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時令諸葛亮自歎不如的奇才是誰?

  雄才大略的諸葛亮三國的江湖中笑傲群英,能入他法眼的人才委實不多。然而,有一個非常厲害的奇才,諸葛亮對之非常看重,不僅費盡周折將其網羅至劉備麾下,而且由衷地公開稱讚說這個人比自己強:“運籌策於帷幄之中,吾不如子初遠矣。”(見《三國誌·蜀書·劉巴傳》裴松之注)

  諸葛亮所讚的這位“子初”,就是劉巴。劉備也曾贊之曰:“子初才智絕人,如孤,可任用之,非孤者難獨任也。”厚臉皮劉備在誇劉巴時沒忘了把自己也順帶地誇了一下。意思是說,子初此人才智絕人,只有像孤這樣的英雄才能用之,孤之外的其他人想駕馭他可就難了。

  劉巴,字子初,荊州零陵人。出身官宦世家,其祖父劉曜,曾任蒼梧太守。父劉祥,曾任江夏太守、蕩寇將軍。劉巴少時就早慧聰穎,很有才幹,卻養成了恃才傲物的個性。雖然同姓劉,但他一直瞧不起劉備“織席販履”之出身,因此從骨子裡藐視劉備。

  十八歲時,劉巴就在荊州擔任郡署戶曹吏主簿。當時劉備正好來荊州投奔劉表。博學多才的劉巴當時已經很有名氣,劉備叫自己的外甥周不疑去向他求學,劉巴拚命推辭掉了,說:“我那點學問真算不了什麼,你讓你外甥拜我為師,就好比摧毀了鸞鳳之艷麗,一頭扎進燕雀的小天地,這怎能讓他變得更聰明呢?”搞得劉備灰頭土臉很沒面子。

  在決定三國鼎立命運的赤壁之戰前夕,劉備與曹操大戰於長阪坡,結果劉備被曹操打得落花流水,宅心仁厚的劉備帶領廣大老百姓開始逃難,荊州有頭有臉的的士族們也都跟著劉備走,加入了逃難的大軍,只有劉巴一個人往北上,去找曹操。可見他確實反感劉備,寧從“明為漢相、實為漢賊”的曹操,也不願意跟著打著皇室後裔金字招牌的劉備。

  曹操對名士劉巴的前來投奔自然是喜出望外,任命他做掾(助理),後來曹操派他去招撫長沙、零陵等地,對其非常重用。想不到,劉巴的運氣真的很糟,赤壁之戰中曹操慘敗,劉備奪得長沙、零陵等郡。

  劉備入主零陵後,聽說劉巴也在這裡,愛才之心又油然而生。求賢若渴的劉備不計前嫌地去拜訪劉巴,才發現劉巴逃走了,而且逃得很遠,逃到交趾(今天的越南)。

  原來,由於招撫長沙、零陵等地的圖謀失敗了,劉巴無法回去向曹操交差,只能一逃了之。在其出逃之前,諸葛亮曾情真意切地寫信勸他歸順劉備,劉巴卻回復:“受命而來,不成當還,此其宜也。足下何言邪!”毫不猶豫地拒絕了,使“先主深以為恨”。

  劉巴逃到越南還不夠,怕劉備通過渠道找到他,改姓為張。《零陵先賢傳》記載:巴入交趾,更姓為張。與交趾太守士谿計議不合,乃由牂牁道去。為益州郡所拘留,太守欲殺之。主簿曰:“此非常人,不可殺也。”主簿親自送至州,見益州牧劉璋,璋父焉昔為巴父祥所舉孝廉,見巴驚喜,每大事輒以咨訪。劉璋本來是親曹派,派張鬆去對曹操表明態度。不料因為張松其貌不揚,曹操對他冷冷淡淡,憋了一肚子氣回來的張松便勸劉璋和劉備合起來對付曹操。劉璋沒什麼主見,也就同意了。

  入幕劉璋的劉巴給了劉璋一個很有戰略眼光的建議:不要接納劉備。“巴諫曰:‘備,雄人也,入必為害,不可內也。’既入,巴復諫曰:‘若使備討張魯,是放虎於山林也。’璋不聽。巴閉門稱疾。”(見《零陵先賢傳》)

  在政治上極為幼稚的劉璋沒聽劉巴的逆耳忠言,張松暗通劉備的事情敗露後,劉璋才明白劉巴當初的意見是正確的。但此時大勢已去,益州果然很快被劉備收入囊中。劉備圍攻益州時,曾號令三軍:“誰敢加害劉巴,就滅他三族。”後來,士兵們拿住了無法逃身的劉巴,劉備大喜。

  劉備再次盛情相邀,諸葛亮也寫信對劉巴苦言相勸,走投無路的劉巴只好謝罪歸附,被劉備任命為左將軍西曹掾(劉備此時的主要官職是左將軍,西曹掾主管府內官吏的任用)。諸葛亮對此也十分高興,因為自從劉巴上任以後,諸葛亮的工作負擔減輕了很多。劉備稱漢中王后,以劉巴為尚書;法正去世後,又將劉巴晉陞為尚書令,負責處理日常政務。

  由於劉巴總是不搭理張飛,張飛為此很憤懣,兩人關係一直很緊張,諸葛亮曾勸劉巴對這位皇弟客氣些,但劉巴不買賬。很重桃園結義之情的劉備對劉巴的這一點很反感,他對諸葛亮說:“劉巴這個人才智超人,如果無人替代,那麼就用他,如果有人替代,那麼就不必用他了。”

  諸葛亮回答:“運籌策於帷幄之中,吾不如子初遠矣。”(見《三國誌·蜀書·劉巴傳》裴松之注)劉備聞畢才打消了放棄劉巴的念頭。

  關於劉巴冷落張飛這件事,東吳智囊之首張昭也站在劉備一邊,認為劉巴這個人太過分。但吳主孫權卻另有一番自己的看法,他說:“如果讓劉巴隨波逐流,取悅於劉備,他又怎能稱得上是高士呢?”

  劉巴為人節儉,不願與人交往,只重公事。劉備登基時,所有文誥策命都出自劉巴之筆。劉繼興考證,其時有諸葛亮、法正、劉巴、李嚴、伊籍“共造蜀科”之說:蜀科之制,由此五人所制。可見劉巴的能耐確實很大。

  劉巴最牛的貢獻是在歸附劉備後不久。史載,在劉備攻取益州之後,國庫空空,劉備十分憂心。劉巴說:“小事一樁,三個動作搞定:一、鑄值百錢的銅板通行;二、統一全國物價;三、實行公賣制度。”(巴曰:“易耳,但當鑄直百錢,平諸物賈,令吏為官巿。”)劉備從之,數月之間,府庫充實。

  劉備稱帝的第二年,即蜀章武二年(公元222年),劉巴病逝,時年只有三十九歲,可謂天妒英才,壯歲早逝。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