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建王朝怪誕事:太監娶妻皇帝臨用

  太監是封建王朝特產的怪胎,而太監娶妻,也就更為荒誕了。而這樣荒誕的事偏偏層出不窮,為何?

  這世上的事要說“公雞下蛋,母豬上樹”,讓人感到這是天方夜譚的事情。可是說太監娶妻,恐怕大多數人會覺得更離譜。可是,這事在歷史上還真的發生過,而且不止一次,歷朝歷代都有這樣的事。

  離現代最近且最有影響力的當數晚清慈禧太后的紅人“小安子”娶妻之事。

  “小安子”大號安德海,清末宦官,聰明伶俐,為人狡詐。史載:“(其)講讀《論語》《孟子》諸經,藝術精巧,知書能文。”這就是說小安子絕非胸無點墨的小阿飛。他在八九歲時淨身進宮,後在咸豐帝身邊為御前太監。由於小安子善於察言觀色,阿諛奉承不露痕跡,他很快就得到了咸豐帝和那拉氏的好感。咸豐死後,安德海成為慈禧的心腹,充當那拉氏和恭親王的密使,奔走於熱河和北京間,使辛酉政變一舉成功,除掉了肅順、載垣、端華,剝奪了顧命八大臣臨政之權。政變後,慈禧將皇權牢牢地控制在手裡,小安子居功至偉,深得西太后的寵愛和器重,升為大內總管。

  生性機靈的小安子最懂得慈禧太后的心,宮中無人可比,凡是慈禧太后喜歡的,他就堅決滿足;凡是慈禧太后討厭的,他就堅決反對。慈禧太后一生喜好戲,小安子特地在她待的時間最多的西苑建造了一座精巧絕倫的大戲樓以供慈禧看戲。還專門召集了一班一流梨園子弟,排演戲劇,尤其在慈禧特別喜好的淫戲方面大下功夫,供慈禧太后享樂。太后很寵愛小安子,史載:“太后寵安德海,語無不納。”其後,小安子遂恃功自大,納賄招權,肆無忌憚,隨心所欲干預朝政,連皇室親王、朝廷重臣見了他也要讓三分。

  同治七年(1868)冬天,小安子在北京最大的酒樓“一品香”舉行喜宴。這裡張燈結綵,一派喜氣,熱鬧非凡。小安子身穿蟒袍,頭戴花翎,他在這裡光明正大地娶媳婦呢。他娶的是徽班唱旦角的美人、藝名“九歲紅”、人稱馬大奶奶的馬小玉。這個馬小玉14歲起便嶄露頭角,16歲隨著梨園入宮唱戲,得到慈禧太后的歡心,曾賞賜她大紅氅衣一件。慈禧身邊的小安子對這個美人垂涎三尺。於是,他對馬小玉用重金誘惑再加上威迫嚇唬,終使得馬小玉答應嫁給他。慈禧太后特地賞賜了白銀一千兩、綢緞一百匹,隨了一大份“份子”,以示對小安子的寵愛。太監娶妻的稀罕事迅速在北京城傳播起來。

  本來清順治皇帝人關以後曾立下鐵牌,上書:“太監但有犯法干政、竊權納賄、囑托內外衙門、交結滿漢官員、越分擅奏外事、上言官吏賢否者,即行凌遲處死,定不姑貸。特立鐵牌,世世遵守。”但安德海在慈禧的寵愛下,一切祖訓都成廢紙一張。小安子玩弄種種伎倆,以功名利祿為釣餌,培植黨羽,廣交朝臣,上可上天摘星星,下可如海得珍寶,一時間小安子門庭若市,權傾朝野,囂張至極。

小安子影視劇中形象

  同治八年(1869)七月,不可一世的小安子覺得在北京呆煩了,想出去遊山玩水抖抖威風。慈禧便派他出京赴南方置辦龍衣。在慈禧太后的許可下,小安子大搖大擺威風凜凜地出京了。憎恨小安子的同治得知這一消息後,立即告知了慈安太后,並且說,只要安德海敢走出京城,就立即斬首。慈安太后也厭惡小安子。她將這個消息迅速密報給山東巡撫丁寶楨,讓他見機行事,務必殺掉小安子。

  小安子身穿御賜龍衣,以皇太后欽差自居,船上懸掛著迎風飄揚的日形三足烏旗,船邊飄蕩著五彩繽紛的龍鳳旗幟。隨行有官兵、蘇拉、太監、宮女、僧人等數十人,分乘兩條大船,浩浩蕩蕩,氣勢非凡。他們一行到達德州後,就被擒獲,解往濟南府巡撫衙門。一路之上,小安子口出狂言,致使許多官員不敢動他一下。丁寶楨親自審問。丁寶楨說:“宦豎私出,非祖制。且大臣未聞有命,必詐無疑!”丁寶楨下令,將小安子及其隨行的二十餘人一律處死。

  對親信安德海的慘死,慈禧太后萬分悲痛。從此,大清王朝的皇宮中便結束了太監“小安子”的時代,同時也預示著一個名叫李蓮英的太監即“小李子”時代的來臨。就是這位與慈禧太后名字緊緊綁在一起臭名昭著的“小李子”,有資料說,他也有妻妾四名,還認養了不少乾兒子。

  晚清慈禧太后專政的年代裡,著名的太監中除李蓮英外,還有總管“小德張”。清亡後,小德張出宮後從天津某妓院以重金贖得名叫張小仙的雛妓作妻,後又娶妻妾數人。那些流人民間的大批太監,有的憑借在宮中撈的財產做起買賣來,也有堂而皇之吹吹打打地娶妻的。有的太監甚至三妻四妾,老媽子、丫環一應俱全,儼然大財主一樣。老捨在《茶館》中就描寫了一個被騙賣給太監做妻子的女子哭訴的一幕。

  在一般人的心目中,太監是閹人,他們沒有鬍鬚,聲音尖細,行為、聲音皆有女性化的傾向,可以說是無性別的“中性人”,不能再算作男性。這樣的人怎麼能夠娶妻呢。其實,宦官娶妻成家的原因不外乎兩點:一是心理上的慰藉;二是潛在的性要求。雖然說宦官娶妻是有其婚但無其實,但這卻是人性內心躁動不泯的釋放。在中國歷朝歷代,太監娶妻根本不是什麼稀罕事,許多典籍中都記載,可謂史不絕書。

  史載太監娶妻較早是秦朝的趙高。趙高系白幼閹割,得勢之後開始娶妻收養子女。《史記·李斯列傳》曾提及趙高有女婿閻樂,官任咸陽令。到了東漢,宦官勢力急劇膨脹,出現了“常侍黃門亦廣妻娶”的情形,桓帝時單超等“五侯”,“多娶良人美女以為姬妾,皆珍飾華侈,擬則宮人”。在東漢,宦官娶妻已不鮮見,這些宦官的妻子大多為宮中女官,當時稱為“對食”。

  進入唐代之後,宦官娶妻更為普遍。《野獲編·內監·宦寺宣淫》記載:“比來宦寺,多蓄姬妾。以余所識三數人,至納平康歌妓。今京師坊曲,所謂西院者,專作宦者外宅,以故同類俱賤之,不屑與齒。然皆廢退失職及年少佻達者為之。若用事貴璫,極諱其事,名下有犯者必痛治,或致斃乃已,則猶愈於高力士之娶呂玄晤女,李輔國之娶元擢女也。”

  這裡所提及的唐玄宗時大宦官高力士官至驃騎大將軍渤海郡公,大臣稱之為“翁”,皇帝亦呼之為“將軍”,權勢顯赫。高力士見文官李元晤女兒聰明漂亮,舉止嫻雅,驚為天人,於是娶以為妻。李元晤隨即被擢為少卿,後出任刺史。唐代宗時太監李輔國,皇帝因為寵幸他,便替他娶了元擢的女兒做夫人,元擢因此得為梁州刺史。

  五代蜀主王衍繼承皇位之後,曾經和一個名叫王承休的太監媳婦私通,而這個太監也慫恿其妻取悅皇帝。由於獻妻有功而當了天雄軍節度使,太監攜妻赴秦州就任。王衍日夜思念太監媳婦,於是於宋太祖乾德七年(969)十月駕臨秦州,想與美人一訴離情。卻不想,後唐莊宗派郭崇韜領兵伐蜀,王衍的車駕行至綿谷,而唐朝的軍隊攻人他的國家,沒有多久就亡國了。

  朱熹《朱子類語》說:太監梁師成的妻子死了,蘇叔黨、范溫都親臨弔喪。

  《內監·對食》記載:“太祖(朱元璋)管理內官極為嚴厲,凡是宦官娶妻的,有剝皮的刑法。可是到了英宗(朱祁鎮)朝的吳誠、憲宗(朱見深)朝的龍閏輩,違背太祖祖訓的違禁者很多了。”太祖祖訓成為一紙空文。

  明代宦官與宮女之間結合,也稱為“菜戶”。“菜戶”在明代宮中是被允許的,皇帝、皇后有時也會問宦官:“汝菜戶為誰?”宮女和宦官結為“菜戶”後大多能終身相守,如果其中一方死去,另一方則終身不再選配。《萬曆野獲編》記載:一城外寺廟中,有一室內全是宮中宦官為與其結為“菜戶”的早亡宮女立的牌位。每逢宮女的忌日,與其結為“菜戶”的宦官便前來祭奠,悲傷號慟的情形超越尋常夫妻。

  明人筆記《棗林雜俎》中,詳細記載有魏忠賢與熹宗(朱由校)的奶媽客氏私通的事。

  明人葉盛《水東日記》云:“明宣德(明宣宗朱瞻基),宦官陳蕪備受寵信,宣宗先賜名‘王瑾’,又將宮女兩人,賜之為夫人。天順(明英宗朱祁鎮)初,賜故太監吳誠兩個妻子,在京城裡賜給莊田。”

  雖說歷史上有一些宦官得以娶妻,但這只是鳳毛麟角,個別位高權重或是投機取巧先富了的“精英分子”才能做到這一點,絕大多數太監的人生結局是淒淒慘慘慼慼的。就拿清王朝紫禁城中的三千太監來說,娶妻的、富貴的又能有幾人呢?有的大都是特權之下發生的。

  其實,特權之下,發生什麼事也不奇怪。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