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疑現安祿山大墓 規模超過慈禧地宮

  最近,在河北博物院所開設的“文博講壇”上,河北博物院副研究員郝建文主講“五代王處直壁畫藝術”,到了結尾處,他對著坐在台下的市民聽眾說到王處直的養子王都,接著又說到了曲陽大。他說:“曲陽田莊大主人最有可能是安祿山,而且,和我持一樣觀點的學者不在少數。”聞者嘩然。

  安祿山——大唐王朝命運的轉折性人物——不管對歷史熟悉與否,“安史之亂”都不是個陌生的詞彙。

  那麼,田莊大果真是安祿山嗎?

  大墓規模超過慈禧地宮和光緒地宮

  我到田莊後先找到了老田——當地文物部門僱傭的大墓看護員。在他的帶領下方能進入墓區。墓區之外,是一座大型的土丘。老田說,這是田莊大墓發掘時取出的土。墓區如今已經建起了防護棚,棚外矗立著藍色的牌子:“國法不怕窩裡橫。”這種詼諧且口氣強硬的語言,是當時田莊大墓考古隊隊長張春長的“傑作”。

  站在墓區之外,田莊大墓的風水考量清晰可見——北依太行餘脈黃山,鐵山與牧山環抱於後,南有見龍山遙相呼應,大沙河呈西北至東南方向蜿蜒流過——墓葬背山臨水,地勢開闊。老田更是形象地指出,這座墓背後的三座大山:“像一把太師椅。”

  走進保護棚,大墓的氣勢撲面而來,令人震驚——巨大的主墓室,十個耳室,全部用青磚築造,均為圓形穹隆頂。河北著名學者梁勇曾這樣形容他對這座墓的印象:“超過清東陵慈禧地宮和清西陵光緒地宮,建築技術之高,令人讚歎。”

  當梁勇得知我要前往曲陽時,他希望我能找到一些問題的答案。於是,我的兜裡有了一張寫滿問題的紙——如此怪異的結構,是誰創建?棺槨中殘缺的屍骨是誰?如此浩大的工程,為何沒能全部竣工?

  墓中出現三副人骨架

  從老田那裡得知,這座墓的發掘和其他墓也有些不同。由於主墓室破壞嚴重,考古工作者先從暴露的部分開始——較之以往,一般是從墓道開始。也就是說,這座墓是“從前往後”進行發掘的。

  主墓室清理完畢後,經測量直徑7.6米。主墓室頂部是巨大的豁口,一些青磚據說很早之前就被當地百姓取走,用作建築之用。透過“豁口”,棺床清晰可見。棺床為石製,已經殘碎零落,厚重的漢白玉石塊擺在長滿青苔的墓室裡,給人以歷史滄桑感。

  從形制上來看,主墓室為後室。甬道將它與前室相連。甬道北端也有一大型漢白玉石門框,門額上有拱形門楣。

  那些漢白玉殘塊為石槨、石棺床等構件,石棺床為蓮瓣須彌座式,平面作梯形,上、下枋頂面上各有一周漢白玉勾欄,欄板上雕刻花卉並著紅綠彩。上、下枋之間的四角,各有一力士作托舉狀。

  棺床束腰部壺門內雕刻精美的人面,人面神態各異。棺床頂面內置木棺,棺外置石槨。石槨呈棺形,頂面弧曲,有貼金泡釘,前、後兩側有拱形堵頭,槨蓋前堵頭浮雕朱雀,後堵頭浮雕玄武。

  槨門位於槨室南壁,上有貼金門釘和鋪首啣環。棺床前面有弧形踏道,即為“圜橋子”,踏道兩側有弧形欄板,踏道中間浮雕兩人,居上者仰面屈肢,居下者作匍匐爬行狀,左臂撫地,右臂前伸勾拽居上者之左腳,形象生動、逼真,寓意深刻。

  經測量,棺床南北長4.03米,北端寬1.95米,南端寬2.42米,高1.1米,上置一槨一棺。

  據說在主墓室內還發現漢白玉蓮花方座柱礎一件、漢白玉八稜柱一件以及漢白玉石盆一件,這三件器物為一件石燈的組成部分。但在筆者採訪時,這些已經轉移到文物庫房,並未放置在現場。

  考古工作者對墓葬前室、後室的地基分別進行瞭解剖,發現地基建築於細沙層之上,然後逐層夯築,地基厚度為0.6~0.8米。同時,也對外緣封土進行瞭解剖,發現封土夯築前,先挖深0.7米的基槽,再從基槽底部向上夯起。

  “可見墓葬者的用心程度,科學、考究。”張春長說。

  從壁畫中推斷墓主人是意外死亡

  墓道位於整個墓葬的最南端,平面呈梯形,南窄北寬,底面呈斜坡狀。南北水平長29米、東西寬3.6至7米。壁畫是位於墓道的東、西兩壁上。其中東壁可辨6人,東壁北端人物通體高達1.8米。

  河北省博物館副研究員郝建文曾在田莊大墓考古發掘時為壁畫臨摹的事在工地上住過一段時間。他說:“在東壁最北端的這個人物頭部露出一部分時,有人誤以為這是一幅花鳥畫——露出的部分像枝椏,還有一隻魚。再往下清理,才看出所謂枝椏是頭戴的帕頭,那只‘魚’其實是人物的眼睛。”

  “壁畫中的人物明顯不是漢人。從人物及飾品、細節上來看,與章懷太子墓(706年)相近,繪畫屬唐代風格。”郝建文說,“這對這座墓葬的斷代提供了參考。”

  進一步查看,郝建文有些吃驚。從事了30年的文物考古,臨摹或觀摩過很多古代壁畫,卻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壁畫。他說:“起稿線密密麻麻,非常多。這就意味著這組壁畫是匆匆完成的。”加上墓道兩壁的壁面僅僅抹了一部分,而且東西兩壁抹的白灰長度不一樣,白灰牆面南側邊緣不整齊,這些疑點更堅定了郝建文的推斷,“墓主人是匆匆下葬,應該是意外死亡。”

  墓道的北端東西兩側相向伸出一段翼牆,牆體端面各豎立一磚柱,東西對稱。“這裡我們看到,它的上部髹黑漆,下部髹紅漆,象徵一道儀門。”張春長很快想到,“這可能就是文獻上所說的烏頭門。如果真是烏頭門的話,這就是考古發掘的首次發現了。”張春長說。

  “這個時期,能建這麼大、全國都罕見的墓,說明什麼問題?”郝建文說,“歷史框定了這個範圍,也許只有安祿山——大燕皇帝,能幹出這種事兒來,或許他在做‘帝王’前就開始悄悄地修建王陵了。”

  其次,壁畫上那麼多起稿線——墓修得那麼好,耳室的建築彩繪畫得那麼認真、仔細,唯有下葬時誰都看得見的墓道壁畫畫得那麼匆忙,說明墓主人可能由於意外死亡草草收尾。返回光明網首頁

  如此奢華的墓室,又是何人將其砸毀?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