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後宮嬪妃處境:淪為帝王發洩工具

  皇帝和他的后妃之間存在愛情嗎?讀過《長恨歌》的人回答是肯定的。“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

  如果唐玄宗和楊玉環之間沒有生死不渝的愛情,怎能發出這樣的誓言?此亦言之有理。不過正像白居易的朋友陳鴻所說,此為 “希代之事”,是歷代帝王后妃間僅有的一對。物以稀為貴,所以文人們才唱歎不已。

  從另一方面看,文人們那樣動情地讚頌李楊的愛情,正說明帝王與后妃間絕大多數並無愛情可言。如果他們也像平民百姓一樣具有相濡以沫的夫妻情感,那麼李楊的愛情也就不足為奇了。還有個漢元帝呢,他不是為思念王昭君而死嗎?這恐怕不能與李楊相提並論。

  元帝與王昭君既沒有相處過,也不認識,更不瞭解,只是在昭君隨呼韓單于返國,向元帝辭行時,他才發現,原來王昭君天仙化人,美艷奪目,後宮佳麗與她相比,無不黯然失色。

  所以昭君別後,他即神魂顛倒,臥病不起。為“情”乎?為“欲”乎?恐怕沒有“情”,而只有 “欲”。那只不過是慣於玩弄女人的元帝發現的新獵物,而且不能得到的失望與悔恨之感,有什麼愛情可言。

  封建帝王與后妃之間,不用說愛情,連一般的感情也微薄如紙。后妃和無數的宮女只是他們淫樂的對象,喜則施以富貴,厭則棄如敝屣。朝三暮四,喜新厭舊,今日備加寵愛,貯以金屋,明日則翻臉無情,刀劍加身。巍巍宮殿,金碧輝煌,那是皇帝的淫樂場、逍遙宮,是妃嬪宮女任憑皇帝蹂躪享樂的牢籠。

  以雄才大略的漢武帝來說,他對自己的后妃又怎樣呢?被他玩弄過的宮中女子,其姓名不彰者,大概絕不在少數,僅見於史籍的美人,就有陳阿嬌、衛子夫、王夫人、李夫人、尹婕妤、趙鉤弋。想當初,他曾向阿嬌之母表示,若得阿嬌為婦,我就蓋一座黃金宮殿給她住。但一朝厭棄,就把她囚禁於長門宮,又把他對阿嬌的寵愛全部轉移到衛子夫身上。

  如此喜新厭舊,所以他寵愛的美人,就像走馬燈一樣地替換。直到年近六十時,還迷戀上了十七歲的趙鉤弋,以滿足其難填的欲壑。可是後來他又翻臉無情,笑語溫存一變而為屠刀相向,所以他囚死了陳阿嬌,逼死了衛子夫,殺害了二十多歲正值芳年的趙鉤弋。這個在文治武功上頗有建樹的封建君主,在宮廷生活卻有兩副令人憎惡的嘴臉,即縱慾的淫棍和冷酷的兇手。

  咸豐時有一天,翰林丁文誠被召見至圓明園,因為他到園中過早,內侍將其引至一小屋中,讓他稍坐等候叫起。坐久了偶然徘徊,忽見小几上有葡萄一碟,大約有十多顆,顏色紫翠如同新摘。

  那時正當五月,葡萄還未熟,何來此物呢?因好奇就吃了一顆,味道非常鮮美。豈料工夫不大,頓覺腹中熱如火燒,下體暴長。當時正穿紗衣,無法掩蓋,大懼欲死。幸而急中生智,詭稱腹痛,又倒地按腹,似無法忍受,內侍才令人從園旁小門扶之而出,總算沒有出醜。

  看來春藥已是內廷常備之物。上既有此好,下自然就有人投其所好。咸豐朝的彭毓松、同治朝的王慶祺,公然向皇帝進獻一種叫“龜齡集”的春藥,並且都因此而得幸。清宮詞中有詩嘲之:“臣安曾進秘方傳,何代無賢可比肩。目下醫家抄寫遍,龜齡集勝息饑圓。”由此可見,清代皇帝性生活中縱慾淫樂之一斑。

  在清朝皇帝心目中妃嬪之類不過是洩慾的玩物,生子的工具,這與歷朝皇帝無異。但在召其妃嬪進御時,清代卻獨具一格,自有與先朝不同的內廷制度。清官詞云:“盈盈十五不知春,偏惹君王注視頻。愁煞宮中諸女伴,一方紅綿束腰身。”紅綿束腰身是意?

  具體說來是這樣的:帝與後宿,專司皇帝交媾之事的敬事房太監,只把年月日時記之於冊,作為受孕的證明。如果皇帝“幸”妃嬪就大不相同了。每天晚膳時,凡是備幸的妃子,敬事房太監都為她們準備了一面綠頭牌,上邊寫著妃子們的姓名。

  牌子的樣式與京外官引見之牌相同。或十餘面,或數十面。太監把這些牌子放在一隻大銀盤中,準備晚膳時呈進。所以也叫做膳牌。待皇帝吃完晚飯以後,太監即學盤跪呈於皇帝面前。皇帝若無所幸,則日:“去。”若有所屬意,即取牌翻轉,使牌背向上。太監退下,把此牌交給另一太監,這就是專門負責馱著妃子,把她放在御榻上的太監。

  在通常的情況下,皇帝們大都以淫棍的面目出現。他們所愛者不過是美色,不論寵幸哪一個后妃,都是為了供其淫樂。

  晉武帝是個貪色縱慾的典型,他於泰始九年(公元二七三年)選中級以上文武官員家的少女入宮,次年又選下級文武官員和普通士族家處女五千人入宮,滅吳以後,又把孫浩後宮幾千人,掖庭數萬人納為己有,因為後宮美人太多,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應該駕幸何處,只好任羊車任意而行,停在哪裡,就“幸”在哪裡。對他來說佔有美人,正如韓信點兵,多多益善。

  北齊後主高緯也是個沉溺聲色的代表人物,他所迷戀的馮淑妃,本來是大穆後的從婢,名小憐。高緯對大穆後愛衰之後,即移情於小憐,縱情淫樂,以圖一快,即使傾國復邦也在所不惜。李義山有詩譏之:“小憐玉體橫陳夜,已報周師入晉陽。”

  明朝嘉靖皇帝篤信道教,追求長生,在內宮修築了一座“天祿宮”,每天參拜,壽禮神仙。但求長生則需禁女色,兩者不可得兼,對皇帝來說,求長生就是為了長盛不衰;永世作樂,女色怎可禁絕。於是求教於道士,道士深知,皇帝無求不遂,又宮中女色遍佈,均屬帝王,令其戒色,豈非癡人說夢。

  因此,轉眼之間,計上心頭,順水推舟說,與童貞女相交沒有關係。嘉靖聽得此說,如獲神靈指點迷津,竟在參拜神靈的天祿宮中,在童貞女身上發洩肉慾,既不怕褻瀆神仙,又把他曾經寵幸的后妃拋到九霄雲外。

  他與陳皇后曾經信誓旦且;永以為好。但當著陳後的面,他就輕狂難抑,竟情不自禁地伸手撫摸張姓宮女的手,且失聲讚美:好一雙柔美的手,那眼睛也泛出異樣的光采。陳後受辱,遂猛推那宮女,嘉靖覺得淫興被擾,怒從心起,不顧陳後懷孕六月之身,飛起一腳,把陳後踢倒在地。

  陳後倒地,下身流血不止,終於小產。後因失血過多,調治無效,含恨而死。死前,她斷斷續續地對左右說:“任何女人,進到皇宮一點好處也沒有,我就是一個現實的例子,我死也不瞑目。”此後嘉靖又因迷信道教,囚死張皇后,因失去親寵,痛恨方皇后,並害死了她。嘉靖的心腸又何其毒也。

  漢成帝劉驁縱慾則不惜一死,甚至已達視死如歸的程度。漢成帝后宮佳麗成群,內寵眾多,盡情享樂。但是,他不僅好女色,而且愛男寵。這是劉氏祖傳的癖好。漢高祖與籍孺、惠帝與弘孺、文帝與鄧通、武帝與韓婿、哀帝與董賢,都有同性戀行為。

  漢成帝的男寵是張放,史稱他“常與上臥起,但為微行出入”。成帝時常和一批近幸佞臣在宮中長夜醉飽歡樂,談笑放蕩,全無拘束。他在宴樂處所,四面張書屏風,屏上畫紂王醉踞妲己作長夜之樂的圖畫,全然不以追腫這個淫暴的君主為恥。在六宮粉黛中,他最寵幸的是趙飛燕姊妹,其他佳麗至此均成糞土。

  媚態百生的妹妹趙合德,更使他迷戀如醉。他稱趙合德的乳胸為“溫柔鄉”,自歎情願終老是鄉,就是當神仙他也不羨慕。為得到趙氏姊妹的歡心,漢成帝罷黜並毒死了許皇后,冊立趙飛燕為皇后,擢升趙合德為姬妾的第一級——“昭儀”;也是為了取得趙氏姊妹的歡心,他不惜絕嗣,連殺兩個襁褓中的幼子和他們各自的生母,全無半點父子、夫妻之情。他如此冷酷殘忍,其實就是為了滿足情慾。

  在追求這樣的滿足中,他疾迷放縱,毫不節制,身體逐漸垮了下來,彎腰駝背,枯瘦如柴,面對嬌艷欲滴的趙合德竟然無能為力。然而為了能在“溫柔鄉”中享樂,這位皇帝乞靈於“春藥”,以博一次,後終因服藥過量,縱慾之後,倒地身亡。但他終歸死於“溫柔鄉”中,也算了卻一個心願。

  縱慾無度,求一時之快,是皇帝們的通病,即是在這種快慰中走向死亡,似乎也心甘情願,所以步漢成帝后塵者也大有人在。明朝的武宗朱厚照,以“正德”皇帝聞名,他就是在戲劇《游龍戲鳳》中為人熟知的那個風流帝王

  朱厚照一生好色好武。但從故宮的帝王書像來看,他高額猴腮,並不威武。為了過癮,他自封為“總督軍務威武大將軍總兵官鎮國公朱壽”,親率數萬御林軍,在宣府大同間巡遊,到處搜羅美女。因為荒淫過度,暴死於他自建的迷宮 “豹房”。

  其實,清王朝的后妃制度十分嚴格,皇帝們在淫樂貪色上比起先朝來也較為收斂。儘管如此,在性生活中仍然表現出他們的荒淫無度。

  屆時皇帝先已躺在御榻上,被子下端散開。馱妃的太監,待其把上下衣全部脫光,用大氅裹好她的胴體,背到御榻前,去掉大氅,妃子赤身裸體由被子下端逆爬而上,與皇帝交合。敬事房總管與馱妃太監都在窗外立候。如時間過長,總管則高唱:“是時候了。”皇帝如不應則再唱。如此三次,皇帝命太監進入寢處。

  太監則從皇帝腳下把妃子後拖而出,仍用大氅裹好,馱之而去。去後,總管太監跪而請命日:“留不留?” 皇帝如說“不留”,總管即至妃子處輕按其後股穴道,精液隨之盡皆流出。皇帝如說 “留”,總管太監則執筆記之於冊:某月某日某時,皇帝幸某妃,以此作為受孕之證明,以備查考。

  這是清代宮禁中祖宗的定制。如若皇帝住在圓明園,那麼此類儀注就都廢除了,可以隨時愛幸,如同一般人家。可是膳牌之呈遞仍然照舊。

  所以皇帝們大都住圓明園時多。有人說這是沿襲前明宮禁的舊例。也有人說,世宗被宮人剌死,因此,這種制度是雍正以後才有。究竟起於何時,因年湮時遠,難以道其詳。但是從妃嬪們被幸的過程來看,她們是何等的卑賤可憐。

  首先,她們要像物品一樣,被皇帝挑選。皇帝翻膳牌時,翻到誰的名下,誰才有可能去承受皇帝的恩澤。其次,她們要在敬事房太監面前剝光,也像是物品一樣,去掉層層的包裝,被主人的奴僕審視檢查,看看有無瑕疵。第三,她必須從被子的下端逆爬而上,皇帝盡興之後,她又必須像是某種工具一樣,讓太監從皇帝腳下拖出,她絕對不能從被子的上端進出,以免玷污龍顏。第四,封建社會中往往母因子貴,所以妃嬪們自然是願意在被 “幸”之後受孕。但她們只能去“承歡”,至於說讓你充當縱慾的對象,還是生子的工具,全在皇帝“留”還是“不留”那一兩字。這自然和她們在被“幸”的過程中是否讓皇帝感到滿足有關。

  清朝宮制儘管對皇帝的淫逸之行為有所限制,但在他們的性生活中,把妃嬪宮女視為玩物,污辱蹂躪,則與歷朝皇帝是一脈相承的。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