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引滅國之災的西漢絕代傾城美女

  趙飛燕系西漢成帝劉驁的皇后(前45年—前1年)原名宜主,吳縣(今江蘇蘇州)人。趙飛燕善歌舞,由於體態輕盈,據說能“掌上舞”,故稱“飛燕”。

  漢嘉鴻三年,成帝在陽阿公主家見歌女趙飛燕艷麗非常,便召她入宮,寵愛有加。不久成帝又召其妹趙合德入宮,封趙氏姊妹為婕妤,從此趙氏姊妹貴傾後宮。

  為進一步鞏固地位,趙飛燕誣告許皇后,又指班婕妤有邪媚之道,由是成帝遂廢許皇后,另立趙飛燕為後,封趙合德為昭儀,二人極得恩寵。趙飛燕因為無子失寵,至平帝即位後,趙飛燕被貶為庶人,自殺身亡。

  趙氏姐妹出身卑微,趙母在貧病交加中撒手人寰,趙氏姐妹便成為趙翁的義女,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

  而趙翁收養趙氏姐妹也不是要做慈善事業,他明白憑著兩人的美艷只要再給予栽培,必然可以帶來利益。

  不久,趙翁就找到買主,那就是有錢有勢的富平侯張放,趙氏姐妹到張放的府中當歌舞姬,這個歷程也改變了趙氏姐妹的際遇。

  鴻嘉三年(前18年),漢成帝微服私行,經過了陽阿公主家,入門稍事休息。皇帝到來,陽阿公主自然不敢怠慢,就把府裡的歌姬舞女統統叫了出來,給皇帝侑酒助興。

  酒色之徒的漢成帝一眼就看中了與眾不同的趙飛燕,宴席之後便迫不及待地將她帶回了皇宮,而且就此“大幸”,沒幾天工夫,就把她升為爵比列侯的婕妤,愛得不可開交。

  讓她遷居到豪華的遠條館,又賜給她一大堆的稀世奇珍,什麼紫茸雲氣帳、文玉幾、赤金九層博山緣盒之類。而趙飛燕不但貌美,也十分聰明。

  她知道自己的地位低賤,如此受寵會引起宮人的嫉妒,就作出謙卑的樣子,用成帝賜給她的財物在後宮中大灑金錢,刻意低聲下氣地與宮中粉黛結好,逐漸鬆弛了後宮佳麗對她的敵意。

  不過光是消極的防守還不夠,她還要採取更積極的辦法,把成帝牢牢地控制在自己身邊,於是,她就把妹妹趙合德也介紹到宮裡來。

  趙合德也是個傾國傾城的美人,而且心計比其姐還更勝一籌。她知道姐姐已經憑著姿容舞姿得寵,自己就要翻出點新的花樣來,於是就使出了欲迎還拒的手段。

  成帝派人宣她進宮,她卻借口沒有姐姐的宣召,死也不去。成帝看這麼個小小的奴婢卻敢抗拒自己的命令,果然被吊起胃口來。

  就鄭重其事地派人拿著趙飛燕的信物再次前往,趙合德這才同意進宮,還精心地打扮了一番,用“九回沉水香”沐浴,又畫了新奇的“遠山黛”、“慵來妝”,皇帝一下就被迷得神魂顛倒,恨不得立刻就拖入羅帳,成其好事。

  但趙合德還要再拿捏一把,又不慌不忙地拒絕道:“皇上如今是我姐夫,姐姐性格嚴正,如果沒有她的允許,我是萬死也不敢侍奉皇帝的。”皇帝的胃口這回被吊得更高,於是厚著臉皮去找趙飛燕,讓她勸妹妹進皇帝的寢宮。

  如此幾次三番,趙合德終於答應了下來。皇帝如願以償,自是大喜過望,把趙合德的身體稱為“溫柔鄉”,還宣稱說:“吾老是鄉矣,不能效武皇帝求白雲鄉也。”於是立刻把她封為婕妤,和姐姐一起寵冠六宮。

  趙氏姐妹大為得寵,野心也就隨之水漲船高,不再滿足於僅僅是寵妃的地位,又盯上了皇后的寶座。

  這時,漢成帝的許皇后已經失寵多年,滿腹怨恨,就和姐姐許謁一起請巫祝設壇祈禳,企盼皇帝回心轉意。

  趙氏姐妹本來就關注著皇后的一舉一動,知道了這件事,當然不肯放過,就在皇帝和太后面前誣告許皇后陰謀用“巫蠱”來加害皇帝。

  “巫蠱”在宮廷中可是個了不得的大罪名,當年漢武帝就曾因此殺掉皇后太子等幾萬人。許皇后背上這個罪名,自然不會有什麼好下場,不久被廢,後來又自殺而死。

  趙氏姐妹還想把班婕妤也牽連進來。但班婕妤是有名的賢德才女,漢成帝也不相信她會參加到這種下作的事情中去,就親自前去訊問。

  班婕妤從容的回答:“妾聞生死有命,富貴在天,規規矩矩地做善事,上天也不見得就降福,難道企求上天幫忙做壞事,上天就會聽從嗎?如果上天不會聽從,豈非徒勞。

  這樣的事,妾非但不敢為,也是不屑為。”成帝聽她說得坦白,也很感動,不僅沒有治她的罪,還賜給她黃金百斤。

  但班婕妤已經看出漢成帝的不可救藥,就主動要求到長信宮侍奉太后,自動遠離是非之地,以求避禍,在閒暇時做詩賦以自傷悼,藉以度過光陰。

  “新裂齊紈素,鮮潔如霜雪,裁為合歡扇,團團似明月。出入君懷袖,動搖微風發。常恐秋節至,涼飆奪炎熱,棄捐篋笥中,恩情中道絕。”她以團扇自比,感慨漢成帝的無情無義。從此“團扇悲秋”也就成了後宮女子失寵的典故,被屢屢用在詩文之中。

  班婕妤在移居長信宮之後,就再也沒有見過漢成帝,直到漢成帝死後,才以先帝嬪妃的身份前往守陵,五年後鬱鬱而終。

  漢成帝在宮中和趙氏姐妹風流快活,胡天胡地,朝廷大權就漸漸落入外戚王氏之手。外戚專權本來是漢朝政治的一個特點,比較著名的就有呂後當權時權傾一時的呂氏家族和昭帝宣帝時能左右皇帝廢立的霍氏家族。

  漢成帝作了皇帝,他的母親王政君也就算是苦盡甘來,她飽受無權無勢之苦,深知權力的重要性,一旦做了皇太后,就開始大力扶植娘家人的力量。

  她有八個兄弟:王鳳、王曼、王譚、王崇、王商、王立、王根、王逢,除了王曼早死之外,王鳳被封為作為政府百官之首的大司馬大將軍領尚書事,其後王商、王根也曾擔任此職。

  王崇被封為安成侯,食邑萬戶,王譚等也加官晉爵,配享食邑,兄弟皆為列侯,形成了王氏外戚把持朝政的局面。

  對於王氏外戚的專權,漢成帝也有過不滿,但他繼承了父親懦弱的性格,再加上母親干涉,所以也只好聽之任之。

  當王鳳專權的時候,漢成帝對他多少有點忌憚,所以尚能謹言慎行,不至於太過分。等到王鳳一死,漢成帝沒了顧及,便開始放縱起自己的酒色之好來。

  但這樣做的結果只能是使權力更加集中到王氏手中。而王氏外戚看到皇帝都不能把他們怎麼辦,也就更加驕奢淫逸,肆無忌憚起來,假公濟私,豪奢淫靡,貪贓枉法,無所不為。

  王鳳及其群弟,爭相奢侈,搜刮珍寶,掠奪財貨。家中姬妾成群,自然都是奪自良家婦女。各家的男女奴婢有上千人,也都是來自窮家小戶的兒女。而且,他們還漸漸地不把皇帝放在眼裡了。

  成都侯王商生病時,為了避暑消夏,竟然向成帝借用了明光宮,公然享受皇帝待遇,把自己放在與皇上平起平坐的位置。

  後來,他又擅自鑿穿了長安城的城牆。按說城牆不僅是京城重要的防禦工程,而且代表著帝王的尊嚴,是不能隨便破損的。

  但王商這麼做不過是為了把澧水引入自己莊宅中用來行船取樂。而這一切漢成帝來到他家才看到,事前竟然一無所知。成帝心裡非常氣憤,但沒有發作。

  又有一次,成帝微服出遊,路過曲陽侯王根的宅第,見其園中的建築是仿照未央宮中的白虎殿而興建的:赤墀青瑣,用紅色漆塗地,用青色漆塗雕著連環花紋的窗子,這都是皇帝的宮廷才能如此裝飾的,而王根居然敢藐視皇家,僭越無禮,採用天子的皇宮式樣,這可是欺君之罪。

  對這種越軌行為,漢成帝可忍不住了,他怒不可遏的把車騎將軍王音叫來,一頓大罵。王音見皇上發怒,就出了一個餿主意,讓王商、王根兄弟自行黥劓來向皇太后請罪。

  成帝知道了更是氣上加氣,就要治他們兩人之罪。於是第二天,王音帶著王商、王立,甚至還有王根,雄赳赳地上朝向皇上請罪。

  漢成帝本來就對王氏外戚的權勢忌憚三分,又怕母親因此在自己耳朵邊叨叨,再一看見這陣勢,就更是頭疼,哪還敢治罪,於是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王氏家族的人如此花天酒地地過著豪華生活,這筆不少的開銷可都是要轉嫁到老百姓身上去的。老百姓對他們極為不滿,就作歌諷刺道:“五侯初起,曲陽最怒。壞決高都,連竟外杜。

  土山漸台西白虎”,那時王政君的五個兄弟在同一天被封為列侯,號稱“五侯”。這首民歌就是譴責他們起造府第,窮奢極欲。

  當時土地兼併十分嚴重,奴婢買賣日益猖獗,西漢的統治基礎已經開始不那麼穩固了。而王家人的所作所為對這嚴重的局勢無異於火上澆油。

  那時的人們都相信天人感應,所以面對著這糟糕政事,老天爺也克盡職守,變出許多“災異”來:又是日蝕,又是地震,什麼颳風下雨的就更不在話下。

  弄得皇帝和大小臣僚整天惶恐不安,小心檢討自己究竟是在什麼地方得罪了老天爺。王氏的驕奢本來就是眾矢之的,現在就被一些大臣揪出來承擔得罪老天爺的罪責。

  王章,劉向等人天天向皇帝上書,聲討王氏的罪過。但所謂天有不測風雲,老天爺弄出來的“災異”究竟因為什麼,其實誰都說不太清楚。

  皇帝就被這“天變”的官司弄得暈頭轉向,最後,到底王家還是他的親戚,王太后又一直在他耳朵邊哭哭啼啼,王章和劉向就倒了霉。

  王章被投入監獄,不久竟死在裡頭。劉向總算因為他是漢室宗親,便被趕回了老家退休去了。這麼一來,王家的權勢更加不可一世,漢成帝也就索性把大權交出,任憑他們去為所欲為。

  諸事不管的漢成帝更加沉溺到與趙氏姐妹的歡愛中去。由於他有“不舉”的毛病,就命人四處尋訪春藥。

  不久果然有方士給他獻上所煉的大丹,叫做“慎恤膠”。這藥很有效力,漢成帝只消一丸就能與趙合德徹夜歡愉。趙合德怕這寶貝被其它宮女所得,就撒嬌弄癡的逼著成帝將所有的藥都交給自己保管。

  結果有一天,兩人都喝醉了,趙合德就趁醉一下子給皇帝餵了七顆丹藥。皇帝吃了這麼多丹藥,特別亢奮,這天夜裡九成帳裡春光無限,侍立殿外的宮婢終夜都聽得見他和趙合德的嘻笑之聲。

  但正所謂樂極生悲吧,皇帝早已被掏虛的身體已經經不得這樣的折騰,竟然死在了趙合德身上,真是“精盡人亡”,從此長留這“溫柔鄉”了。

  想到他爺爺漢宣帝當年對他的期許,這個結局真是一個諷刺。趙合德一看皇帝死了,自知大事不好,為了避免接受審判而供出她和成帝的床闈之事,就自殺身亡了。

  皇帝死了,沒有兒子,便立了定陶王劉康的兒子劉欣為帝,是為漢哀帝。這位皇帝的荒唐比起成帝來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形容同性戀的典故“斷袖”,就是在說他和寵臣董賢。

  而王家的權勢雖然暫時受到了打擊,但到底根深蒂固,不久哀帝一死,王家就又迅速地執掌了朝廷大權,到了王莽,乾脆篡漢自立,建立了新朝。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