裡的DNA通常保存的很好。牙齒是人體最堅硬的部分,如果能鑽進一顆牙齒裡,很可能就能得到剛開始長牙時就存在的DNA。同時,夏拉檢查奎特和薩娜的計算機斷層掃瞄。

  在托德和夏拉的紐約大學實驗室,結果終於出來了。夏拉檢查計算機斷層掃瞄,根據頭骨的形狀對奎特和薩娜做出幾點結論:沒有任何證據顯示,尼安德特人和奎特有任何相似之處。至於薩娜,有人假設她是尼安德特人的遺族。但從這個計算機斷層掃瞄的側影看不到任何證據證明薩娜是尼安德特人的遺族。

  儘管薩娜的頭骨可能是人類的,但她的下顎有點奇怪,這個女人相貌奇特。這裡突出的地方和猿類似。到底是什麼讓薩娜的行為與相貌異於他人?

  在19世紀,薩娜出生地一帶的許多村莊受到呆小症的困擾,這可能是缺乏碘,或荷爾蒙不平衡所引起的。這種症狀可能阻礙生理和智力的發展。但是按照當地的傳說,薩娜儘管遲鈍,但身形碩大。另一個可能的答案是多毛症。這種遺傳病造成毛髮過度生長。馬戲團的長鬍子的女演員往往患這種病。不過,大多數的多毛症通常不會讓人全身長滿毛髮。但的確有一種多毛症會有這種症狀。這種遺傳病會使毛髮蔓延全身,改變下顎和牙齒的外觀。19世紀受這種症狀困擾的人通常被稱為狼人或猿人。

野人資料圖

  難道薩娜其實不是女野人,而只是出現了上述遺傳病。只看頭骨,夏拉只能做出大概的猜測。“我初步的假設是,可能是某種遺傳病使她面貌異常,智力低下。她可能不是山區的女野人,而是患有遺傳病的人類。同胞先是排斥她,然後對她加以監禁和虐待。”

  DNA檢測表明,薩娜確實可能是奎特的母親,除了她的外型,沒有地方類似尼安德特人,但有關奎特與薩娜和他們是尼安德特人遺族的可能性將由托德的DNA結果揭開真相

  毛髮樣本基本上已被破壞,但我們研究的三顆牙齒,提供了明確的DNA證據,結果顯示我們從薩娜和奎特身上取得的DNA和現代人的相同。托德說:“我認為這是很明確的結果,顯示薩娜和奎特其實是現代人,既不是尼安德特人,也不是尼安德特人的遺族。甚至連混血兒都不是,他們是百分之百的現代人。”

  但有趣的是,DNA檢測表明,薩娜確實是奎特的母親。接著夏拉也作了解釋。“我發現薩娜的頭骨形狀異常,她有非常明顯的突顎,面孔下半部分向外突出,眼窩也很大。但總體上,我不認為有什麼類似尼安德特人的地方。”

人們打扮成傳說中的野人形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