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演藝圈潛規則:一樣賣色相博上位

  現在經常有媒體爆料演藝圈的官員包養女明星、導演與演員曖昧關係等驚艷的花邊新聞,並將這樣的緋聞稱之為演藝圈中潛規則。

  其實這種潛規則並不是現在就有的,而在古代的演藝圈中,這種潛規則早已是屢見不鮮的。特別到了元代,由於雜劇的興起,女藝人的增多,這種官員包養女明星、導演與演員曖昧關係等潛規則更是俯首可見。

  女藝人在古代一般都叫做女伶、優伶,明星級的女伶、優伶叫做名伶,用現代的話說就是演藝明星。與現代一樣,她們的一舉一動都會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因此,古代文人也常編寫有關於她們生活緋聞的書刊流傳於世。

古代女藝人

  元順帝至正十五年,即公元1355年,文人夏庭芝就曾撰寫一部《青樓集》,記述元大都、金陵、維揚、武昌以及山東、江浙、湖廣等地的一百一十名女藝人、以及青樓歌女的生活花絮。這些女子各有不同方面的藝術造詣。

  《青樓集》記錄了她們在雜劇、院本、嘌唱、說話、諸宮調、舞蹈、器樂方面的才能。尤其對一些雜劇演員的專長有較細的記載。同時還記錄了她們與當時的一些達官顯貴、文人才士、戲曲散曲作家的應酬和交往。涉及名公士大夫等五十餘人、男演員三十餘人。

  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元代戲曲的繁榮狀況及元代藝人的生活情景。如今,這部書已經成了人們瞭解當時演藝圈生活的重要資料,其地位相當於今天的演藝圈花邊新聞出版物。

  據《青樓集》記載,當時有一位藝名叫做梁園秀的演藝女明星,“歌舞談謔,為當代稱”,同時,這位女明星還喜愛書法,所作楷書嫵媚動人,間或也寫一些小詩詞,水平還不錯,為時人所稱道。

古代青樓女藝人

  她創作的散曲《小梁州》、《青歌兒》、《紅衫兒》等,流行一時,是一位創作型的女歌手。另一個名叫張怡雲的演藝女明星,“能詩詞,善談笑,藝絕流輩,名重京師”,當時的著名文壇大家趙孟頫、姚燧等多與她交往,常到她的住處飲酒作樂。

  有一次,姚燧於席間偶言“暮秋時”三字,張怡雲應聲作《小婦孩兒》一首:“暮秋時,菊殘猶有傲霜枝,西風了卻黃花事……”其才思敏捷由此可見一斑。

  京師演藝圈的女明星更是人才薈萃,令人目不暇接。一位名叫曹娥秀女明星,在與文人名士聚會的宴會上,她因對答風趣而常讓一座大笑,這是她成為最受歡迎的女明星。

  劉燕歌善歌舞,在與一位官員餞別時即席作《太常引》:“故人別我出陽關,無計鎖雕鞍。今古別離難,兀誰畫妍眉遠山。一尊別酒,一聲杜宇,寂寞又春殘。明月小樓間,第一夜相思淚彈。”在當時頗為膾炙人口。

  藝名順時秀的雜劇演員郭順卿,姿態閑雅,以擅長於演閨怨劇而著名,待制劉時中曾以“金簧玉管,鳳吟鸞鳴”來形容她的歌聲。

古代青樓女藝人

  當然,這些演藝圈的女明星之所以出名,是達官貴人和風流名士捧出來的。一些有錢有勢的人,家中不乏風姿綽約的成群妻妾,但他們卻熱衷於與女藝人頻繁交往。這在當時被看作才子佳人的風流韻事,是高素質,有層次的時尚表現,並不一定完全出於肉慾的驅使,而是想享受具有浪漫氛圍的聲色之娛。

  當時,對於演藝圈中色藝雙全的大牌明星,不論是朝廷的官員,還是在野的名士,無不趨之以鶩,甚至為之橫刀奪愛,盡使陰謀。當然也有無可奈何、甘拜下風的。當時有一位名叫郭順卿的大牌明星,本來是風流名士王元鼎的相好。一次生病的時候,郭順卿想吃馬板腸,王元鼎就毫不遲疑地殺掉了自己騎的駿馬。

  這事要用今天的現實來比方的話,可以說成是“賣掉自己的寶馬轎車為之置一盛饌”。但是,朝廷參政阿魯溫也“欲矚意於郭”,對郭很有好感,想奪為己愛。

  一天,他把郭順卿叫來,當面挑逗她說:“我和王元鼎比起來怎麼樣?”郭順卿不敢得罪他,只好委婉的奉承他說:“參政,宰臣也,元鼎,文士也。經綸朝政,致君澤民,則元鼎不及參政,嘲風弄月,惜玉憐香,則參政不敢望元鼎。”這話讓尚且顧及面子的阿魯溫聽了很舒服,方才“一笑而罷”。

古代演藝圈一樣出賣色相博上位

  雖然元代嚴格禁止朝廷官員與演藝圈有任何的關係,《元典章》裡就有“禁娶樂人為妻”的規定,對“諸職官頻入茶酒市肆及倡優之家者,”要給予“斷罪罷職”的處分,但這種典章規定卻不能令行禁止。不少權貴政要不僅照樣嫖妓納倡,而且強娶女藝人為妾。

  其實,年輕美貌女藝人的生活境遇並不比青樓女子強多少,她們常被年歲雖大而有錢有勢的的豪富收作側室,也有的成為被包養為外室“二奶”。

  這樣事情在《青樓集》中多有記載。如女藝人翠河秀被石萬戶置之別館,女藝人顧山山為華亭縣長哈拉不花置於側室,諸暨州同知達天山娶女藝人李真童為妾,劉惜婆被贛州監軍全普庵撥裡包為二奶等等。

  自然還有吃著碗裡看著鍋裡的官員,一個名叫張子友的平章,既對女藝人小娥秀“甚加愛賞”,又將藝絕一時的喜春景納為妾,“以側室置之”。女藝人的身價很高,可以想像。除了被一人包定以外,許多女演員也兼作別的官員的臨時情婦。

古代青樓女藝人

  不過,一旦包養自己的主人死後,這些年長色衰的過氣女藝人們,就會遇到新的困難,面臨新的選擇。“美姿容,善雜劇”的女藝人汪憐憐為涅古伯納為妾,涅古伯納死後,她就削髮為尼,以斷絕其他公卿士大夫的妄念,終其一生。

  “長於雜劇”的女藝人王奔兒為官府的張總管納為妾,張總管死後,王奔兒流落於江湖。“賦性聰慧,記雜劇三百餘段”女藝人李芝秀是張總管的另一位側室,張總管死後,她為生活所迫,重新又進入了演藝圈。一個總管不過是官府的下人,就包養了兩名女藝人,那麼,朝廷官員包養女藝人還不等同家常便飯。

  元代演藝圈最有名的明星大腕名叫珠簾秀,她是元朝大都人,與當時著名的劇作家兼導演關漢卿過從甚密。但是,珠簾秀還有另一位男友,是朝廷的翰林學士盧摯。

  有一次,盧摯要外放地方做官,對她依依難捨,便寫了一首散曲贈與她,題為《別珠簾秀》:“才歡悅,早間別。痛煞好難割捨。畫船兒載將春去也。空留下半江明月。”為此,珠簾秀也有答詞一首:“山無數,煙萬縷。憔悴玉堂人物。倚蓬窗一身兒活受苦。恨不得隨大江東去。”其詞其情,並不輸給盧翰林半分。關漢卿當然對珠簾秀更是寵愛有加,曾經寫《贈珠簾秀》散曲一首,將珠簾秀捧上了天。

古代青樓女藝人

  珠簾秀大約可以稱得上是元朝演藝圈的一位演藝巨星,不僅贏得了大眾的熱心追捧,結交了眾多的公卿名家,而且晚年還收教學生,學生中也出了色藝雙絕的名演員。

  上個世紀的著名劇作家田漢,曾寫過一部名叫《關漢卿》的話劇,在這出話劇中,珠簾秀被描寫成和關漢卿志同道合、並肩戰鬥的進步文藝工作者,也算是流芳百世了。

  晚年的時候,珠簾秀嫁給錢塘道士洪丹谷為妻,成為她年長色衰以後的歸宿。彌留之際,她曾對她的老伴洪道士說:“夫妾,歌兒也,卿能集曲調於妾未死時,使預聞之,雖死無憾矣。”洪丹谷遂作歌一首,珠簾秀聽罷,一笑而卒。

  一代名伶就這樣在寂寞中離世了。她的弟子著名的有“賽簾秀”、“燕山秀”等,直到元末,後輩演員還尊稱她為“朱娘娘”,給她極高的榮譽。晚年的珠簾秀,其地位大概如同今天戲劇舞蹈學校的資深教授。

古代女藝人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