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放蕩的未婚女皇用身體統御群臣

  絕代艷後,風流女帝,日本孝謙天皇,受了當時唐朝武、韋的影響,私生活非常放蕩,她沒有正式結過婚,憑她的嬌媚潑辣,有效地統御了她的群臣,一個個五體投地,拜倒石榴裙下。

  可憐,人到中年,感情脆弱的時候,偏偏被她所最寵信的表兄仲縻所冷淡,她心灰意懶,病魔纏身,一氣之下遁入空門。哪知出家之後,巧遇奇緣,一個野心和尚,法名道鏡,抓到這一空隙,挺身而進,果然大獲寵幸,使得孝謙古井重波,這位已經退位的天皇,又重新踐祚,改稱稱德天皇。

  在熱戀中她昏了頭,把她這個情郎和尚封為太政大臣禪師,讓他管理朝政,儼然宰相,她說:“朕為出家之天子,應有出家之大臣為輔。”但不久她還嫌給他的榮寵不夠,又改封他為法王,待遇擬於天皇,一樣的乘鳳輦,御錦袍。又把他的一家,個個封任顯要,派道鏡和尚的弟弟淨人任內豎省長官。內豎省等於唐宮的錦衣衛府,管理皇室的衛隊和兵器總庫。女天皇簡直把她自己的性命都交給了道鏡,道鏡到了這步田地,野心難戢,再登上半步,便是天皇了,他於是和日本神道教的主神官阿曾密議,授意阿曾上奏:“八幡大神有旨,倘由道鏡來即天位,天下必然太平。”女帝果然相信,日有所思,夜必有夢,她也夢見八幡大神來告,命她派宮女法均到宇佐來聽旨。

日本孝謙天皇

  法均是女帝的親信,派她去做女帝的代表,本來很合適,不過迢迢數百里跋涉到宇佐,路途太遠,單身女人十分不妥,並且法均年齡也大了,禁不起勞頓,想來想去只好再由法均找個代表,於是選定了她的弟弟,年輕力壯的清縻去跑一趟,清縻出發之前,道鏡再三叮囑,要照主神官的指示回報,可是清縻到道鏡的師傅路豐永法師那裡去辭行時,這位白眉皤然的老法師說道:“倘若道鏡真的即了天位,老僧無面目再對世人,只有學伯夷叔齊恥食周粟,絕食而死了。”清縻大受感動,叩拜而去。

  清縻到了宇佐,齋戒沐浴,虔誠祈禱後,果然神靈出現,金身三丈,光如滿月,清縻不敢仰視,只聽大神說道:“國家開闢以來,君臣之分已定,臣不能為君,天皇之位應由皇統之人承繼,邪僧道鏡大逆無道應即誅戮。”說罷不見。

  清縻趕忙啟程回都覆命,九月裡才趕到,一五一十把所見先報告給姊姊,姊姊又一五一十據實面奏天皇,天皇聞奏大怒,這分明不是八幡大神的旨意,顯然是她姊弟兩人捏造出來的故事,她立刻把這兩人發配到大隅去充軍,把清縻的名字改為穢縻,法均的名字改為廣蟲,道鏡並且囑咐他弟弟內豎省的長官派人在到大隅的途中,埋伏了兇手,打算把清縻在半路中殺了。

  此舉倒反而驚動了一個人,一個足智多謀、有膽有識的策士,此人便是籐原百川。籐原百川是有名的籐原鐮足的後代,籐原鐮足輔佐了天智天皇定了天下,成為一代名臣,他的後人籐原不比等更進而為皇親國戚,紅極一時,但是再下一輩的子孫,恃寵而驕,籐原仲縻闖下了滅門大禍,籐原這一族幾乎一蹶不振。所以籐原百川在幼年時代十分孤苦,但是他聰慧異常,以才學取得了功名。

日本孝謙天皇

  道鏡得勢後,他附從了道鏡,成為道鏡的心腹,道鏡任命他為內豎省大輔,輔佐淨人,淨人靠著哥哥的勢力,雖然位登權要,但實在是個飯桶,有百川這樣能幹的人做他的副手,樂得什麼事不管,飲酒取樂了,因此內豎省的大權落在百川掌中,等於今天的特工與衛戍的職掌集於一身,他獨力當然還不能成事,恰巧他堂房哥哥籐原永手,這時也晉位為左大臣,另外一個堂兄良繼也當了內大臣,朝中文武大權實際上已經集中在籐原家族,但那迷了心竅、一心想做天皇的道鏡,居然沒有看清這一形勢。

  百川看穿了土和尚沒有用,尤其看到了清縻姊弟忠義的表現,知道民心可用,更增加了他的信心,於是他一方面設法把清縻的性命救下,另一方面進行他的大陰謀。到了第二年,稱德天皇宿疾又發,道鏡法王一心忙著為她醫病祈禱,但是毫無效果,纏綿到了秋深八月,在沒有正式的丈夫、沒有兒子的環境裡,這位風流了一世的美貌天皇殯天了,遺下了她一心想培植的情郎道鏡和尚。百川聽到了天皇大漸的消息,疾風迅雷地把道鏡、淨人兄弟放逐到鄉下去,不久道鏡便胡裡糊塗死了。

  遺詔傳位給白璧王,白璧王是誰,他是天智天皇庶出之子的後裔,雖說也是皇胤,但早已不敢自詡是正宗老牌,但是他的妃子,卻是稱德天皇的妹妹,雖然不同母,也是聖武天皇的親生女井上內親王。這份遺詔,哪裡來的呢,至今是疑案。但是由種種跡象看來,顯然是籐原百川的傑作。在天皇彌留之時,大臣之間早有立後的爭議,由唐朝回來的吉備真備,那時位為右大臣,有意擁立天武天皇之孫文室王子之意,但是百川和白璧王之間早有交誼。在權力鬥爭之中,堅狠明快者勝,溫讓儒雅的吉備真備,哪裡是世代謀士百川的對手。遺詔一出,道鏡下貶,吉備真備也跟著去位了。

日本孝謙天皇

  夫由妻貴,白璧王即位是為光仁天皇,那時的風氣早已是乾綱不振,在中國有武後、韋後,在日本有光明皇后,有孝謙稱德天皇,是女人世界。女人奔放自由的程度,不減於今天的美國嬉痞,白璧王登基後,皇后根本沒有把糟老頭子放在眼裡,她也直接干預朝政,於是觸怒了籐原百川,籐原百川自命是佐命大臣,是 King Maker(國王創造者),他怎肯受命於婦人,由厭惡而生恨,非去之而後快。這位皇后也確實有些十三點,她憑著小聰明,喜歡玩弄畫符唸咒、魘魅之類的鬼把戲,也下得一手好棋,有一天老夫妻兩人閒來無事下起棋來,光仁和她賭勝負,倘若皇后輸了,就去替天皇找一位絕色天香的美貌嬌娘來伺候,反過來倘若天皇輸了,天皇也要替皇后去找一位身強力壯的小伙子來侍奉。結果這盤棋天皇輸了,天皇不得已把他和韓國女郎所生的兒子山部親王叫了來,聽候皇后任意調遣。

  三十六歲的山部親王一肚子委屈,成天要服侍這位五十六、七歲的老太太,免不了要發牢騷。剛好與籐原百川同病相憐,沆瀣一氣。當時的皇太子他戶親王是皇后所生,衣錦繡,騎駿馬,前呼後擁,好不威風,這位半僕役的山部親王雖然同樣也是天皇所生,但是和皇太子的地位與待遇相比不啻天壤,不過假如皇太子不幸短命死矣的話,奴隸立刻就能有資格成為嗣君。

  這樣的機會,籐原百川哪裡肯放過。他有一天慌慌張張地面奏天皇說,皇后有意謀害皇上,他身負衛戍之職,不敢不告,證據是在皇后宮裡發現有符咒,天皇聞訊大驚,跟著一同去搜查,果然在皇后御用的井裡找出來魘魅的小人形來,這時籐原百川立刻上奏:“為了國家,為了人民,陛下應該立刻勇斷,請皇后和東宮都暫時退避。”老皇一時沒了主張,連連點頭,籐原百川便指揮屬下把皇后和太子一起拘禁了起來,不一刻皇后和太子都自承有咒詛天皇之罪,第二天上朝在文武百官的面前,百川宣讀了聖旨,廢皇后及太子為庶人,把他們打入冷宮,冊立山部親王為皇太子。

日本孝謙天皇

  據史載:百川宣讀上諭時,天皇為之啞然失色,週身戰慄。最奇怪的是兩年三個月後,廢後和廢太子竟在同一天內,暴卒在大和的冷宮裡,這是寶龜64月裡的事,也就是光仁天皇即位的第六個年頭。奈良本來是個鳥語花香模仿長安的美麗首都,孝謙稱德尤其喜愛樹木動物,“與麋鹿游”,至今觀光客到奈良公園裡去,一群一群的梅花鹿,馴良地走過來在你手中討食物,除了道路寬闊,仿唐制的建築之外,寺院林立,有名的東大寺、唐招提寺、正倉院集中了東方最美的佛教雕刻品和藝術品。當時確實是個充滿了喜氣的花花綠綠的城市。但是寶龜六年以後突然變了,從此鬼氣森森,不但皇宮裡鬧鬼,連民間都白晝見鬼,井上皇后和他戶皇太子的陰魂不散,常常出現。

  由那一年起,連年災荒,米價高騰,最大的米倉,在東國的正倉,忽然著火焚燬,軍糧民食燒得個乾淨,接著天皇不豫,新立的皇太子山部親王也昏迷不醒,皇太子的近侍接二連三暴卒,老皇的女兒、皇太子的姊姊能登內親王,她的姑母難波內親王,也一個個無緣無故地跳起來死了,奈良成了一個鬼市,人人自危,最慌的當然是皇室,整天拜佛設醮,祭奠不已,把井上皇后和他戶親王的棺木,重新改葬,建為堂皇的高陵,但是還是沒有用,到了寶龜十年,輪到了足智多謀,首席策士籐原百川的頭上,他也暴病而亡,得年僅四十七歲。

  但他死後,皇太子的病倒慢慢好轉了起來,漸漸甦醒,日有起色,光仁天皇知道皇太子健康恢復,立刻禪位,但是仍然難逃一死,延到了十二月裡,老皇的魂靈也被冤鬼攝去了。自元明女帝開始經營平城(今天的奈良),到光仁天皇逝世之日止,整整七十年,其間歷經了七代天皇,雖然其中也有幾位是男性為帝,但大都是女人當政,奈良是女人的都城,發生了多少風流韻事,除了女人之外,最得意的是出家的和尚,他們雖然出了自己的家,卻能一轉身回到了宮廷,並且登堂入室,直據御榻。

日本孝謙天皇

  修行變了質,成為富貴的快捷方式,但因此佛教大興,佛教藝術文化盛極一時。流傳至今不但是日本的國寶,也是東方之榮。不過女皇的恣意浪漫,使得人民厭惡,大權旁落,日本皇室從此衰微,先受制於大臣,後又為幕府的傀儡。僧侶驕橫,越演越厲,終至於干政,導致了日本百餘年的不安。這時奈良完了,《魏書》裡的“女王卑彌呼的時代”不再重演,女人專政告一段落,日本進入一個新時代,奈良不再重要,Sayonara,奈良!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