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的「床笫之戰」:人類婚姻的發展

  300萬年前

  人猿時期。我們的祖先剛剛學會佝僂著直立行走,他們的膝蓋還無法捋直。不同種群中雌雄人猿實行完全混亂的“婚姻”形態(其實他們尚無“婚姻”概念,一切還只為了物種的生存和繁衍):多夫制、多妻制、專一配偶制……

  300萬年前-200萬年前

  石器時代早期。蒙昧中的人類除了狩獵和逃命之外,在部落內部還盛行毫無節制的性關係——每個女子屬於每個男子﹐同樣﹐每個男子也屬於每個女子。這就是群婚制。孩子們只知道母親﹐對“父親”卻一無所知﹔女人在當時對男人從來就不會要求承諾或要求他們負責任。這是男人可以濫情濫交不負責任的黃金時期。

  100多萬年前

  舊石器時代中晚期。人體的自然分工逐漸使我們的先祖意識到,老夫少妻和老妻少夫不利於優生優育。從事狩獵、採集活動的中青年人與從事家務勞動和孩兒照管的老人之間產生了極其明顯的精力差別。性生活便出現了以輩份劃分的界線。人類進入了長達近100萬年的“血緣家族”時代——班輩婚或輩行婚。

  班輩婚是人類歷史上的第一個社會組織形式,它是人類與獸群的區別,我們作為社會性動物的漫長文明歷程由此起步。

  1萬年前

  石器時代晚期,新人階段後期。人類正準備用“禁止亂倫”終結最後的蒙昧。那時,近親間性交的混亂導致了嬰兒成活率低、畸形兒和低能兒過多的恐怖現象。原始人對男女關係有了更嚴格的界定。母權的逐步確立,引起了婚姻形式的改變。不同部族間通婚了。種族外婚制,使我們的品種越來越優良,生產力飛速提高。

  5000—6000年前

  人類開始形成對偶婚制。一夫一妻的模式以“搶婚”方式即將撕碎花花公子們的美夢。在歐洲大陸的部落裡,當一個青年男子在朋友們的幫助下劫得或拐得一個姑娘的時候﹐他們便輪流同她發生性關係;這一關過後,這個姑娘便被認為是那個青年男子的妻子。反之,要是被劫的女子背夫潛逃,被另一個男子捕獲,她就成為後者的妻子,前者就喪失了他的夫權。男女關係,第一次形成了排他性﹐群婚消亡了。

  雖然早在1萬年前,全球人口就上升到了500萬以上,可是相對於那時的人們來說,交通不便使擇偶的範圍十分狹窄,近親婚配的概率大約是50%。

  4000年前

  統治了人類社會5萬年的母權制被徹底推翻﹐男人為了抓牢這次“偉大”的勝利露出了可怕的真面目。從此,丈夫在家中掌握了權柄﹐而妻子則被貶低﹐被奴役﹐變成丈夫淫慾的奴隸﹐變成單純生孩子延續種族的工具了。

  公元前3000年

  以神的名義,世界上第一個妓女在巴比倫王國出現。數百萬年後,這個角色仍在威脅著家庭和婚姻。

  公元前1750年

  在漢摩拉比王當政時,一條奇怪的邏輯大行其道——女孩必得先當回婊子才能成為女人。每一個女孩在成為女人之前,必須去神殿裡將她的身體交給一個陌生男人。她坐著,直到有一個男人將銀幣投在她的裙上,然後與她同臥,否則她是不准回家的。這種制度在閃族各支(巴比倫、菲尼基、敘利亞等)最為流行,由地中海島移居於巴爾幹半島的希臘民族、希伯萊人、羅馬、埃及、印度等地也奉行此規。

  公元前5世紀

  蘇格拉底因他的哲學思想和潑婦老婆聞名於世,因此“娶到一個好妻子,你可以得到幸福;娶到一個壞妻子,你會成為哲學家。”婚姻開始變成一個“問題”而困繞我們。

  公元前323年

  古埃及的妻子們對她們的丈夫擁有很大的權利,比如,如果丈夫希望娶第二個妻子,他必須向第一個妻子支付一筆罰金。金錢與婚姻關係扯上了關係。

  公元前1世紀

  羅馬立法認定獨裁者愷撒可以與任何他認定的女子交合為合法。他選中的女人很多,包括與他同列羅馬“三雄”的龐貝與克拉蘇的妻子。當愷撒見到埃及艷後克婁巴特拉時,立刻被這個妖精迷倒,幫她奪取了王位。兩人通過愷撒制定的一夫多妻制而成為合法夫妻,並生下一子。特權保護男人可以多妻的時代到來了。

  這段時間被稱為中世紀的黑暗年代,男人在婚姻中對女子的壓迫慘烈到了讓人噁心的地步。中世紀的男人還發明了各種輔助辦法檢測處女,沒有通過體檢的女人將受到嚴酷懲罰,鑒別處女的方法十分荒誕。

  匈牙利人為新娘驗明正身的方法就是讓她赤腳踏上一塊菩提樹制的小圓板,他們相信失貞的女子如果踏上這塊板就會馬上發生災難。還有不少歐洲人則迷戀於數字的計算,在新婚性交前和性交後,對女子的頸圍進行測量,並認為如果是處女,那麼她次日的頸圍必較前夜的粗。中世紀被捉住的有姦情的女子將被綁於高處,以火燒其臀部;也有人把這種女人赤裸著縛在馬上遊街示眾。但男人是否處男卻不必接受考驗。

  1086年

  在歐洲,丈夫如出門遠行,常給妻子戴上鐵製的貞操帶,據考證這是從十字軍東征時開始的。那時一個德國皇帝叫鐵匠給皇后做了一副貞操帶,像一個鐵籠子鎖在小腹上。

  公元前770年

  這段時間被稱為中世紀的黑暗年代,男人在婚姻中對女子的壓迫慘烈到了讓人噁心的地步。中世紀的男人還發明了各種輔助辦法檢測處女,沒有通過體檢的女人將受到嚴酷懲罰,鑒別處女的方法十分荒誕。匈牙利人為新娘驗明正身的方法就是讓她赤腳踏上一塊菩提樹制的小圓板,他們相信失貞的女子如果踏上這塊板就會馬上發生災難。還有不少歐洲人則迷戀於數字的計算,在新婚性交前和性交後,對女子的頸圍進行測量,並認為如果是處女,那麼她次日的頸圍必較前夜的粗。中世紀被捉住的有姦情的女子將被綁於高處,以火燒其臀部;也有人把這種女人赤裸著縛在馬上遊街示眾。但男人是否處男卻不必接受考驗。

  1086年

  在歐洲,丈夫如出門遠行,常給妻子戴上鐵製的貞操帶,據考證這是從十字軍東征時開始的。那時一個德國皇帝叫鐵匠給皇后做了一副貞操帶,像一個鐵籠子鎖在小腹上。

  公元前770年

  歐洲中世紀的教廷規定:從那時起,寡婦不能睡床鋪,只能睡在地上,且每天只能吃一餐不能有肉、蜂蜜、酒和鹽,不能穿紅戴綠、化妝。周朝建立。針對女人的貞潔制度開始建立。自周朝以後,女人殉節畸形地變異成美德。

  中國殉節女人一攬表:

  時代 周 秦漢 魏晉 隋唐 宋 元 明 清

  殉節人數 7 19 35 29 122 383 8688 2841

  此表的規律是,“吃人”自宋代開始胃口大開,於明代達到高潮。

  公元8世紀-10世紀

  歐洲的中世紀,享用新娘成了統治者的特權。農民娶新娘,新娘的第一夜必須供領主享用。初夜權的原始招待者是僧侶、祭司。人們對處女血心懷恐懼,所以要求找人幫自己“通關”。僧侶、祭司、地主等貴人,具有“神力”;而親朋好友和新娘性交,則屬勇於“捐軀”;至於由僕人、賤民來“開苞”,是這些人命不值錢,倒霉也沒關係。除此以外,新郎還必須付給領主 “結婚稅”,否則,婚姻就不能得到公證人的承認,也不能獲得領主的許可。這種惡習直到19世紀末才廢除。

  11世紀初

  宮廷女官紫氏部寫出了《源氏物語》。這是最早的也是最偉大的愛情小說之一,描述了日本雅致而淫蕩的宮廷婚姻生活。

  11世紀

  中世紀阿拉伯後宮集中了大量美女,橫跨歐亞非3大陸的歐伯思王朝第5代回教主海歐雷沙德,其後宮有400名寵妾;到了第18代君主寵妾人數已發展到3400名。

  11世紀

  中國的哲學家們開始將古老的陰陽符號解釋為互補的而非對立的——就像女人和男人,由此形成的不可分的圓稱為“太極圖”。中國人也從道與德的層面為婚姻找到了一套理論,女人要賢良,不妒並允許丈夫三妻四妾,在家從夫、夫死從子,守寡能為她們贏得貞節牌坊。

  中世紀阿拉伯後宮集中了大量美女,橫跨歐亞非3大陸的歐伯思王朝第5代回教主海歐雷沙德,其後宮有400名寵妾;到了第18代君主寵妾人數已發展到3400名。

  11世紀

  中國的哲學家們開始將古老的陰陽符號解釋為互補的而非對立的——就像女人和男人,由此形成的不可分的圓稱為“太極圖”。中國人也從道與德的層面為婚姻找到了一套理論,女人要賢良,不妒並允許丈夫三妻四妾,在家從夫、夫死從子,守寡能為她們贏得貞節牌坊。

  亨利八世製造了有史以來最大的麻煩。他本來是個虔誠的天主教徒,為了能有個兒子繼承王位,他決定跟凱薩琳王后離婚,但被羅馬教庭拒絕了。亨利八世乾脆跟教庭決裂,宣佈自立山頭,創立一個可以離婚的宗教。

  新教在無形中提高了女性的地位。由於新教的主張,早在16世紀20年代,英國的女性就獲得了離婚的自由;而為了使女性免受過度辛勞,避孕和節制生育也成為新教流行的社會中受到尊重的做法。

  亨利八世除了“締造”現代美國外(他所驅逐的那些死活不肯離婚的頑固分子們乘“五月花”號到新大陸成立了美國——今天世界上離婚率最高也是在婚姻方面最為放蕩的國家),他還是現代社會的第一個離婚者。他的離婚是真正從宗教意義上的徹底割離。永遠不可離婚這個不可動搖的神話破滅了。

  1553年

  血腥瑪麗即位。亨利八世用盡一生心血,想要個兒子繼承王位,他如願以償,但那個羸弱的男孩只做了6年皇帝就死了。被亨利八世殺掉的第一位王后的女兒瑪麗接管了王權,作為現代社會上第一樁離婚案的受害者,她展開了可怕的報復:恢復天主教的統治和中世紀的一切做法,對新教徒展開了殘酷鎮壓,短短3年,她就在倫敦等地燒死300多人。至今仍有大量關係破裂的夫妻以“不傷害孩子”為由不離婚。

  1558年

  伊麗莎白女王一世當政。她是亨利八世的私生女。當她25歲即位的時候,就成了歐洲未婚女人中最有價值的一位,總共有50多名君主向她求過婚。她把婚姻當成最寶貴的籌碼,從中獲取豐厚的利益。每當英國需要某個國家的支持或緩和關係時,女王就開始放出消息,打算尋找意中人,讓那些王公貴族忙活好久,耗費許多錢財,而女王卻贏得了喘息之機。她統治英國45年,一手打造了“日不落”大不列顛王國。女人從此覺醒——原來用婚姻是可以征服男人、利用男人的。資本主義功利式的婚姻隨著父女倆的不幸席捲了整個世界。

  1625年

  清教徒作者威廉·古奇建議妻子們稱呼伴侶為“夫君”,而絕對不要稱他們為“甜心、蜜糖、親愛的、寶貝兒、我的最愛、小鴨子、小胖豬”之類。

  公元17世紀

  英王查理二世的御醫發明了保險套。它的原材料是小羊的盲腸。這在當時是一件轟動全球的大事。該御醫就憑這項發明獲得了爵位,英國也從中賺取大量外匯。這個薄薄的小東西,給了女性享受性和偷情的最根本保障,私生子大規模減少紅杏出牆掩人耳目。

  1725年

  齊亞科莫·卡薩諾瓦——天生的大眾情人,降生在威尼斯。在他的遊記中,記錄了他的上百個情婦(大部分是已婚婦女),其中能夠叫上名字的就有116個。兩個世紀後,“大眾情人”和“夢中情人”是分開的不受譴責的已婚男女精神出軌對象。

  1750年

  隨著未婚先孕情況的不斷增加,新英格蘭的一些市鎮試圖禁止“同宿”的習慣,即只要雙方都穿著衣服或者中間有隔板相隔,相戀的一對男女就可以睡在一起。到世紀末,女權主義者瑪麗·沃斯通克拉夫特在《為女性的權利辯護》一書中,第一次對限制性婚姻進行了有力的抨擊。

  18世紀末期

  女人在婚前已經能夠自立,往往延宕婚事,直到自己籌足嫁妝為止。歐洲勞工階層的訂婚通常經年累月,在這段時期,40%的勞工情侶選擇婚前同居,甚至未婚先孕——這在上層階級是無法想像的。儘管教會嚴厲禁止,但這一現象不可遏止地成為社會的普遍現象。

  1848年

  《共產黨宣言》誕生,文章中提到:資本主義制度,讓婚姻中的男女揭下了溫情脈脈的面紗。事實上,相當多的人會贊同芝加哥學派代表人物貝克爾另一類似斷言:上帝目光所及,皆可交易。

  1879年12月

  《玩偶之家》在哥本哈根皇家劇院首演。該劇引發了一場震盪半個世紀的論戰。論戰到激烈時,漫畫家甚至以“新女性”妻子與“慘遭蹂躪”的丈夫為題材大加諷刺。雖然易卜生已經習慣於遭到惡評,但是這次抗議的聲音遍及整個歐洲,他大吃一驚。時至今日,娜拉已經成為女性覺醒的代名詞,無論她出走還是留下都反映了女性試圖從玩偶轉為人類社會“正式公民”的掙扎。歐洲各國紛紛對女性的立法使娜拉們居然有權利背著丈夫向銀行貸款,這在10年前,簡直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1857年

  拿破侖三世政府對福樓拜與《包法利夫人》一書的發行人提起公訴,指控他們蓄意侮辱道德。但是在被告律師的滔滔雄辯下、再加上輿論大眾對包法利夫人的同情,最終拿破侖三世敗訴。“潘金蓮”取得了輝煌的勝利。

  1888年8月

  蒙娜.凱爾德在《西敏評論》上發表了一篇關於婚姻革命的小文,結果引爆了悶罐中的英國。短短不到兩個月內,報社收到27000封來信。從此,連最頑固保守的英國小說家也終於放棄了以結婚為小說的“快樂結局”。性與婚姻的陰暗面的揭露成為當時小說流行的元素。

  1870年

  全球第一次離婚浪潮襲來。在離婚伴隨著無處不在的迪斯科音樂被炒得沸沸揚揚之前100年,女權運動已經喚起女人追求自立、擺脫不幸婚姻的願望。1870年到1900年間,美國的離婚率增長了6倍。

  1895年4月30日

  同性戀者奧斯卡·王爾德在針對其“猥褻行為”進行的審判中說:“對於這種愛的名字,本世紀無人敢於提及。然而它是一名年長男子對於一名年輕男子所產生的極其偉大的感情,就像大衛和喬納森,就像柏拉圖哲學理論的基礎,就像你從米開朗琪羅和莎士比亞的作品中所發現的精神。它是深刻的精神之愛,既純潔又完美。”

  19世紀中期

  英國維多利亞女王即位。維多利亞時代充斥著中產階級的道貌岸然。廣告中出現的女式內衣都是折疊起來的,為的是不讓人看到內褲的襠部。在做愛過程中,妻子們應該盡量表現得被動。即使感覺到慾望的存在也是大忌。甚至到今天,她的餘威尚存。在她的年代,即使是雞胸脯都不能直呼其名,只能以白肉呼之。後來丘吉爾就被一個嚴肅的貴族女人糾正了他有失檢點的口誤。丘吉爾為了彌補過失,就給那個女人送了朵玫瑰,恭敬地說:“請把花別在你的‘白肉’上。”不過,性仍然通過色情文學逐步滲入公眾生活,比如威廉·海恩斯下流而直白的小說。性開放使婚姻變得越來越難捉摸。

  1903年

  中國無錫一位姓宣的女性由她的哥哥作主,許配給當地一位姓裘的舉人。女郎當時在上海一所女子學堂當教師,臨近舉行婚禮時哥哥才通知她。女郎不願,與哥哥爭執無效,便直接寫信給那位舉人:“婚配之事,我國舊例必有父母之命,歐律則聽本人意見。前者行聘之事,乃家兄一人之意,某至今方始知,萬難為憑。若必欲踐約,某當死入裘氏之墓,不能生進裘氏之門。”她語氣堅定,道理充足,裘舉人也通情達理,雙方便解除了婚約。這在當時報紙上引起大討論,時人稱之為中國“女權主義之發端。”

  1927年12月1日

  蔣介石與宋美齡在上海昆山路景林堂宋宅舉行基督教徒的結婚儀式,接著又到豪華的大華飯店舉行中國最傳統味道的婚禮。有人統計,蔣、宋在上海結婚,花費達數百萬元。上海三家英文報紙的報道是:這是中國人的一個顯赫的結婚儀式。上海一家報紙的標題是:“中美合作”(蔣中正和宋美齡)則點明了這場婚姻的實質。宋氏三姐妹將國事變做家事,3個女子左右了中國半個世紀的政局,她們用婚姻改造了中國的命運。

  1931年10月

  溥儀和文繡達成了法院外協議離婚。離婚理由為兩人結婚9年竟從未有過性生活。此事成為當時爆炸性新聞,報紙用的標題淨是“妃子革命”、“破天荒——皇妃跟皇帝打離婚”等,而“離婚的5個條件”中的最後一條:“經雙方協商,文繡離婚後不准再嫁人”。

  1944年

  錢鍾書開始寫作《圍城》,作品中的主要人物,都過得非常狼狽,婚姻漸漸變成鬧劇。“圍城”成為婚姻的經典寓意:外面的人想進去,裡面的人想出來。

  1950年8月8日

  周恩來與鄧穎超結婚25週年紀念合影。這對夫妻的愛情被看成是中國傳統美德的完美體現。

  1953年

  《花花公子》隆重登場,鼓動男人們“享受女性必須提供的快樂,而不必涉及感情”,當然也包括了婚姻。

  1960年代

  英國出現了“交換性伴侶”的狂潮,美國則出版了《花花公子》,陰毛在安東尼奧尼的電影《爆發》中首次暴露在銀幕之上,為女人提供的陰莖形狀的塑料震動器也在大城市的藥店櫥窗擺放在最顯要位置上熱銷。一股讓宗教人士絕望的性海嘯了大西洋的東岸和西岸。性成為一種抗議的武器,嬉皮士、造反派們紛紛喊出了“要做愛,不要作戰”的口號。性主題絕決地突破了婚姻。

  1965年

  婚戀交友節目《The Dating Game》成為黃金時段的熱門節目。1967年,美國最高法院宣佈廢除所有禁止種族間通婚的法律。

  1966-1976年

  中國“文革”期間出現了中國第二次離婚高潮,離婚人數高達180多萬對。中國其餘兩次“離婚潮”分別是在20世紀50年代和90年代初。

  1970年代

  在以色列和美國出現了群居公社,男女發生關係生了孩子,但這個孩子不知道是哪個男人的,他們就選舉出一個委員會來撫養這個孩子。可惜烏托邦性試驗的結果表明:血緣的認同對兒童成長最重要的。人口的再生長和文明的延續,都需要一夫一妻制。

  1980年代中期到1990年代

  世界第二次離婚浪潮。離婚率在美國就上升到了50%,用這個數字來預測,今天結婚的人將有一半退出婚姻。

  1996 年

  中國台灣著名電視欄目《非常男女》開播。至今現場速配成功500多對,其最終締結連理的不到40對。兩年後,上海《相約星期六》開播,出場嘉賓300多人,談婚論嫁者沒有一對;1998年7月湖南衛視《玫瑰之約》正式播出至今,男女嘉賓300多人,真正相約牽手的也就10幾對。

  1996年

  《Town &Country》雜誌推出了世界上第一個以婚禮為主題的網站。

  1998年 5月

  記者安頓的《絕對隱私——當代中國人情感口述實錄》出版,成為暢銷書。中國人掀起了婚姻反思潮。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