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古代青樓約束妓女的各種神秘規矩

  俗話說,家有家法,行有行規,作為古代煙花之地的青樓也不例外。在青樓院與時俱進不斷發展的二千多年中,形成了一整套的行規和家法,而這些所謂的行規和家法就像無形的枷鎖,讓表面看起來美艷驕人、風情萬種的妓女們時時刻刻感到心驚肉跳。

  說起古代“青樓”,原本指豪華精緻的雅捨,有時則作為豪門高戶的代稱,如《晉書·麴允傳》中:“南開朱門,北望青樓。”晚唐詩人邵謁的《塞女行》中也有:“青樓富家女,才生便有主”的詩句。到了唐代,“青樓”兩種意義仍參雜錯出,甚至有一人之作而兩意兼用的例子。如唐朝著名詩人韋莊的《貴公子》:“大道青樓御苑東,玉欄仙杏壓枝紅”,與大道、高門相關,而與艷游、酒色無涉;而他的《搗練篇》中“月華吐艷明燭燭,青樓婦唱衣曲”的青樓,則指的是院。

  宋、元以後,乃至明、清、民國,“青樓”的偏指特行於世,真正成了煙花之地的專用名詞。而青樓中妓女,古時稱為女樂,即音樂歌舞演藝者。秦漢以前稱“官妓”和  “營妓”,直到唐宋以後叫“市妓”和“私妓”,才成為真正意義上的青樓妓女

  青樓,無疑是古代社會滋生的一個特殊行當,但也正是由於青樓妓女的存在,才推動了中國音樂歌舞的快速發展,並在文學、政治等領域產生了重大的影響。古代社會沒有報紙、電視、書刊等傳播媒體,許多文人的作品大都是靠青樓女子給彈出來唱出來的。

  許多達官貴人士大夫每逢家有喜事,常會邀請當地青樓名妓前去彈唱助興,這時妓女的彈唱歌舞便起了傳播文化的作用。宋代詞人柳永在他那個時代之所以家喻戶曉,無人不知,就是因為柳永時常混跡青樓,以致於其詞被傳唱得到了  “凡井水邊,皆能歌柳詞”的程度。

  而明末清初的吳三桂“衝冠一怒為紅顏”也是緣起青樓名妓陳圓圓。當時的秦淮名妓柳如是、董小婉、李香君等人的風流故事同樣成為千古絕唱。

  古代青樓大都產生於燈紅酒綠,流金淌銀、畸形消費的大中城市。而青樓妓女大都是貧苦人家女子。一是因家境貧寒無依無靠被迫外出謀生,或被家人出賣、典押或遭惡徒拐騙,輾轉陷入賣身之途的;二是受封建婚姻制度迫害,當童養媳又不堪家人虐待,為謀生計而入火坑的;三是遭丈夫遺棄,墮入煙花的;四是“為三姑六婆”、“八姐九妹”用虛榮、金錢引誘、威逼要挾的;五是異地易槽而來的。

  當時的青樓妓院分三、六、九等,也有“星”級青樓妓院,這從它們的名號上一眼就可以看得出來。

  一、二等青樓妓院名字聽起來頗感文雅,叫“院”叫“館”,或者叫“閣”。其實也也就是當時“星”級青樓妓院。這裡的妓女,尤其是名妓出手非常闊綽,有的呼奴喚婢,有的揮金如土。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官者當然就富了。

  三、四等妓院的字號就寒磣多了,叫“室”叫“班”叫“店”,甚至叫“下處”。這裡的妓女多是受窮受氣的主兒。她們在精神和肉體上備受摧殘、剝削和壓迫。她們不分晝夜賣笑接客,既便有病染身,也不能倖免。稍有不從,輕者打罵罰跪,不給飯吃,重者一頓毒打,再販賣鄉下。

  經營青樓妓院的“老闆”,男的叫“龜頭”,女的叫“老鴇”。龜頭當老闆的青樓,還有一個女“領家”掌管理事,負責訓導和督促妓女接客。同時還監督帳房的帳目和現金收支。老鴇當老闆的青樓,其主要副手則是老鴇的男人或姘頭,俗稱“魚公”。主要職責是排解糾紛、對外聯絡,是舉足輕重的角色。一般青樓還配有跟班,俗稱“龜爪子”負責監視妓女的一舉一動。

  青樓主要靠紅牌妓女支撐場面賺錢。一般青樓至少有十幾間房間,有十幾個妓女。紅牌妓女總住最大最好的房間。

  一般的青樓大都訂有清規戒律,如:一不准逃跑,二不准熱客,三不准甩客,四不准接官場、窯皮子,五不准“開盤”時“偷活”,六不准私藏錢,七不准倒貼熱客,八不准犯“八大塊”說喪氣話。

  除此以外,其他的規矩還有很多,如早飯前說話不能帶有“龍、虎、夢、燈、橋、塔、鬼、哭”等字眼。如果遇到這些字眼,就改說行話,如龍為海條子,虎為海嘴子,夢為幌晾子,燈為亮子,橋為海空子,塔為鑽天子,鬼為倭羅子,哭為撇蘇。

  如果忘記了這些行語,就叫做犯塊,這樣都要在祖師爺管仲的神牌前受到處罰。青樓處罰妓女一般不打臉和手,以免影響再去做生意。

  據有關資料記載,古代青樓必須按定規辦事,對妓女約束,對嫖客告誡,鋪陳轉合,花樣百出。主要有以下八種常規程式:

  一、喊堂:踏進青樓,有人吆喝“見客”通報妓女。

  二、打茶圍:喊堂後,妓女擺盤上桌,點煙倒茶、嗑瓜子,僅限嬉戲彈唱。

  三、吃花酒:又稱“擺飯局”,是指嫖客在妓女房中宴客,呼朋邀友,擺一台、雙台或雙雙台,請妓女侑酒取樂。其中有“開局票”,也叫下貼子;“起毛巾”,即開席語;“上先生”,指妓女入席;點戲目,就是演戲劇、吹洞簫、唱時曲助興等程序。

  四、拉鋪,就是嫖、妓同宿。

  五、打干鋪,只在青樓住宿,不准亂來。

  六、住局:在妓女房中過夜,可至天明。

  七、鋪堂:嫖、妓雙方有傾慕之情,遂約期邀客、宴請賓客,以明確“相好”關係。“鋪堂”花銷較大。

  八、掛衣:初次同枕,手續與“鋪堂”略同,但須鳴鞭炮、點紅蠟燭、給賞錢。其開銷更大。

  由於古代青樓的畸形發展和妓女的大量增加,讓做皇帝的可以“閱盡人間春色”,做官的爭相納妾還嫌“編製”不夠,於是就忙完“家裡”忙“家外”,真可謂是上行下效,“跟朝廷保持一致”了。而那些豪富巨商、公子哥兒之中,終日沉迷青樓、導致傾家蕩產的也大有人在。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