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昂貴偷情:成了亡國之君

  如果不是因為和嫂子偷情,沮渠牧犍不會落到“面縛請降”(《通鑒》)的尷尬境地,北涼的滅亡也不至於來的那麼快。歷史就是這樣殘酷,一個看似不經意的偶然事件,卻會像多米諾骨牌一樣,產生一系列連鎖效應,一著不慎,滿盤皆輸。歷史過去了1500年,我們無法令時光倒流,去探究沮渠牧犍的內心世界,也無從考證他是否將亡國的終結局歸結到那次偷情,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確實為此付出了為沉重的代價。

  沮渠牧犍,生年不詳,死於公元477年,五胡十六國時北涼國的末代君王。“臨松盧水胡人”(《晉書》),盧水胡人是匈奴的一個分支部落,因居於盧水(今青海西寧)而得名。沮渠本是匈奴部族的一種官職稱謂,分左沮渠、右沮渠,相當於漢制的宰相或太尉,沮渠牧犍的“先世為匈奴左沮渠,遂以官為氏焉”(《晉書》)。到了東漢時期,沮渠部族遷居盧水(今青海西寧),之後向南向北均有發展,漸成西域一支強大部族。

沮渠牧犍

  沮渠牧犍家世也算顯赫,世代為部落酋長,屬於部族中的貴族,因而得以在後涼為官。伯父沮渠蒙遜是後涼的宿衛,蒙遜的伯父沮渠羅仇在跟隨後涼帝呂光征河南失利後被殺,“宗姻諸部會葬者萬餘人”(《晉書》),蒙遜於是與堂兄沮渠男成起兵反叛後涼,並擁立建康太守段業為涼州牧(不久改稱涼王),是為北涼。但段業只是傀儡,大權由沮渠蒙遜掌控。4年後蒙遜殺段業自立,隨後打敗南涼攻滅西涼,統一了涼州全境,成為當時西部最為強大的割據政權。公元433年,沮渠蒙遜病死,因其子尚幼,侄子沮渠牧犍即位。

  北魏滅北涼,北方疆土盡屬拓跋氏,標誌著五胡十六國的徹底終結。北涼,在五胡十六國中,只是偏安西陲的小國,並不起眼,然而由於它特殊的地理位置,向來為兵家必爭之地。涼州的範圍大致是今天的甘肅省,還包括內蒙和青海一部分,也就是《史記》上常說的“河西隴右”之地,是中原與西域諸國的交通要衝,“河西走廊”的必經之地。為了防禦匈奴,漢武帝開闢武威、酒泉、張掖、敦煌四郡,後設涼州刺史,涼州因“地處西方,常寒涼也”而得名。五胡亂華時,這裡先後建立了前涼、後涼、南涼、西涼、北涼五個割據政權,佔到了16國的三分之一。

  沮渠牧犍死時,已是北涼被北魏滅國的38年後,之所以當時沒有被殺,皆因他與北魏當時的太武帝拓跋燾互為妹夫:沮渠牧犍的妹妹興平公主嫁給了拓跋燾,拓跋燾的妹妹武威公主嫁給了牧犍。牧犍即位之初,北魏已是北方強國,風頭正健,先滅掉慕容氏的後燕,迫其分為南北兩部,又攻滅赫連氏的大夏國,基本統一北方。北涼雖佔據要塞,又據山險,但終究不能和北魏抗衡,於是沮渠牧犍採取和親政策,以作緩和,並接受北魏封號。

  可是事情壞就壞在,沮渠牧犍是個閒不住的主兒,他看上了嫂子李氏,並和李氏偷情,“通於其嫂李氏”(《通鑒》)。李氏既得寵幸,便看武威公主不順眼了,於是和牧犍的姐姐一起給武威公主下毒,拓跋燾聽聞,“遣解毒醫乘傳救之”(《通鑒》),公主才得以倖免(估計李氏下的也是慢性毒藥,要不再怎麼快馬加鞭也來不及救啊)。這下可把拓跋燾惹怒了,非要牧犍把李氏押解到魏處罰,牧犍哪捨得啊,就悄悄把李氏安置到酒泉,而且待遇不變,好吃好喝的隨便招呼。拓跋燾盛怒之下,於公元439年大舉進攻北涼,圍攻姑臧(北涼都城,今甘肅武威),北涼軍聞風披靡,牧犍最後不得不“帥其文武五千人面縛請降”(《通鑒》),北涼滅亡。

  沮渠牧犍和嫂子私通,咱們暫且不以道德標準論之,單從政治上考慮,也是犯了大忌的,這無疑是對北魏皇帝的一種大不敬。既是這樣,沮渠牧犍為什麼還要這樣做呢?在我看來,有以下幾個原因:首先說,沮渠牧犍雖然娶了北魏的公主,但這不過是一種政治上的聯姻,是權宜之計,雙方並無感情可言;另一方面,身邊多了這麼個公主,無異於安插了個魏國的耳目,牧犍不喜歡也在情理之中;最重要的一點,沮渠牧犍和魏帝的地位不對等。武威公主嫁過來,拓跋燾讓牧犍安排她做王后,牧犍的原配李氏為此遷居酒泉,不久死掉。而牧犍的妹妹嫁給拓跋燾,只給了個右昭儀的名分,雙方地位貴賤自分,北涼在北魏眼裡,不過是附屬國,牧犍在拓跋燾眼裡也只是一種君臣關係,地位如此不對等,牧犍心裡肯定不是滋味;還有一點,就是牧犍低估了北魏的實力,北魏攻打北方的蠕蠕(亦即柔然)失利,這讓牧犍覺得北魏也不過如此,不像傳說中的那麼厲害,即使來犯,也可請與北魏對敵的柔然幫忙。可沒想到的是,北魏大軍勢不可擋,不但北涼無法招架,就連柔然派出的援軍也被北魏殺的大敗。

  應該說,北涼的滅亡是早晚的事,是大勢所趨。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不是因為牧犍偷情,不是因為偷情而引發出毒殺事件,北魏絕不會這麼早對北涼下手,沮渠牧犍的河西王也會多當些日子。

  《通鑒》中記載了這麼一個事:有個老頭給牧犍寫過一封信,說“涼王三十年若七年”,意思是說,涼王在位30年,也可能是7年。這或許是後人的演繹,不過話又說回來,如果不是中間插了偷情這麼一檔子事,沮渠牧犍穩穩當當的當上30年河西王也未可知。因為:一則當時北魏天下未定,不會過早對臣服自己的附屬國下手;二則因為雙方的姻親關係,北魏會留情面的。事實上,北魏還是很在乎這門親事的,就在牧犍反綁著自己出城投降後,拓跋燾並沒即刻殺了他,而是“釋其縛而禮之”,還拿他當妹夫看,仍封他為征西大將軍、河西王(不過這個河西王就大打折扣了)。牧犍母親死了,拓跋燾“葬以太妃禮”,可見拓跋燾還是很講仁義的。直到北涼滅亡38年後,沮渠牧犍才因“謀反伏誅”(《北史》),否則一定會安享晚年,平度餘生的。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