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用這十項「奇跡」震撼了全世界

   在剛剛過去的二十世紀裡,誕生了中國現代考古學。考古領域的重大發現一次次轟動了全國乃至於全世界。這些“奇跡”不斷改寫著民族和人類的歷史。

  1、殷墟:三千年前的帝都

  1899年甲骨文的發現引發了對殷墟的發掘。“殷墟的發現是新史學的開端”,它標誌著中國現代考古學的誕生。1899年的一天,金石學家王懿榮在北京達仁堂中藥鋪購得治療瘧疾的中藥。在其中的“龍骨”上,他意外地認出了陌生的古代文字。中國最古老的文字——甲骨文就這樣被發現了。

1899年甲骨文的發現引發了對殷墟的發掘

  “龍骨”成為值錢的古董之後,商賈為專擅厚利而隱瞞了其真正的出土地點——河南安陽小屯。直到1908年羅振玉探悉真相,才考定了小屯就是沉寂了3000多年的商代帝都——殷墟。從1928年到1937年春,前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的考古工作者對殷墟進行了15次大規模的科學發掘,其規模和成就為中國現代考古學的誕生奠定了基礎。

殷墟:三千年前的帝都

  抗戰爆發後,發掘工作被迫中止。1950年起,新中國的考古人員繼續發掘,並於1959年設立了安陽殷墟考古工作站。經過70多年的發掘,佔地30多平方公里的殷墟清楚地展現在人們面前。在殷墟的重大發現中,除甲骨文之外還有大量珍貴墓葬、祭祀坑、車馬坑等。小屯東北地的殷墟中心還保存了宮殿宗廟的遺址。

  這些遺址和文物一方面反映了3000多年前的社會生活狀況,同時也揭示了當時的文明程度和工藝水平。著名的司母戊大鼎就是在殷墟出土的。該鼎於1939年在安陽武官村挖出,因無法搬運,又恐落入日本人之手,於是復埋入地下,直至1946年取出,現為中國歷史博物館“鎮館之寶”。

  2、敦煌:歎為觀止的藝術寶藏

  1900年,敦煌莫高窟藏經洞被意外發現。這座掩沒在漫漫黃沙中長達1600餘年的文化藝術寶庫引起了巨大反響。八十多年來,敦煌學已成為世界性的專門學科。

  1900年5月21日,一個逃荒到敦煌莫高窟的道士王圓在監督雇工清理第七佛殿下第16號石窟甬道中的積沙時,“忽有天炮震響”,“山裂一縫”,奇跡出現了。王道士順手用煙袋鍋向裂縫處敲了幾下,發現裡面竟是空的。

敦煌莫高窟

  於是,在雇工的挖掘下,一個內藏無數古經、繡畫、文書、法器等無價之寶的藏經洞就這樣重見天日了。藏經洞是莫高窟寺院僧侶在躲避戰亂遷徙他鄉時用來珍藏佛家寶物的。這些僧人既沒回來,新來的僧人也無從得知,於是這批稀世珍寶在石洞裡一睡就是近900年。

敦煌壁畫

  令人痛心的是,由於王道士的無知和當地官員的腐敗,這批寶物先後遭到俄、英、法、日等國的“探險家”的數次豪奪,損失極為慘重。藏經洞的發現是重新喚起人們重視敦煌的一個契機。敦煌石窟的重要還在於它保存著為數驚人的雕塑和壁畫。

  這些藝術珍品經過從北朝到元代千餘年的雕琢,反映了宗教的文化內容和建築、服飾、舞樂等社會史跡,具有極高的歷史、學術和科學價值,而且,其藝術價值也令人歎為觀止。

  3、北京人:五十萬年前的祖先

  1929年12月2日,北京西南周口店龍骨山發現了第一個完整的“北京人”頭蓋骨,這一發現為世界人類史寫下了極為重要的一筆。北京西南有一座石灰岩的小山。採石工常常在洞穴和裂隙的砂土中發現化石。

  老百姓稱之為“龍骨”,並將它們賣給中藥鋪。1918年,來華擔任礦政顧問的瑞典人安特生偶然來到“龍骨山”。1926年,外國學者們證實,安特生等人1923年發掘出的化石中有一顆原始人的牙齒。這一發現震撼了世界科學界,沉睡了50萬年的“北京人”化石終於被發現了。

北京人頭蓋骨下落成謎

  1927年,中國地質調查研究所和北京協和醫學院分別代表中外雙方簽署了系統發掘周口店的協議,經費由洛克菲勒基金會提供。1929年12月2日下午4時許,太陽落山,寒意襲來。在昏暗的燭光下,有人忽然大聲叫了起來:“這是什麼?人頭!”主持發掘的專家裴文中激動地將其親手取出。

 北京人:五十萬年前的祖先

  這就是這震驚世界的第一個“北京人”頭蓋骨。周口店的發掘工作一直持續到七十年代,共發現了6個完整及較為完整的頭蓋骨和大量的、包括40多個人類個體的人骨化石。此外,還有大量簡樸的生產工具和用火的遺跡,為研究四、五十萬年前的原始人類提供了寶貴的資料。

  但令人極為痛心的是,所有二、三十年代發現的化石都於1941年太平洋戰爭中失蹤,至今不知去向,成為不解之謎。化石的失蹤和化石的發現一樣,再次震撼了全世界。

  4、定陵:地下宮殿的輝煌

  1956年,發掘定陵的工作正式開始,一座神秘輝煌的地下宮殿被打開。得到珍貴文物的同時,考古學界也得到了許多教訓和啟示。1955年10月3日,吳晗等人上書政務院,請求發掘明長陵。雖有鄭振鐸、夏鼐提出異議,但周恩來還是簽字同意了。

  1955年底,“長陵發掘委員會”成立。但考慮長陵太大,考古隊提議先試掘一小型陵墓以積累經驗。1956年5月19日,定陵發掘鏟下了第一鍬土。發掘從寶城南側一處砌磚塌陷處開始,在打開兩條探溝後,意外發現了一塊上面刻有“此石至金剛牆前皮十六丈深三丈五尺”的小石碑。

 

  這一石碑是定陵建成又土封後,為在皇帝皇后一去世立即找到墓門而留下的指示標記。依石碑所指,第三條探溝挖成。1957年5月,正值發掘工作一週年之際,激動人心的場面出現了。石隧道的盡頭出現了“金剛牆”。

  打開金剛牆,就進入了地下宮殿的第一道大門。定陵出土了大量珍貴文物,除萬曆帝及其兩個皇后的三具屍骨外,還有袞服、金冠、鳳冠等稀世之寶。但是,豐富的收穫背後也隱藏著巨大的代價。

  在接踵而來的“文革”風暴中,包括三具屍骨在內的大量珍貴文物被付之一炬。此外,由於當時並不具備處理、保存特殊出土物的條件,加上工作中的失誤,致使一些文物遭到了無法彌補的損失。鄭振鐸、夏鼐於痛心疾首之際上書國務院,請求立即停止繼續發掘帝陵,並得到了周恩來的批准。就連當初積極籲請發掘的吳晗也對此後悔莫及。

  5、滿城:金縷玉衣、長信宮燈與博山爐

  1968年,在河北滿城發現了西漢中山靖王劉勝及其妻子的墓葬。金縷玉衣、長信宮燈和錯金博山爐等罕見珍品得以重見天日。河北省保定市西北20公里的滿城縣有一座陵山,自古就被傳為帝王陵墓,當地居民也稱自己的先人是給人看墳的,但沒人知道更多的實情。

  1968年,這個古代謎案就在解放軍開山的炮聲中揭開了。5月的一天,施工官兵發現山坡上被炸出了一個大洞。經周恩來總理親自批示,中國科學院院長郭沫若指派考古所專家與河北文物工作隊立即趕赴現場。

 

金縷玉衣

  滿城漢墓的發掘過程高潮迭起。考古工作者們驚異地發現,山中竟藏有這樣一座龐大的地下宮殿和文物寶庫。經考證,墓主是西漢中山國的第一代國王——靖王劉勝。他在位42年,死於公元前113年2月,距今已有2000多年。

  劉勝墓發掘完成後,郭沫若又根據西漢墓葬方式認定,在劉勝墓北側不遠處還應有一座其妻的陵墓。果然,就在他所指的地方,考古人員準確地找到了劉勝之妻竇綰的墓地。兩座規模巨大、保存完整、年代明確,文物豐富的墓葬同時出土,已是中國考古史上的一件大事。

  更令人振奮的是,在隨葬品中還有幾樣稀世奇珍。兩件首次發現的最完整的金縷玉衣共用去玉片4600餘片,金絲1800克。聞名遐邇的“長信宮燈”,其宮女雙手執燈的造型優美別緻,設計也極為精巧。此外還有一隻華麗精美的錯金博山爐,顯示出西漢時期手工業和工藝美術方面的高度發展水平。

  6、馬王堆漢墓:帛畫與兩千年的古屍

  1971年,修地下戰備醫院挖出了一個震驚中外的“馬王堆漢墓”。墓中除帛畫、素紗單衣等珍品外,還有一具歷經兩千多年、竟保存得栩栩如生的古屍。在湖南省長沙市東郊五里牌外,有一個方圓半里的大土堆。土堆中央醒目地殘留著兩座東西對峙、高約五丈的封土。

  相傳為五代時楚王馬殷家的墓地,故名“馬王堆”。1971年冬天,湖南軍區所屬的一個醫院為修建地下戰備醫院在這裡施工。在挖掘的過程中出現了塌方,當挖掘者用鐵棍四處探測時,地下冒出了氣體,使火苗變成了藍色。在場的人當即認定,下面有“寶貝”。

 

  很快,湖南省博物館決定配合該工程進行發掘,自此拉開了馬王堆的發掘序幕。在馬王堆三個墓坑的數以千計的出土文物中,色彩絢麗、線條流暢、構圖嚴密對稱的“T”型彩繪帛畫和包羅萬象的竹簡和帛書都相當著名。而長達160厘米、僅重48克的素紗單衣更堪稱絕世珍品。

馬王堆漢墓:帛畫與兩千年的古屍

  當然,最受世人矚目的還是那具千年不壞的古屍。這具女屍出土時全身潤澤,皮膚覆蓋完成,毛髮尚在,指、趾紋路清晰,皮下脂肪豐富。注射防腐劑後軟組織尚有彈性,且四肢關節略可轉動。其胃部還殘留著138粒半的甜瓜籽。這是一具不同於“木乃伊”、“乾屍”和“鞣屍”的“濕屍”,保存完好得近乎新鮮屍體,這在世界古屍記錄中都是極為罕見的。

  無怪乎到了1972年5月,古屍在湖南省博物館公開展覽時,每天參觀的人數竟多達1萬多,最多時達14000人,連博物館的玻璃大門都被擠破了。

  7、河姆渡:七千年前的魚米之鄉

  1973年6月,建翻水站時意外發現了“七千年前的魚米之鄉”——河姆渡遺址。從此證明長江流域和黃河流域一樣是中國遠古文化的重要發源地。在浙江省余姚縣有一個河姆渡村。

  1973年6月,余姚縣羅江公社為使境內地勢低窪的稻田增產,決定在河姆渡村的北隅建造一個翻水站。當開掘水閘基坑的工程進行到地下3米時,出現了一批罕見的黑色陶片、建築木構件以及大量古動物骨骼。出於高度的文物保護意識,人們立即匯報了有關部門。

 

  在考古工作者試掘三個探方,認定這是一個新石器時代遺址的文化層之後,對遺址的搶救性發掘正式開始了。經測算發現,這部分遺址的範圍達4萬多平方米。經過兩期的大規模考古發掘後認定,遺址由4個不同時期的史前文化堆積而成,最早的一層達7000年之久。

 河姆渡:七千年前的魚米之鄉

  在這片遺址上,出土了大量生產工具、生活用具和裝飾藝術品,以及大片密集的、保存較好的木構建築遺跡和一座形制奇特的木構水井。而總量達到120噸以上的人工栽培水稻的遺存更是轟動了世界學術界。此外,河姆渡遺址中還有大量的“全國之最”和“世界之最”,比如最早馴養家豬和水牛、最早使用天然塗料——“漆”等等。

  河姆渡遺址的發現無可爭辯地證明,7000年前的長江流域已有高度發達的文化,它為中國文明的起源和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的形成做出過巨大的貢獻。

  8、兵馬俑:秦帝國的赫赫武功

  1974年3月,陝西省臨潼縣農民在打井時偶然發現了高大的武士俑和車馬俑。深埋地下的古代大軍震動了全世界。秦兵馬俑被稱為“世界第八大奇跡”。

  在陝西臨潼的驪山北麓,有一座“中國第一帝陵”——秦始皇陵。舉世聞名的兵馬俑就位於始皇陵園東門大道的北邊。1974年3月,臨潼縣一位普通農民在打機井時意外發現了與真人大小相仿的陶制人頭、人身和手。縣文化館有關人員聞訊後趕到現場,進行了初步的收集和清理。

 

  此時回鄉探親的新華社記者藺安穩聽說了此事,便內部報道了這一消息。在國家文物事業管理局和中科院考古所有關專家的視察和批准之後,陝西省組織考古隊開始了發掘。

兵馬俑:秦帝國的赫赫武功

  到1975年上半年,清理1號兵馬俑坑的工作基本結束。1976年4月,1號坑東北側出現了2號坑。5月,又出現3號坑和一個未完成的兵馬俑坑。至今,發掘兵馬俑的工作尚未結束。秦兵馬俑以“大”、“多”、“真”著稱。它們與真人真馬一樣大小,造型更是栩栩如生。

  三個叢葬坑的兵馬俑以多兵種混合編組,組成了肅穆的大型軍陣。據發掘的結果和鑽探測知,坑內約有8000位武士,600匹戰馬,125輛木質戰車,及各種青銅兵器39000餘件。

  在秦陵墓塚西側的一個陪葬坑內,還有2乘銅車馬。專家們指出,陶俑、陶馬原本都是彩俑。1999年,在先進技術的支持下,考古工作者終於得以保住兵馬俑上的色彩,讓其以原本絢麗多彩的面目出現在世界面前。

  9、隨縣編鐘:禮樂文化的見證

  1977年9月,湖北隨縣發現一特大墓葬,這就是2400多年前的曾候乙墓。遺物中的編鐘等8種、124件樂器轟動世界。這是中國考古和音樂史上的空前大發現。

  在湖北省隨縣(現改為隨州市)縣城西北約3公里有一個名叫擂鼓墩的地方。1977年9月,中國人民解放軍武漢空軍後勤某部的一個雷達修理廠在這裡為擴建營地廠房而平整山地,施工時在地下發現了膏泥和石板。

  1978年3月,省地縣聯合勘查古墓小組認定,這是一座特大古墓,面積達220平方米,木槨規模達190多平方米。這是我國境內首次發現如此大規模的木槨墓,比長沙馬王堆漢墓大了整整5倍。這就是戰國初期的曾侯乙墓。這一古墓保存完好,出土文物達7000餘件,包括珍貴的青銅禮器用具、罕見的古代兵器和車馬器、精美的金器玉器,以及大量的漆木器和竹簡。在出土文物中最為引人注目的就是124件精美樂器。

 隨縣編鐘:禮樂文化的見證

  它們包括編鐘、編磬、鼓、瑟、琴、笙、排簫和竹笛8種,可謂管樂器、絃樂器和敲擊樂器俱全。其中最為壯觀的就是計65件、重達2500多公斤的青銅編鐘。它規模巨大、保存完好,且音色優美。經試奏證明,其和音、復調和轉調手法的運用已相當成熟。這就推翻了“中國的七聲音節從歐洲傳來”的傳統說法。

  編鐘出土時,依大小和音高的順序編成8組懸掛在3層鍾架上。鍾架長7.48米,寬3.35米,高2.73米,歷經2400多年至今仍負重矗立,極為堅固。整套編鐘工藝高超,堪稱中國音樂史上的曠世奇觀。

  10、法門寺:佛指舍利的靈光

  1987年,陝西扶風法門寺塔基地宮出土大量稀世珍寶,其中四枚佛指舍利及捧真身菩薩等文物舉世無雙。這一佛教考古的重大發現轟動全國。法門寺位於陝西省扶風縣城以北10公里的法門鎮,是我國的著名古剎。原法門寺塔建於601年,為佛舍利塔。

  唐代帝王多次開塔迎請舍利,堪稱佛教盛事。唐代法門寺塔為木質,明隆慶年間倒毀,萬曆年間重修為13層八角磚塔,1981年8月因霪雨等原因倒塌。為重建法門寺塔,1987年2月28日至11月30日和1988年4月,考古工作者對其塔基進行了兩次發掘清理。

  在此過程中發現了法門寺地宮,並發現了大批稀世的寶物。地宮位於塔基正中,略呈長“甲”字形。總長21.12米,高1.87米。地宮的出土文物可分為兩類,一類就是那四枚佛家至寶——佛指舍利;另一類則是170餘件為供奉舍利而奉獻的物品(紡織品不算在內)。

法門寺:佛指舍利的靈光

  這批物品數量大、等級高,集中了一批代表當時最高工藝水的物品。其中可謂舉世無雙的寶物就是“捧真身菩薩”。這尊通高38.5厘米,重1926克的菩薩像是唐代最後一次迎佛骨的見證,也是迄今為止唯一有皇帝名號的文物。

  此外,法門寺地宮出土的十幾件被標明“秘色瓷”的瓷器揭示了多年未解的“秘色瓷”之謎。還有大量精美絕倫的紡織品也反映出了唐代紡織工藝技術和藝術的最高水平。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