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方舟子「燒佛像」看「科痞」的無知

  北大經濟學教授汪丁丁把amino acids翻譯為“阿米諾酸”,被方舟子抓住不放,當成汪教授不學無術的證據。但是在《虛妄的“人體革丵命”——評吳伯林《人體革丵命——基因科學能使您活 150歲》一文中,人們這位生物化學博士卻把英文centromere翻譯成“中心粒”(實際上應該是“著絲點”),結果被吳伯林譏諷為“外行”。方舟子則辯解說:我說的“中心粒”,乃是對英文術語centromere的直譯,我又不像吳博士那樣通過二、三手的中文資料寫科普文章,而主要閱讀的是英文資料,對某些術語採用直譯,而一時忘了中文的叫法,沒什麼奇怪的,許多在國外多年的留學生、學者都有同樣的處境,扯不上外不外行。

  方舟子將centromere“直譯”成“中心粒”,是因為“一時忘了中文的叫法”嗎?答案是否定的。因為染色體的結構雖然複雜,但其基本術語卻少得可憐。而“學過大學本科課程的人都知道”(這是方舟子的習慣用語),“著絲點”和“中心粒”是完全不同的細胞結構和器官,它們各自在細胞分裂中起不同的作用。方舟子在中國科大學了五年的生物學,怎麼連這麼普通的名詞都會搞混?這荒謬的程度,比經濟學教授不知道amino acids是氨基酸還要高出幾十倍、上百倍。厚顏無知的方舟子竟然成了中國著名“科普大師”,其實不過是一個“科痞”而已。

  方舟子是個什麼人?在內地,他已經幾乎佔據了某方面輿論的話語權,乃至於他的被襲擊,在許許多多媒體眼中甚至和領導人遭襲差不多的不得了。很多人包括他自己,將他打扮成“英雄”、“鬥士”。如他所言,“在科學問題上,不問動機,不問態度,只問事實。”但做新聞媒體的都知道,這個世界上事實有很多,就看自己怎麼挑選而已。在很多網民和媒體成為方氏信徒的時候,卻很少有問,方舟子打假的動機是什麼。

  此外,還有幾個問題需要瞭解,包括:一,方舟子靠什麼養活自己?僅僅是那些說不出口的專利?還有靠內地少得可憐的稿費?二,方舟子早年在美國,到底供職於哪家生物科技公司?為何自己從來不肯披露?與入口中國轉基因產品有無關係?三,方舟子聲稱科學鬥士,一面倒堅持支持轉基因但從未指出轉基因任何可能的潛在害處,這是否科學的態度?四,方舟子的知識面何來如此之廣?從生物科技,到中醫、易經、風水、養生,牛奶等不同行業,似乎絲毫不用如何準備,就能隨手拈來。他所獲得的資料,外人如何google或者百度,都是找不到的。他的背後,到底有多少人多少資源在支撐?!有被指涉嫌襲擊方舟子的公司怒稱,“打假鬥士”方舟子是在“報假案”,自導自演,提高知名度。這一點局外人很難清楚。不過以方舟子在內地媒體記者盲目崇拜的態度中,他隨便再弄個既賺眼球、娛樂大眾、又不觸犯當局的唐駿事件,也就夠順勢宣傳了。

  只不過,唐駿到底危害了誰?方舟子為何從不揭穿領導的假學歷?!曾經有受害的記者、學者怒斥,方舟子將他在中國的知名度,當成他的最大本錢,這是他受雇於搶佔中國市場的外資公司、任何想打擊別人或者公司,充當人家打手時的叫價資本。若被當局封殺,恐怕只好流落美國街頭。所以有人說別怪方舟子,他只能靠揭一些假學歷、不危險的假把戲,來賺名氣,取得媒體話語權後,推銷轉基因也好,替人打擊報復對手也好,可謂事半功倍。

  市場經濟,有人出錢有人出力,有人造假,有人揭穿,這些都是遊戲規則,倒也無妨。只不過有人霸佔“科學”制高點,以科學為名,實施迷信,愚昧中國人,這對中華民族就是一個危險。這是科學宗教,仿如文革重現,盛氣凌人,上綱上線,不容懷疑,違者喊打。

  此類例證,最近又添新的。樂壇天後王菲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2月6日晚她在微博上轉發一段文字,是有關早前發生在瀋陽的萬鑫嚴重火災中,一尊木製佛像歷經烈火完好無損的事,並加以評論:“無以言表,不可思議,頂禮遍知佛尊”。經過網民轉發,以打假鬥士鼓噪一時的方舟子對此迅速發表了一條評論:“還有無數尊葬身火海的佛像你也別忘了頂禮。誰要覺得這尊佛像不可思議的,拿來點把火試試?”王菲反問:“你想試什麼?能不能點著麼?”此科痞回應稱:“這是用實驗檢傳奇,佛也會樂意。”

  眾所周知,佛教流傳了兩千多年,世人敬奉的佛像無論是在廟裡,還是在家中,也無論大小,都是人造的,無論材質多麼堅硬,要想毀壞也只是舉手之勞。可是為什麼極少有人損毀佛像。佛像並非只是信佛人一個信仰的載體,佛像的內涵顯然不是那麼簡單。在佛教經書的記載中,佛陀們都是有法身的,法身的形象和佛本人的形象是一樣的,同時也具有佛的智慧與神通。修煉人有了對佛的敬奉,就會得到佛的呵護,神佛看護信奉他的人大都是通過法身來實現的。將佛的法身請來到佛像上的儀式就叫做開光。當然,沒有開過光的佛像只是一個藝術品,可是開了光的佛像就不只是藝術品了,他是修煉者信仰的對象在人世間的具體體現。修煉人對佛像的頂禮膜拜其實就是對所信奉的神佛的敬奉。

  有了法身佛像才有其真正的意義,這也是人們塑造佛像的真正目的。人們建佛像就是為了將佛的法身請來敬奉的,誰還會去毀壞。而當人要毀壞佛像時,佛的法身不會阻攔的,因為不信神佛,神佛也就不管你了,法身一走,那麼人毀壞的也只是一個佛像而已。可是畢竟因為佛像是受到眾多世人敬奉的,個別人的破壞代表不了其他世人的態度。那麼神佛肯定要對這些肆意破壞佛像從而破壞人對佛的信奉的人一個報應。

  這方面的例子有很多。在山東省臨清市與河北省交界的地方,有一條漳衛河,河東岸有一座舍利塔。舍利塔高8層,塔身每層有8面,8個角,每個角都有一個阿彌陀佛像,每層每面都有“南無阿彌陀佛”幾個字,每天都有不少遊人去瞻仰,非常地崇敬。文革初期,原在臨清縣城工作的王德忠,老家在臨西縣東棗元鄉北三里村,當年他才30多歲。王德忠不信天理報應、不信神佛,經常帶領一些人破壞舍利塔上的佛像、佛經。有一次,他抬頭看到“南無阿彌陀佛”幾個大字時,想也沒想就派幾個小青年去把這些字砸掉。小青年都不敢,他就自己爬上梯子,拿起錘子朝著這幾個大字砸了下去,剛砸了幾下,一個倒栽蔥一頭栽到了地上,當場死亡。此事傳遍衛河兩岸,人們都說:“神佛顯靈了,破壞佛像、砸佛的名字,敢這樣對神佛不敬,現世現報了。”

  人們換一個角度也能明白,佛像能夠被惡人銷毀並不能由此否定佛的偉大與超常。如果佛像用人間的什麼方法都毀壞不了,那誰還敢詆毀佛與佛法呀?十惡不赦的人都要信奉他了,那麼也就等於破除了人世間的迷了。當然有些佛像是被毀壞了,尤其在文革中,大量的佛像被破壞掉了,可是這絲毫無損佛的威儀。一方面惡人執意的破壞,另一方面是世人對神佛敬奉的心因無神論的毒害而發生了極大地變異。現在整個社會道德的淪喪,誰敢說這不是文革時期對神佛的破壞,而由此產生的對整個民族的報應?!所以,惡人毀掉了佛像,根本不可能傷及神佛一點,人也沒有這個能力;但自作孽,不可活。

  佛法的殊勝與神奇在世間留有很多傳說,包括一些修煉有素的人留下的不朽肉身,這已是一個公認的事實。藏傳佛教裡的一些活佛圓寂時是要虹化的,也就是整個身體瞬間變成一道彩虹消失於人們的視野。佛陀火化時身體留下的舍利子至今還被國家當成寶物收藏。而一些在災難中留存下來的佛像也不只是一兩個個案,據媒體報道:2004年12月26日,印度洋海域發生大海嘯,致使數十萬人罹難,令人驚歎的是海嘯重災區斯里蘭卡的一尊佛像在海嘯襲擊中毫髮無損,聳立於災後的一片斷垣殘瓦之中;而在12月27日海嘯過後,一尊完整的泰國木雕佛像站立在泰國普吉島一間被毀壞的潛水商店前,潛水商店的慘狀與木雕佛像的完好無損形成了極其鮮明的對照;2010年4月四川玉樹7級強震發生時,一片廢墟中有著1300多年歷史的文成公主廟倖免於難。廟中央的文成公主坐像以及坐像兩旁有8尊石刻佛立像均完好無損;……但對於科痞來說,這些都是偶然的。可對於佛教信徒來說,這恰恰證明了神佛的偉大與超常,是留給世人的見證。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說,科痞所謂的“實驗檢傳奇,佛也會樂意”,純粹是出於對神佛的無知。

  當然,無知並沒有什麼罪錯,可因為無知而用自己所謂的有知來展示公開的輕蔑,就只能是一種無賴行徑了。頗受官媒青睞的方舟子,把這當成一次展示無神論的實踐觀對信仰打壓的勝利而在許多媒體中轉載,其政治身份由此可見。

  方舟子2月8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反對王菲本人對所謂超自然事物的迷信,更反對其作為名人公開宣揚迷信和“內在力量”的行為,並認為明星作為公眾人物不應該宣揚迷信。他無端指責道:“明星往往有很多粉絲,絕不該宣揚迷信。”可是中國網民已不再愛官媒的蠱惑和科痞的惡意中傷。網民“螺桿”發帖回應說:“不能宣揚和宣揚迷信都是個人自由,這也是中國憲法的精神。人民有信仰宗教的自由,人民也有宣傳無神論的自由。”他還說:“迷信就是盲目相信,所以科學本身就是一種迷信。‘不能’是不提倡的意思,所以也不可強加於人,你的‘不能’和我的‘能’是平等的,所有的迷信,在沒有侵犯他人利益的情況都是合法的。方舟子們可以普及他們的‘科學’,但不可以干涉他人迷信。”

  余曉平在博客發表的《木質佛像能不能燒著?》博文中,矛頭直指方舟子,他寫道:“任何的英雄都有其局限性,打假英雄也許只能局限於唯物主義的範圍,但是人們所處的宇宙還有很多未知的東西,在這個世界上除了唯物主義,還有唯心主義,除了無神論,還有各種宗教。我尊重打假的人,同樣也尊重有宗教信仰的人。”唐毅斌在百度貼吧發表評論表示,“一個佛教徒崇尚佛的力量,本是一個人的信仰,本不該被指責為真假”;“王菲信佛,屬於個人信仰自由,外人無權干涉。”他同時提出忠告說:“奉勸方舟子,不信佛可以,但是最好不要做此類實驗,信仰靈魂這東西應當不是純物質的組合與剖析。”

  中國網民的理性令科痞無地自容!世人也由此洞見科痞的無知、無恥與無賴。

  有人說,方舟子打“假”只揭名人不揭官員,只揭中國不揭外國。實際上方舟子所工作生活過的美國無論是科技的普及還是技術的高端在世界範圍內都是首屈一指的,而西方社會一個比較有意思的現象是,大多數人都有宗教方面的信仰,有的讀聖經,有的做禮拜,西方人的信仰在某種意義上比中國人更加執著,即使是科技先驅也不例外。美國總統布什就說過,人們美國人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有信仰的,人們信仰上帝,但人們也崇尚科學,因為科技能使社會進步,宗教信仰和科學之間並不矛盾。

  再進一步說,方舟子在美求學生活其間包括其專業課導師在內的許多師長同窗,都是懷有嚴重的宗教傾向的,這一點方舟子不會不知,但向來以“真理”自居的他卻從來不去揭批質疑甚至連發出蚊子那麼大聲音的勇氣都沒有,“聰明”的方舟子深深懂得在美國隨便質疑人家的宗教信仰,那是非常嚴重的法律問題政治問題,弄不好會被抓進監獄坐一輩子牢,甚至遭到包括自己專業課導師、全校師生乃至所有美國人的一致鄙夷和唾棄。在這一點上,人們不難看出,方舟子的所謂“真理”,不過是“相對”的,在“不利”於自己的社會氛圍和環境下,他連蚊子那麼大的質疑聲音都不敢發出。而一回到中國,換了一個和美國完全不一樣的“有利”社會氛圍和環境,他就如魚得水,換成另一副嘴臉了。

  中國的社會結構、人情風貌、學術環境和美國完全不同,能夠揭批質疑的東西很多,鑽空子的地方也很多,同時任何一門學問、一種風氣因為傳統等方面的因素都存在利弊兩個方面,方舟子恰恰就是抓住了這一點,再以美國綠卡做為風險評估、進退據守的保障,打著“正義”、“正氣”、“正直”的幌子,在很多能夠給他帶來真金白銀、經濟實惠的 “下三濫”的路上,一路跑步前進,進而名利雙收。

  隨著對方舟子在“名利場”上很多戲劇性表演的深入洞察,人們會慢慢明白方舟子和很多娛樂圈的“戲子”其實沒什麼兩樣,只不過是“表演”顯得更精彩一點、“偽裝”穿得更厚實一點、“旗號”打得更正義一點、“社會痛點”抓得更準確一點、“文化素養”顯得更專業一點罷了。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