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修的另一面:天生好色又放蕩不羈

  作為政治家的歐陽修,歷任翰林學士、樞密副使、參知政事,曾參與北宋“慶歷新政”的改革,多次與政見不同者針鋒相對,據理力爭,在政治上雷厲風行而又說一不二。這樣一個一臉正氣、一本正經的人,在生活中卻放蕩不羈,率性而為,表現出十分另類的一面。

  最搞笑的事情,莫過於這個以紮實學問根底立足於士林的大儒,曾經在考試中幫助同學“舞弊”。據宋代王銍《默記》說,宋仁宗天聖八年(1030年),歐陽修以鄉試第一名的好成績,赴京參加省試。鄉試第一名,稱解元,自然滿腹經綸,躊躇滿志。當時,一位姓李的考生,與他一同參加省試。但不巧的是,臨近考試了,李生卻忽病,全身乏力,昏昏沉沉。這種決定前途和命運的考試,重要性不言而喻,李生只好拖著病體,勉強支撐。然而在考試中,病又突然發作,李生伏倒在桌上,人事不省。

歐陽修畫像

  時過晌午,昏睡中的李生,忽然感覺腋下有人撓他,驚覺後才發現是鄰座同學。鄰座問他為何只顧沉睡,不做試卷?李生無奈地說自己患了疫氣。鄰座勸說道:“科場難得,既然已經到了考場,掙扎也要把試卷做完啊。”李生想想,也是,便嘗試著對題思考,倒也能構思。鄰座見李生能動筆了,非常高興,把賦題中當用的一些典故、觀點,悉數告訴他。後來還乾脆將自己的試卷,拽過來鋪在李生的桌上,說:“我是國學解元歐陽修,我的答卷你儘管拿去看無妨。”李生讀了歐陽修的文章,茅塞頓開,很快就完成了賦題的寫作。這次考試,歐陽修沒有因為一心二用而影響成績,又考了第一名,高中省元。而李生在歐陽修的“幫助”下,不但克服了病痛干擾,而且也考上了進士,從此步入仕途,最後當上了朝廷的郎中。

  歐陽修還有十分好色的一面。歐陽修在西京洛陽任留守推官的時候,好與某官妓纏綿,但按當時的規定,官妓只准官場接待和宴飲應酬時召集,不能與官員有私。不過,天生好色而又放蕩不羈的歐陽修不管這一套。有一回,洛陽留守錢惟演在後花園召集同僚聚飲,梅堯臣、謝絳、尹洙都到了,獨不見歐陽修。過了好一陣,歐陽修才與此官妓姍姍來遲。坐定之後,倆人還眉來眼去,情意纏綿。錢惟演是一個非常寬容的上司,他假裝生氣地問官妓為何遲到,官妓回答說天氣太熱,不小心在水榭裡睡著了,醒來後又發現丟失了金釵。

  錢惟演聽了,不但沒戳穿這美麗的謊言,反而呵呵一笑著說:“如果歐推官能幫你寫一首詞,我就賠你一支釵。”歐陽修見有這等美事,便即席賦詞一首《臨江仙》曰:“柳外輕雷池上雨,雨聲滴碎荷聲。小樓西角斷虹明,闌干倚處,待得月華生。燕子飛來棲畫棟,玉鉤垂下簾旌,涼波不動簟紋平。水晶雙枕,傍有墮釵橫。”

古代官妓(資料圖)

  歐陽修的詞把一個獨守空閨、等待郎君的怨婦形象寫得惟妙惟肖,妖而不媚,艷而不俗,雖是一時應酬之作,卻成就了一曲千古名詞。

  另據宋代邢居實《拊掌錄》記載,歐陽修有一次與文朋詩侶們喝酒行令,規定每人作詩兩句,詩意必須是犯徒刑以上的罪行。一人說:“持刀哄寡婦,下海劫人船。”另一人說:“月黑殺人夜,風高放火天。”輪到歐陽修了,他說:“酒黏衫袖重,花壓帽簷偏。”眾人詫異,問這怎麼能算徒刑以上的罪?歐陽呵呵一笑,回答說:“喝酒喝到這種程度,還有什徒刑以上的壞事做不出來呢?”可見,他還是一位十分搞笑的人。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