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唯一禽獸王朝:北齊皇帝都是瘋子

  瞧這一家子——“皇室病”遺傳陰影下的北齊皇族

  記得在中學的生物課堂上,老師曾經講過,19世紀末和20世紀初,歐洲王室成員喜歡近親結婚,結果很多王子公主患有血友病,以致於人們把這種病症稱為“皇室病”。

  聽了這個有趣的事實後,我們當時還很是嘲笑了歐洲人一番。只不過那時候天真的我們還不知道,其實在中國歷史上,南北朝時期的北齊王朝也流傳著一種“皇室病”。北齊的“皇室病”說起來要比血友病可怕一百倍,得了這種病症的人,輕者能六親不認,重者會“大義滅親”,這種病症就是讓人聞鳳色變的——神經病!

  北齊一共有六位皇帝,他們分別是神武皇帝高歡(死後追授)、文襄皇帝高澄(死後追授)、文宣皇帝高洋、孝昭皇帝高演、武成皇帝高湛、後主高緯。在這些皇帝 當中,除了高歡基本正常,高演還沒來得及表現出異常就匆匆病死外,其他幾位都或多或少的有點精神疾病,動不動就能幹出些禽獸不如的行為來。

北齊皇族

  文襄皇帝高澄(死後追授的)變態出少年,十五歲的時候就和高歡的愛妾勾搭成奸,非常瀟灑的給自己老爹帶了一頂綠帽。

  高澄掌權後,少年時期的風流韻事被他很好的發揚光大,他經常調戲周圍大臣們的妻妾,甚至內淫不避親,連弟媳也不嫌棄,把弟弟高洋的老婆搶佔為妻。

  高澄的這個嗜好讓左右苦不堪言,後來他們發動政變,把這位“四處播種”的皇帝殺死在了鄴城東柏堂。

  高澄死後,他的弟弟高洋即位。高洋從小就有皇帝像,認識他的人都說他身披龍鱗(牛皮癬?),腳生重踵(骨骼發育畸形?),將來富貴不可限量。高洋登上皇位後,前幾年還是英明神武,像模像樣,只是沒過多久便神經病發作,成了一個行為失常的瘋子。

  瘋子是可怕的,有什麼會比一個瘋子還可怕呢?答案就是:一個發瘋的皇帝。天保五年後,北齊京城的百姓們經常會在繁華的街道上遇到一個人,他有時身著節日盛裝穿梭於大街小巷,有時又赤身露體來回裸奔在十字街頭;

  他有時駕駛稀有動物如橐駝、白象招搖過市,有時又騎乘在隨從肩膀上鼓噪而行;他夏天時光著屁股在太陽底下暴曬健身,冬天時不穿衣服於暴風雪中跑步取暖。

北齊皇族

  有一天,正在街上跳舞的他忽然問路邊看熱鬧的老婦人:“你覺得當今天子為人怎樣?”老婦人不屑一顧的回答道:“顛顛癡癡,何成天子。”那人聽了後大怒,立即當街殺了這位老婦人。原來他不是別人,就是北齊的正牌皇帝高洋。

  高洋雖然發了瘋,但是偶爾也有清醒的時候,比如重臣崔進去世時,他還沒忘了前去弔唁。在靈堂上,高洋慰問了崔進的老婆李氏,他對李氏說道:“崔進死了,你想念他嗎?”

  李氏說道:“我們結髮多年,夫妻情深,沒法不想念啊。”高洋讚揚道:“你真是忠貞之妻啊,你這麼想他,不如馬上就去地下見他吧。說完,高洋抽出寶劍刺死了李氏,棄頭牆外後逕自回宮了。

  高洋對別人的妻子都能隨便處置,那對自己的老婆更是不用客氣了。他曾經非常寵愛薛嬪,什麼事情都對她百依百順。有一天,高洋忽然想起薛嬪這麼漂亮,以前就有私通別人的前科,保不準將來也會與人幹出苟且之事,於是他防患於未然,無故殺了這位美人,然後把她的頭藏在懷裡。

  在隨後舉行的宮廷晚宴上,正當大家舉杯相碰的時候,高洋怪笑著取出人頭往桌上一扔,然後對著人頭放聲哭道:“佳人再難得,多麼可惜啊。”滿座賓客望著這血腥的場面莫不驚恐變色,高洋卻越哭越傷心,拿起人頭哽咽著出門而去。

北齊皇族

  高洋不光殺女人,殺男人更是帶勁。晉陽都督尉子耀被他開玩笑時用槊刺死;大臣韓哲無罪被他用大鋸活活切成了三段;樂安王元昂被他用弓箭射了百餘下而死,原因只是高洋看中了元昂的漂亮妻子。

  高洋殺人後還不算完,屍體至少還得再經過他的一次深加工——不是肢解就是焚燒。高洋的生母實在看不下去,責罵他所作所為太過分,結果高洋怒道:“你這老太婆再多嘴多舌,我就把你嫁給胡人!”

  公元559年冬,瘋癲皇帝高洋因嗜酒成疾,無法進食而死,享年僅為三十歲。高洋駕崩後,北齊皇室經過一系列的流血政變,最後皇位落到了他弟弟高湛的手中。

  高湛的異常行為和高澄非常相似,都是淫人妻子,而且尤其偏向於本家親戚。高湛剛一即位,就逼姦了自己的嫂子,高洋的皇后李氏。後來他又相繼娶了高洋幾個側室偏妃,顯示了他們兄弟之間的“深厚情誼”。

  高湛對哥哥的妻子們愛不釋手,但是對幾個侄子卻橫豎看不順眼,一個個都亂棍揍死了事。其實平心而論,高湛對北齊王朝的最大貢獻不是亂倫和殘殺,而是生養了一個天才的神經病患者高緯,這個高緯後來成為了高家變態行為的集大成者。

北齊皇族

  高緯即位後,他的弟弟南陽王高綽為定州刺史。高綽出行時,路見一個抱小孩的婦女,高綽上前一把奪過嬰兒餵了他養的狼狗。嬰兒的母親號啕大哭,對高綽又拉又扯,高綽被這位不懂禮貌的婦女激怒了,他把嬰兒的血塗在婦女的身上,縱狗活活把她給咬死了。

  高緯聽說後,馬上讓高綽進京。當時大臣們都以為高綽會受到法律的嚴懲,沒想到高緯見了高綽,第一句話就是問高綽:“你在定州什麼事情覺得最好玩啊?”高綽頓時來了精神,回答道:“把人放到蠍子池中,觀之極樂。”

  高緯聽了後,當夜就讓人抓了一堆蠍子。第二天一早,高緯把蠍子倒進大浴盆,然後把一個人扒光衣服扔了進去,只聽那人來回翻滾,聲音淒厲,畫面聲效無一不佳。高緯回過頭責備高綽道:“如此樂事,怎麼不早告訴我?”

  當然了,再好的畫面,也總有審美疲勞的時候,高緯後來又迷上了乞討,他在華林園設立了貧兒村,自己穿著乞丐服乞食,居然也是玩得意興盎然、樂在其中。高緯還特別喜歡顯示皇恩浩蕩,從不吝惜封賞官職和爵位,只不過獎賞的對象不是大臣而是動物。

  北齊宮中的駿馬和鷹犬,都有儀同、郡君的封號,比如赤彪儀同(這是匹馬)、逍遙郡君(這是鬥雞)、陵霄郡君(這是只鷹)等等。比照現在,它們至少也是享受正廳級的待遇。

北齊皇族

  北周的周武帝眼見北齊的皇帝一個瘋似一個,便有了趁機討伐之心。公元576年,周武帝親自率軍大舉進攻北齊,兵圍晉州。這時候高緯正和寵妾馮小憐在祁連池打獵,接到急報後,正在興頭上的馮小憐大為不滿,勸高緯做事不能半途而廢,先打完獵再救援。

  高緯深以為然,夫妻倆一直玩到日薄西山,結果貽誤了軍機,導致了戰局的被動。第二年,周軍長驅直入,攻克了北齊首都晉陽,俘虜了高緯,結束了瘋子家族對山東地區長達二十八年的統治。

  北齊統治時間不長,但皇帝們卻個個荒淫殘暴,暴君昏君層出不窮,其密度之大,令人乍舌,以至於它在中國歷史上,素有“禽獸王朝”的別稱。而“禽獸王朝”裡 特立獨行的統治者們,除了高歡以外,沒有人能活過四十歲。歷史就是這樣讓人不可捉摸,北齊皇帝們的短命,也許是一種天譴吧。

  本文史料來源於《資治通鑒》。

  《資治通鑒》卷一百六十六:齊顯祖(高洋)數年之後,漸以功業自矜,遂嗜酒淫泆,肆行狂暴;或身自歌舞,盡日通宵;或散發胡服,雜衣錦彩;或袒露形體,塗傅粉黛;或乘牛、驢、橐駝、白象,不施鞍勒;或令崔季舒、劉桃枝負之而行,擔胡鼓拍之;

  或盛夏日中暴身,或隆冬去衣馳走;嘗於道上問婦人曰:“天子何如?”曰:“顛顛癡癡,何成天子!”帝殺之。婁太后以帝酒狂,舉杖擊之曰:“如此父生如此兒!”帝曰:“即當嫁此老母與胡。”嘗於眾中召都督韓哲,無罪,斬之。

北齊皇族

  《資治通鑒》卷一百七十二:定州刺史南陽王綽,喜為殘虐,嘗出行,見婦人抱兒,奪以飼狗。婦人號哭,綽怒,以兒血塗婦人,縱狗使食之。常云:“我學文宣伯 之為人。”齊主聞之,鎖詣行在,至而宥之。問:“在州何事最樂?”對曰:“多聚蠍於器,置狙其中,觀之極樂。”帝即命夜索蠍一鬥,比曉,得三二升,置浴 斛,使人裸臥斛中,號叫宛轉。帝與綽臨觀,喜噱不已。因讓綽曰:“如此樂事,何不早馳驛奏聞!”由是有寵,拜大將軍,朝夕同戲。

  齊主方與馮淑妃獵於天池,晉州告急者,自旦至午,驛馬三至。右丞相高阿那肱曰:“大家正為樂,邊鄙小小交兵,乃是常事,何急奏聞!”至暮,使更至,雲“平陽已陷”,乃奏之。齊主將還,淑妃請更殺一圍,齊主從之。

  北齊帝高洋:肢解妃嬪屍體做琵琶當眾彈弄

  說起中國歷史上喜歡飲酒的皇帝有很多,比如東晉五胡十六國時的前秦國主苻生就“沉湎於酒,無復晝夜”,有時一連數月不臨朝處理政事。大臣進上的奏章不審 閱,常常擱置不理,有時在醉酒後處理政事。

  有時到申時酉時才出來臨朝視政,乘著醉意殺了許多人。還有我們非常熟悉的漢高祖劉邦,史書就記載說他只好酒與女色。但卻沒發現記載他們有酒後發酒瘋、出洋相的文字。然而南北朝時期卻有一個嗜酒如命,行為怪誕的皇帝,他就是北齊的文宣帝高洋,堪稱真正的“酒鬼”皇帝。

  高洋。南北朝時期北齊的開國君主。他是靠其父高歡的基業開創北齊王朝的,就跟三國時期的魏國的建立者曹丕依靠其父曹操的基業開創魏一樣。有一點不同的是, 曹丕是直接承襲其父曹操權力的。

北齊皇族

  而高歡死後是將權力交給了他的另一個兒子——即高洋的哥哥高澄,在高澄死後,高洋才快刀斬亂麻,控制了權力,繼而代魏自 立,成為北齊的第一任皇帝。北齊文宣帝高洋剛剛立國的時候,還勵精圖治,很注意研究為政之道,一切政務,力求簡便穩定,有所任命,也是坦誠待人,臣子們也 得以盡其所能為國服務。

  而且他還喜歡打仗,每次親臨戰陣,總是親自冒著箭石紛飛的危險,所到之處都立功績。幾年以後,文宣帝漸漸以為建立了大功業,驕傲自 滿起來,於是就貪杯縱酒,淫浹無度,濫行狂暴之事。

  有時自己親自參與歌舞,又唱又跳。通宵達旦,從罩到晚,沒日沒夜。有時披散頭髮,穿上胡服,披紅掛綠, 有時卻又裸露著身體,塗脂抹粉;有時騎著驢、牛、駱駝、白象,連鞍子和勒繩也不用;有時讓大臣崔季舒、劉桃枝背著他走,自己挎著胡鼓用手拍得彭彭響。

        元勳 與貴戚之家,他常常不分朝夕駕臨,在集市上穿游而行,坐街頭睡小巷都是常事;有時大夏天在太陽下曬身子;有時大冬天脫去衣服猛跑步;跟從他的人受不了這麼 折騰,而他卻全不當一國事。三台的樑柱高達二十七尺,兩柱之間相距二百多尺,工匠上去都感到危險畏懼,在身上繫了繩子以防出現意外。

  但文宣帝爬上三台的粱 脊快步小跑。竟然一點也不害怕。跑著跑著還不時來點雅致的舞蹈動作,又折身子又打旋,居然符合節奏,旁邊看的人嚇得汗毛直豎。沒有不擔心的。有一次,文宣 帝在路上問一個婦女說:“咱們的天子怎麼樣呢?”這婦女不知他就是天子,說:“他成天瘋瘋顛顛,杲果癡癡,哪有什麼天子樣!”虎尾春冰,豈容蹈涉?文宣帝 把她殺了。

  婁太后有一次因為文宣帝發酒瘋,舉起枴杖打他,說:“這樣英雄的父親竟生出了這樣混帳的兒子!”文宣帝竟然說:“看來得把這老太太嫁給胡人了。”婁太后勃 然大怒,從此再也不說話,臉上也沒有了笑容。

北齊皇族

  文宣帝想讓婁太后笑,自己爬到了床底下去,用身子把床抬起來,把坐在床上的太后摔了下來,使太后受了傷。酒醒 之後,文宣帝高洋大感羞慚悔恨,讓人堆起柴堆點燃,自己想跳進去燒死。

  婁太后大吃一驚,害怕極了,趕忙親自過來又抱又拉,勉強笑著說:“剛剛是你喝醉了, 我不當真。”文宣帝於是讓人鋪上地席,命令平秦王高歸彥親自執刑杖,自己口裡列數著自己的罪過,解開衣服露出背部接受刑杖。文宣帝對高歸彥說:“你用力 打,打不出血來,我就殺了你。”

  婁太后上前自己抱著他不讓打,文宣帝痛哭流涕,最後還是在腳上打了五十下,然後穿上衣服,戴上帽子向婁太后拜謝寬恕之恩, 一副悲不自勝的樣子。因為這一番酒後失言傷害太后的事,文宣帝下決心戒酒。但剛十天,又嗜酒如命,和原來一樣。

  文宣帝曾去李皇后的家,用帶響聲的箭射李後的母親崔氏,邊射邊大罵,說:“我醉酒的時候連太后都不認識,你這老奴才算個什麼!”還揮動馬鞭,一口氣打了一 百多下。

  文宣帝雖然重用楊愔為丞相,但常輕侮他,讓他在自己屙屎時往廁所遞送拭穢的篾片。又用馬鞭打他背部,血流下來都濕透了衣袍。又曾想用小刀子在他的 小腹上劃痕,大臣崔季舒一看不是事,就假托說笑話:“這是老公子與小公子惡作劇吶。”

  趁勢把文宣帝手裡的刀子拔出來拿開了。又有一次,文宣帝把楊愔放在棺 材中,用喪車運著,演習大出殯。還有一次,文宣帝手持一把槊騎馬奔馳。三次用槊做向左丞相斛律金胸口刺去的動作,斛律金站著不動,文宣帝誇他勇敢,賞賜他 一千段帛。

北齊皇族

  北齊文宣帝還曾經在大庭廣眾之中召見都督韓哲,也沒有什麼罪就把他斬首。還派人製造大鐵鍋、長鋸子、大鍘刀、大石碓之類刑具,擺在宮廷裡,每次喝醉了酒, 就動手殺人,以此當作遊戲取樂。

  被他殺掉的人大多下令肢解,有的扔到火裡去燒,有的扔到水裡去。楊愔只好選了一些鄴城的死罪囚徒,作為儀仗人員,叫作“供 御囚”,文宣帝一想殺人,就抓出來應命,如果三個月沒被殺掉,就得到寬大處理。

  開府參軍裴謂之曾上書極力諫阻文宣帝隨意殺人的狂暴行為,文宣帝對楊愔說:“這是個蠢人,他怎麼敢這樣做?”楊愔回答說:“他大概是想讓陛下您殺了他,這 樣他好在後世成名吧!”

  文宣帝說:“小人,我權且不殺,看你怎麼出名?”文宣帝和身邊的親信飲酒作樂,得意忘形地說:“真快樂啊!”都督王紘在旁說:“有 大快樂,也會有大痛苦。”文宣帝問道:“這話怎麼說?”

  王紘回答說:“老是作長夜之飲,酩酊大醉,沒等醒過來已經國亡身死,這就是我所說的大痛苦!”文宣 帝一聽生了氣,命人把王紘捆綁起來,要把他處斬。但想起他曾救過自己哥哥文襄帝高澄的命,於是又放了他。

  典御史李集曾當面進諫,甚至把文宣帝比擬為夏桀、商紂。文宣帝下令把他捆起來放到流水中去,讓他沒入水裡很久,再下令把他拽出來,問他說:“你說,我比夏 桀、商紂怎樣?”

北齊皇族

  李集回答說:“看來你還比不上他們呢!”文宣帝又下令把他沒入水裡。拽出來又問,這樣折騰了多次,李集的回答一點也沒變。文宣帝哈哈大笑 說:“天下竟然有這樣呆癡的傢伙,我這才知道龍逢、比干還不算出色人物吶!”

  於是釋放了他,過了一回兒,李集又被拉著進來見文宣帝,他似乎又想有所進諫, 文宣帝下令帶出去腰斬。文宣帝曾經非常寵愛薛嬪,很久以後,文宣帝忽然想起她曾和清河昭武王高岳通過奸,就將薛嬪斬首,然後把她的頭藏在懷裡,到東山去宴 飲作樂。

  大家正在互相勸酒應酬,文宣帝忽然用手探懷,拿出薛氏的頭扔到桌上,又把她的屍體肢解開。將她的髀骨充作琵琶彈弄,舉座見狀大驚。文宣帝這才把薛 氏的頭和髀骨收起來,對著它們流下淚來,說:“佳人難再得!”他讓人用車把薛氏的屍體運出去,自己披散頭髮,邊走邊哭地跟著。

  還有一次,文宣帝在甘露寺坐禪唸經,傳令只有發生了軍機大事才可以報告他。尚書左僕射崔暹去世,文宣帝到他家裡去哭吊,問他的妻子李氏說:“你很想崔暹 嗎?”李氏回答說:“很想。”文宣帝說:“那麼你自己去看望他吧!”於是揮劍斬下了李氏的首級扔到了牆外頭。文宣帝喜怒無常,想要殺人還是想要赦免,沒有 人能猜想得到。

  北齊文宣帝雖然殘虐淫亂,但在他的淫威下,大家雖然心懷怨恨,但都敢怒不敢言。而且文宣帝對事物一向能夠暗暗熟識,牢牢記憶,然後加以嚴格的裁決判斷,所 以群臣在他面前惶恐顫慄,不敢為非作歹。

  文宣帝又能把政事委託給楊愔,楊愔善於統一掌握國家樞機的運行,使各個方面的政事都得到修整,所以當時的人都說文 宣帝在上昏頭昏腦,但下面的政事卻還算清明有序。至於軍事機要、國家大政方針,文宣帝則自己拿出決斷,由於他實施了一系列的政治措施,使得齊國的內部得到 了穩定;由於他實施了一系列的戰守措施,使得齊國的邊境得到了安寧。

  所以,在他的統治時期,齊國還是一個強盛的國家。文宣帝曾去東山遊玩歡宴,因為想起 關、隴一帶尚未平定,便把杯子往地上一摔,大發雷霆,馬上把魏收(二十四史之一《魏書》的作者)叫到跟前,讓他站著寫下詔書,向遠近四方宣告自己將要向西 方採取軍事行動。

北齊皇族

  西魏人聞訊感到震動驚恐,於是經常也在籌劃防止齊軍越過隴地的辦法。但實際上文宣帝這一計劃並沒有實行。由此看來,鄰國還是不敢小覷這個 “酒鬼”天子的。

  後來,在北齊文宣帝高洋殯天許多年之後(公元五百七十七年),北周攻打北齊,北齊亡國。當時的北齊定州刺史范陽王高紹義反攻戰敗,向北逃奔突厥。突厥的佗 缽可汗常說文宣帝高洋是英雄天子。

  就因為高紹義的踝關節兩側各有兩個骨突,很像文宣帝,所以對他非常喜愛看重,讓高紹義統管所有在突厥的北齊人。所以說, 由於文宣帝的“征伐四克”,在他死後多年,他還是“威振戒夏”的。所以我認為,文宣帝高洋亦不失為一英雄天子。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