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自述遭女外星人劫持進行取精實驗

  關於地球女子被外星人劫持事件的報道常有發生,可關於外星女子劫持地球男子又是怎麼一回事呢?彼得·布魯克密斯揭示了一段男子遭遇外星女子劫持的隱密史。

  世界上首次報道外星人劫持事件的著作《存在》於1965年面世,沃爾特·韋布描寫了貝蒂和巴尼·希爾1961年被外星人劫持的詳細過程,報告了巴尼如何登上外星人的飛行器。他掃視了周圍的環境,看到自己站在一間清潔的楔形“手術間”中,室內用弱藍光照明……在被放到檯子上後,他的鞋子被脫掉,褲子被向下拉了一些。

  他感覺到一件杯子形狀的裝置罩在他的生殖器上,他知道自己的精子樣品已被抽取,還從他的左臂取了皮膚細胞,他的耳朵和咽喉也受到檢查。他被翻身,趴在檯面上,一件圓柱形的東西插至他的直腸,他知道又有什麼東西被取出……

男子揭示遭遇外星女子劫持的隱密史

  外星女子身材很好

  1957年10月,巴西農夫安東尼奧·維拉斯·博斯被拖上UFO,經檢查和長時間等待後,走進一位全身赤裸,身材勻稱且白膚碧眼的女郎,她的樣貌引人注目。

外星人劫持事件

  博厄斯想,這些細節特點使她更像“外星人”“她很快開始勾引我,她出眾的嫵媚吸引了我,但是跟她在一起我感覺就像與一隻動物躺在一起。”關於外星人劫持的作品中不乏這樣的描寫,即被劫持的男子“被迫”與外星女子發生關係。

  1975年12月,一名男子和一名女子來到威廉姆斯的皮革店,他們的面孔呈青銅色。女子身高約1.7米,粗壯,腿短。他們進了臥室。該女子取出一個儀器在威廉姆斯身上移動,威廉似乎已受控於她,女子把衣服脫光,與他抱在一起……他看見她的眼睛很大,眼睛內像沸水一樣有氣泡翻動,然後他感到要被氣泡捲進去。“我感覺自己沉溺在那種喜悅之中”。

  大約6個月後,這對男女再次來訪,在這次訪問中,他們只是在皮革店門口會了面,然後離開。他們會面時間約1小時20分。即便在催眠狀態下,威廉姆斯還是記得,此女子戴了假髮,她有完美的身材,她散發出的香氣使他浮想聯翩。

  博厄斯·威廉姆斯以及其他被外星人勾引強上的男子之間的共同點是,男人們在外星女子的誘惑下,顯得軟弱無力。男子對女子,和男子對男子的粗暴行為在這裡沒有出現。

  被劫持的男子在這種情況下表現出來的是震驚或沮喪。有人懷疑,被劫持者(包括他們的採訪及催眠師)都是一種民俗觀念的受害人,即“男子不可能被強上”,也就是不可能強迫他們產生自主反應的。

  外星人不顧受害者的痛苦,劫持越演越烈。巴德·霍伯金斯在《入侵者》一書中敘述了Ed·杜瓦爾的案例,他於1986年1月被催眠。當他於1960年代被劫持時,杜瓦爾也有巴尼·希爾的經歷,即一種“吸取裝置罩住他的生殖器,抽取他的精子。幾個月後,外星人又再次來取精子。杜瓦爾迄求他們不要再取。疼痛和羞辱使他難以忍受。但劫持者沒有絲毫同情心,甚至又第三次來取。”“他們要什麼就取什麼,根本不理會我們的感受。”

  在後來的場合中,杜瓦爾赤身裸體躺在檯子上,一名外星女子(或可能是地球人與外星人的混血兒)來到他身上,她非常逗人喜愛,身材很好,但沒有頭髮,她的下巴較窄。她強暴了杜瓦爾,然後離開。“進來兩個小外星人,他們用小勺刮取我生殖器上的精液,裝入瓶中帶走。”

  杜瓦爾是無生育能力的。2年前,他做過輸精管切除手術。當問他外星人是否知道此事,他立即回答:“他們在劫持我之前,就已知道。”那麼外星人劫持男子的目的,除羞辱和貶低外,就如同地球人中的性虐狂?這些外星人為什麼會出現在地球上?是否巴德霍伯金斯認為這些外星人生活的星球遭遇災難?

  劫持與催眠很相似

  爵士歌手帕米拉·斯通布魯克談到她與身高1.8米的變體外星人的遭遇:“我首次的遭遇十分愉快,但第二次當我醒來我見身邊的他變成了一條蛇,全身都是鱗皮。我明白,我是在與變體外星人嬉鬧。

  他感知到我有些害怕,他輕聲說,我們都一直在一起,我們相愛。我與他在一起的時光確實難忘,當我與別的人談到這樣的經歷時,他們都難以理解。”

 

  斯通布魯克現在考慮的是這樣的性遭遇發生於星際各處(儘管她聲稱自己有4名混血女兒)。星際的性行為不會普及到各處。更高層次星際性行為表現得更興奮,這是星際間高等生物共同享有的興奮。或許她並沒有真正與爬行動物發生性關係,不管怎麼樣,她享受這樣的經歷,這使她與眾不同。

 

  在1973年加布里拉·弗薩西案件裡,她在11:00左右駕車至朗福特巴德維爾時,車子出了故障。她下車看看出了什麼毛病時,被一個機器人推倒在地,然後就暈倒了。醒來時,她見到一隻奇特的飛行器,她再次昏過去。

  再次醒來時,她已在飛行器的圓形房間中,她光著身子被綁在試驗台上。接著是“醫學”檢查,在她的腹股溝放置著一台奇怪的抽吸裝置。一名男子進來,凝視著她的被綁的兩腿之間的部位。他毫無表情地用針狀器刺她的腰,使她處於半癱瘓。他強上了她,她再次昏迷。

  她醒來後,穿好衣服,來到車上,車子沒有故障,她發動了車……加布里拉·弗薩西從未被催眠過,她的報告完全是她自己寫的。

  誰知道是什麼原因使加布里拉·弗薩西寫出自己的事件,是幻想還是惡作劇?但有意思的是,她應該把她的遭遇定於外星人劫持,這是當時專家所關注的話題。暫且不提故事中的性元素,弗薩西案件及其怪異的後果至少表明,“劫持”本身也是存在的事實。

  事件的調查人員的倫理觀和動機肯定有問題,但重要的是他們並沒有操縱或揭示尚未潛隱於實驗對像中的任何東西。但是在施行催眠術的人與實驗對像之間的交流是雙向的。
 

  帕特裡克·哈普爾很早前指出過劫持的經歷與調查員對受害者施行催眠術的檢查這兩者的相似性,這可解釋如下:首先,你進入一種摧眠恍惚狀態……這是處於睡眠與清醒之間的狀態,那是另一種現實存在,在其中可發生任何可能的事情。你順從地躺在床上,你的思想被先進的外星人讀懂,你有時會丟棄關於你個人身體歷史、習慣,或傾向等細節,而這些正是調查人員的興趣所在。

 

  施行催眠術的人再三向你保證,你經歷的一切都是千真萬確的,然而他讓你離開,你感覺似乎只過了幾分鐘,但實際上你已待了幾個小時。毫無疑問,調查人員施行催眠術對實驗對像有很大影響,且影響是雙向的,調查人員不知覺地在形成劫持故事過程中接納了外星人的作用。

  精心設計的外星人的目的和動機,細緻描繪外星人的冷漠性格和怪異舉止,尤其是關於外星人的性活動的詳細描述自然會吸引更多讀者。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