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武則天上位史:搞定皇帝有絕招

  武則天是一個敢於冒險的人。她的父親武士當年就肯冒身家性命之險,追隨李淵造反,武則天本人在唐太宗時代,也有過出位之舉。她不怕賭博,願意賭上一把。

  病榻偷情,主動迎合太子

  李治一看到武則天英姿颯爽的形象,馬上被深深吸引住了。這就是史料中所說的“悅之”,一見鍾情。

  那麼,武則天怎麼處理和太子之間的感情呢?必須注意到,太子喜歡武則天的時候,唐太宗已步入晚年了。武則天明白,皇帝行將就木,要為自己的前途打算了。可以肯定,以武則天的性格,她必定會積極促成這段感情進一步向前發展,主動去迎合太子,追求太子,把淺淺的“悅之”變成深深的兩情相許。

病榻偷情,主動迎合太子

  這樣,武則天在進入感業寺之前已經走過了她和李治感情三部曲的第一步,我們可以稱之為“病榻偷情”。在唐太宗的病榻之前和太子偷情,這需要怎樣的勇氣啊,武則天做到了。

李治和武則天在唐太宗的病榻之前雖然就兩情相悅了

  尼寺傳情,情詩當作“敲門磚”

  但是,僅僅依靠感情特別是君主的感情是很不牢靠的。李治和武則天在唐太宗的病榻之前雖然就兩情相悅了,但是,李治即位後,並沒有對武則天做什麼特殊安排,他還要忙著處理軍國大事呢。

  因為是青年登位,面對整個大唐帝國,他很緊張,怕自己辦不好,所以他父親是三天一上朝,他是一天一上朝,每天都接見文武大臣,訪察民情,想要當一個好皇帝。可以說,在皇帝的心裡頭,江山總比美人更重要一些。所以,他沒有特殊照顧武則天,還是讓她和別的妃嬪一起到感業寺去了。

  武則天的非凡之處在於,她即使身處逆境,也不放棄希望。而且,她也有足夠的能力讓希望變為現實。在感業寺中,武則天努力維持著不絕如縷的感情,讓它繼續牽動著李治的心。

  有什麼材料可以證明她在感業寺中還不甘寂寞,繼續讓高宗李治為她魂牽夢繞呢?這可是大內秘事,史料中確實不會留下記載,但是武則天創作的一首情詩,透露了一些重要信息。這首詩名字叫做《如意娘》:看朱成碧思紛紛,憔悴支離為憶君。不信比來常下淚,開箱驗取石榴裙。

  詩的大意是說:我心緒紛亂,精神恍惚,把紅的都看成綠的了,要闖紅燈了。為什麼我如此憔悴呢?就是因為整天想著你。如果你不相信我每天因為思念你而默默落淚的話,你就打開箱子看看我的石榴紅裙吧,那上面可是灑滿了我斑駁的淚跡呢。這首詩寫得情真意切,據說後來的大詩人李白看到之後,也不由得爽然若失,覺得自己不如武則天。

  怎麼能夠證明,這首詩就是武則天在感業寺的時候寫給李治的呢?武則天一生分為有限的幾段。太宗才人,高宗皇后,大周皇帝。那麼,這詩有沒有可能是武則天當才人的時候寫給唐太宗的呢?不會。

  為什麼呢?作為才人,武則天天天圍繞在太宗身邊,掌管照料他的起居,她沒有理由思念太宗,因為思念的產生需要距離。再說,我們也看不出這對老男少女之間還有這麼強烈的愛情。

  有沒有可能是武則天當皇后時寫的呢?也不會。武則天和唐高宗形影不離,更沒有思念的機會,而武則天在高宗時代私生活很檢點,沒有思念別人的可能。還有沒有可能是在高宗死後,武則天寫給那些面首的呢?也沒有可能。因為無論是薛懷義還是張易之兄弟,武則天都可以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用不著思念,武則天對他們也不會有這麼深的感情。

  這首詩所體現出的痛苦、恍惚的感情只能存在於武則天當尼姑的時候。儘管前途渺茫,但還存在著一線希望,這希望就是她和李治那段舊情。她把賭注全都押在李治身上,所以相思成疾,以至於看朱成碧了。

  這首詩寫了之後是怎麼處理的呢?是不是和石榴裙一起壓箱底了呢?不可能。這首詩是一封情書,是要拿出來表白的。對於武則天來說,這還不是一封普通的情書,而是叩開李治心扉,也是叩開她自己命運之門的敲門磚。

  她怎麼可能讓敲門磚躺在箱子裡呢?她必定得通過什麼渠道把它交給李治,讓他知道,此地有一個尼姑,過去和你有著那樣一段感情,她現在還在每時每刻思念著你,真是“一寸相思一寸灰”啊。唐高宗面對這樣的真摯告白,想想當日的心心相印,他還能放得下武則天嗎?這就是武則天感情三部曲的第二步,我管它叫“尼寺傳情”。

  忌日行香,眼淚終成“殺手鑭”

  我們為什麼說這首詩或者其他類似的詩文一定發出去了呢?因為李治終於被打動,決定來看她了。永徽元年(650年)五月二十六日,唐太宗週年忌這天,李治到感業寺行香來了。

  忌日行香,是唐朝社會的風俗。自從北朝以來,佛教流行,深深地影響了人們的日常行為,某些儀式後來又上升為國家禮典。根據當時的禮儀制度,皇帝死後的週年,繼嗣的皇帝要到寺院上香,為先帝祈福,同時表達自己的思念之情。行香是固定儀式,但到哪個寺院行香就由皇帝決定了。

  李治放著長安城裡那麼多的名寺不去,偏偏選擇武則天所在的感業寺,顯然,他沒有忘記她。

  進入感業寺後,兩人幹了些什麼事情呢?根據《唐會要》記載:“上因忌日行香見之,武氏泣,上亦潸然。”兩個人面對面,潸然淚下。見一面不容易,那真是望眼欲穿啊。下次相逢,又不知是何年何月,怎不叫人淚眼婆娑呢?

  現代許多學者不太相信《唐會要》的記載,他們的理由是,忌日行香是國家禮典,李治的隨員肯定不少,感業寺的尼姑當然也不止武則天一個。他們怎麼可能在這樣的場合激情對泣呢?但是我認為,這件事必定發生過,理由有三:

  第一,文本的理由。《唐會要》是一本經得起推敲的史書,保存了唐朝大量的經濟、政治等方面的原始資料,它和現在街頭小報不一樣,不是專講緋聞的,沒有必要製造這麼一個謠言出來。

  第二,人情的理由。武則天在感業寺待了一年,她盼什麼?她就盼李治來呀,盼星星盼月亮,盼得深山出太陽,這太陽就是李治。現在李治真的來了,她怎麼能不張開雙臂擁抱光明?再說了,君心難測,他今年想著你,明年可能就想著別人了,所以皇帝好不容易來這麼一次,怎麼能不抓住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第三,性格的理由。武則天是一個敢於冒險的人。她的父親武士當年就肯冒身家性命之險,追隨李淵造反,武則天本人在唐太宗時代,也有過出位之舉。她不怕賭博,願意賭上一把。所以這個時候,她是縱使身邊有千軍萬馬,我的心中只有你。兩個人就這麼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了。

  這件事是武則天與唐高宗李治感情三部曲的第三步,我管它叫“執手激情”。李治是一個溫柔多情、有浪漫氣質的青年,經過這麼一番激情表演,李治的心被徹底俘虜了。

  到此為止,武則天經過病榻偷情、尼寺傳情、執手激情,已經走完了她和李治的感情三部曲,可以說是“萬紫千紅安排就,只待春雷第一聲”了。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