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百野人齊聚中國 這裡面有何「玄機」

  人與猿猴之間是否存在另一個物種?地球上是否有人類的近親野人?7月24日,新疆生態學會理事長、新疆環境保護科學研究院研究員袁國映在他的新書《野人)研討會上稱,他根據現有資料判斷,世界上不但有“野人”,中國預計還殘存200至500個野人,其中,新疆阿爾泰山、阿爾金山、崑崙山等地野人分佈種類最多,多達七八種。

       袁國映關注野人研究已有40多年,並在1978年、1980年、1984年、1985年和2005年先後5次去新疆的托木爾峰、阿爾泰山、阿爾金山等地尋訪野人的蹤跡。

  在搜集國內外各地關於野人傳說和目擊者記錄後,他繪製出“中國野人分佈圖”和“世界野人傳說點分佈圖”,並在“中國野人分佈圖”中表述,國內野人大致分佈在西藏、喜馬拉雅山、阿爾泰山、崑崙山、阿爾金山等地,“國內體型最大的野人在阿爾金山和崑崙山,最小野人在烏市附近深山裡”。

  袁國映對各地傳說、目擊者記錄以及資料分析研究後發現,國內分佈區的野人均有紅棕毛色、身材高大等特徵,“它們全部都是出現在人口稀少的山區。”他從分類學的角度把國內這些野人歸納成了一個種,即“亞洲棕毛野人”。

野人

  他說,在久遠古代,這些“野人”可能分部很廣,種群數量很大,而且分佈區連成一片。但隨著人類社會的發展,人類人口數量逐漸增加,以及活動範圍的擴大,他們的種群數量開始逐漸減少,分佈區也逐漸被縮小和分隔。“估計現今在世界上,可能只有500-1000個野人,國內神農架、西藏、阿爾金山等地可能還殘存有200-500個野人”。

  目前,國內雖有大量目擊證人和傳說聲稱看見過“野人”,可一旦國內正式考察隊來到傳說點時,卻無法見到野人,或者拍攝到清楚的野人形象,只有運氣好的考察隊拍到“野人”腳印標本,搜集到一些毛髮,在神農架看到過樹上編織的窩巢和地下的糞便。

  正因為如此,國內學術界對“野人”的存在一直頗具爭議,部分專家認為由於沒有發現“野人”活體,或屍體和骨骼,基本斷定“野人”並不存在。也有專家說,如果這一物種是存在的,必須有50個以上個體形成的種群,但由於野人數量那麼少,他們根本不可能繁衍後代,它存在的可能性幾乎沒有。

  儘管如此,袁國映依然堅持認為,野人是存在的,“如果沒有野人,各地怎麼會世代流傳野人的故事,並且有那麼多人詳細描述出野人的樣子。”

野人

  他說,“朱鹮在世界上曾經僅殘存7只,現在不是一樣繁殖到近300只,華南虎在江西等地曾多年不見蹤影,近年不是又發現繁殖跡象了嗎?”他說,目前,他雖然還沒有找到令人信服的“野人”資料,但他不會放棄,仍會努力推動“野人”考察活動。

       走進神農架追蹤:揭秘野人各種足跡

  湖北野人考察研究會公開募集千萬在神農架尋找野人,這一事件再度被曝光在大眾視線中。30多年間,不斷有人對外聲稱搜集到據說是野人的毛髮、糞便、腳印等證據。

  有一項很重要的證據就是毛髮鑒定,此前他選取了各次科考發現的野人毛髮,送醫學機構分析鑒定,得出一致結論:該物種比現在的四種大猿要高級,更接近於現代人。

  但這次所發現的毛髮其實和以往發現的並無本質區別。從1974年到1981年,中科院組織科學家們先後三次組織對神農架進行大規鈉學考察,並獲取了毛髮、腳印、糞便和睡窩等間接材料。

  中科院動物研究所研究員馮祚健在中科院化學所、生物物理所等研究單位的協助下對得到的毛髮做研究。調查組窮盡了當時國內所能採用的各種實驗手段,比較了近四十種當地分佈或可能分佈的動物毛,對收集到的所有“野人”毛作了形態學和細胞學的觀察與鑒定。

紅色毛髮的野人

  最後的鑒定結果這些毛都是“贗品”。古人類學家周國興教授在考察中的確發現了許多紅色的毛髮,但都能發現有人為染過的痕跡。他曾經多次將這些發毛送往國外進行鑒定,最終發現均為人發。

  而2003年有村民發現低矮灌叢上的一毛髮狀物,該物為黑色髮絲狀物,有人推測是野人毛髮。但後來經過科學實驗,這堆“野人”毛被證實為真菌。其他一些黑色、棕色的毛髮也最終發現為熊、猴子等各種動物所有,甚至為人發。

  有一次,一位神農架當地的專家帶了足部標本到北京,該標本有五個腳趾,沒有利爪,皮膚表面的毛很少,顏色發黃,因此不像是熊掌。而神農架林區,除了熊以外,應該沒有其他動物有如此大尺寸的腳掌,於是這名專家猜測,這個標本可能屬於“野人”。

  便花錢向攤主租來,請中科院院士吳新智鑒定。吳新智帶領專家給這件標本拍攝了X光片,與熊骨架進行比對後發現,這個標本其實就是熊掌,攤主只是將利爪拔掉,再加上放置時間過長,導致熊掌掉毛、變色,才令人難以分辨的。

疑似野人

  對於發現的所謂“野人”大腳印,古人類學家周國興也進行過模擬實驗。他們將熊等大型動物的腳印印在土地上,兩個腳印疊加,邊沿風化後,形成的就是一個超出正常尺寸的“大腳印”。

  武漢大學動物學教授胡鴻興等專家認為,迄今為止都沒發現“野人”活體,甚至連屍體和骨骼都沒發現,基本可以斷定不會存在這種動物。

  莫斯科“類人學家”聲稱157年前捕獲的神秘動物可能是尼安德特人的後代

  蒙古西部和俄羅斯的高加索山,有可能存在一支獨特的生物。高加索當地人管它叫阿瑪斯提,蒙古人稱它為阿瑪斯。其他的外號包括,森林人或野人。見過阿瑪斯的人說,它像石器時代的人類,更甚於像猿。其實,許多人都推論亞洲的阿瑪斯可能是尼安德特人的遺族。相信阿瑪斯的人宣稱有證據證明這種動物還活著,包括骨頭、毛髮和腳印。尼安德特人會不會有少數存活下來,還生活在蒙古和俄羅斯呢?

  德高望重的獵人和一位記者都承認看到了阿瑪斯

  英國的神秘動物追尋者亞當·戴維斯希望找到一個活生生的阿瑪斯。戴維斯工作時間是法院調查員,但閒暇時間多半周遊各國,尋找不為人知的神秘動物。戴維斯飛行了6500公里,從曼徹斯特到蒙古的前哨科布多。他的任務是尋找阿瑪斯。

野人

  如果尼安德特人想避開大眾的視野,蒙古西部當然是個好地方。石器時代倖存者的傳說,在這一帶流傳了幾百年,亞當的嚮導兼朋友畢爾蓋將幫忙他一起尋找。

  在科布多,亞當和畢爾蓋終於發現了線索,烏爾濟是當地德高望重的獵人和牧者,他發誓自己曾經遇見阿瑪斯。他帶亞當和畢爾蓋到他看見阿瑪斯的地方。烏爾濟說,他開車穿越偏僻地區時,突然間在路邊發現一個陌生的多毛動物,它從車子前面跑過去,消失在岩石間,只留下腳印。烏爾濟帶他們來到他宣稱看見阿瑪斯的準確地點。烏爾濟說:“它就像人一樣站著,就是站立的人,站立了兩三秒鐘,它很快蹲下,然後就不見了。”

  亞當要烏爾濟用紙筆畫下他看到的東西,烏爾濟畫出腳印的草圖,然後畫出了阿瑪斯的畫像。有頭髮,兩腳站立。看起來無疑像一個人。但有些地方不對勁。烏爾濟的阿瑪斯好像穿了長袍,腳印上只有四個腳趾。這在靈長類動物界倒是很少見。

  1850年,在俄羅斯南部,獵人們網住了一個古怪的多毛女野人

  每個研究人員都知道,目擊者的證詞可能不可靠,他們需要的是有力的具體證據。有個地方或許能找到這種證據。莫斯科伊戈爾·布賽夫相信地球上還有野人,他花了30幾年的時間,試圖找到亞洲的阿瑪斯。伊戈爾自稱為類人學家。也就是說,他研究的是多毛的靈長類兩足動物,近似人類,但不是人類。剛開始只是興趣,但如今成了他的職業。他每天到自己的類人學研究中心上班。伊戈爾在這裡和三名屬下出版書籍。一份簡報和一個網站。

野人資料圖

  伊戈爾的辦公室堆滿了過去探險的紀念品。例如腳印和毛髮樣本。這是他們在帕米爾和阿爾泰山區探險時找到的。伊戈爾的收藏豐富,但最重要的是,他擁有重要的證據,或許能解開阿瑪斯最大的謎團之一——尼安德特人還活在地球上甚至和人類雜交。

  其中一個頭骨,傳說是一個叫薩娜的女人的。她的故事就是歷史上著名的、有很大爭議的阿瑪斯傳說。按照當地傳說和神秘動物學報告,薩娜可能是19世紀中葉出現的阿瑪斯。伊戈爾講述了這個故事。

  1850年在俄羅斯南部,獵人在森林裡遇見一個古怪的東西,一個古怪的多毛女野人。他們用網子罩住她,拖回村子,當地人以對待野獸之禮相待把她丟進了籠子裡。

  根據當地傳說,薩娜對鄉村生活的服飾缺乏興趣,村民想給她穿衣服,但她很不情願。他們給她煮吃的,但薩娜拒絕了,還是喜歡吃生食。長久下來,當地人想教她幹些簡單的活兒,但薩娜只能學會最基本的技能。

  最後傳說薩娜遇到了鎮上的仰慕者,生下了幾個孩子。奎特就是其中之一,伊戈爾相信薩娜可能是真正的尼安德特人遺族。奎特則是混血兒——尼安德特人和人類雜交的產物。

  伊戈爾說:“這也許是薩娜的頭骨,但也許不是,我不知道。必須經過分析才行。如果薩娜是尼安德特女子,則表明尼安德特人可能一直活到現在。解決問題的關鍵在於DNA測試。紐約大學的人類起源研究中心會解開這個謎。這裡的狄索·托博士和他的助手夏拉會把奎特和薩娜的DNA同尼安德特人的DNA相比對。”

野人

  伊戈爾很不願意讓這些脆弱的頭骨漂洋過海,他想出了另一個計劃,讓托德和夏拉得到必要的信息。伊戈爾親自去找醫生,首先他們做計算機新層掃瞄,好讓夏拉取得兩個頭骨的360度影像。然後他又求助於牙醫。DNA不只出現在骨骼和血液中,牙齒裡也有,科學家為托德提取樣本。伊戈爾把斷層掃瞄、牙齒和其他樣本打包運出去。

  科學家分析後認為,薩娜可能不是山區的女野人,而是患有遺傳病的人類

  伊戈爾的包裹裝滿了牙齒,計算機斷層掃瞄和毛髮樣本送到了紐約大學實驗室,托德的助手很快開始工作,提取毛髮和牙齒的DNA。牙齒裡的DNA通常保存的很好。牙齒是人體最堅硬的部分,如果能鑽進一顆牙齒裡,很可能就能得到剛開始長牙時就存在的DNA。同時,夏拉檢查奎特和薩娜的計算機斷層掃瞄。

  在托德和夏拉的紐約大學實驗室,結果終於出來了。夏拉檢查計算機斷層掃瞄,根據頭骨的形狀對奎特和薩娜做出幾點結論:沒有任何證據顯示,尼安德特人和奎特有任何相似之處。至於薩娜,有人假設她是尼安德特人的遺族。但從這個計算機斷層掃瞄的側影看不到任何證據證明薩娜是尼安德特人的遺族。

  儘管薩娜的頭骨可能是人類的,但她的下顎有點奇怪,這個女人相貌奇特。這裡突出的地方和猿類似。到底是什麼讓薩娜的行為與相貌異於他人?

俄羅斯女野人是患遺傳病的人類?

  在19世紀,薩娜出生地一帶的許多村莊受到呆小症的困擾,這可能是缺乏碘,或荷爾蒙不平衡所引起的。這種症狀可能阻礙生理和智力的發展。但是按照當地的傳說,薩娜儘管遲鈍,但身形碩大。另一個可能的答案是多毛症。這種遺傳病造成毛髮過度生長。馬戲團的長鬍子的女演員往往患這種病。不過,大多數的多毛症通常不會讓人全身長滿毛髮。但的確有一種多毛症會有這種症狀。這種遺傳病會使毛髮蔓延全身,改變下顎和牙齒的外觀。19世紀受這種症狀困擾的人通常被稱為狼人或猿人。

  難道薩娜其實不是女野人,而只是出現了上述遺傳病。只看頭骨,夏拉只能做出大概的猜測。“我初步的假設是,可能是某種遺傳病使她面貌異常,智力低下。她可能不是山區的女野人,而是患有遺傳病的人類。同胞先是排斥她,然後對她加以監禁和虐待。”

  DNA檢測表明,薩娜確實可能是奎特的母親,除了她的外型,沒有地方類似尼安德特人,但有關奎特與薩娜和他們是尼安德特人遺族的可能性將由托德的DNA結果揭開真相。

  毛髮樣本基本上已被破壞,但我們研究的三顆牙齒,提供了明確的DNA證據,結果顯示我們從薩娜和奎特身上取得的DNA和現代人的相同。托德說:“我認為這是很明確的結果,顯示薩娜和奎特其實是現代人,既不是尼安德特人,也不是尼安德特人的遺族。甚至連混血兒都不是,他們是百分之百的現代人。”

野人資料圖

  但有趣的是,DNA檢測表明,薩娜確實可能是奎特的母親。接著夏拉也作了解釋。“我發現薩娜的頭骨形狀異常,她有非常明顯的突顎,面孔下半部分向外突出,眼窩也很大。但總體上,我不認為有什麼類似尼安德特人的地方。”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