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瀾大言不慚竟如此攻擊毛澤東

  《一位平民就楊瀾微博不公正評價毛主席問題,致楊瀾》時代之癢與民族之痛——就楊瀾微博不公正評價毛主席問題,致楊瀾!楊瀾微博中寫道:“毛澤東去世時我才上小學二年級。當時師生都泣不成聲。記得我滿懷恐懼地問老師:‘毛主席不在了我們會不會去做童工?’那種全民幸福繫於一身的洗腦和催眠真不可思議!不過它有多強大就有多脆弱,國門一開,神話不攻自破。” ——致楊瀾女士

  楊瀾女士,在你沒有成功之前你肯定為來自每一個角落的掌聲而感動。然而今天,你不一定需要來自某個角落關注你的目光。即便如此,我還是要向你說,我今天的話,不是我個人觀點,而是代表著當代中國社會的底層與你那個階層的對話。你走過世界,你正闊步在中國的高層次舞台上。我一直用我的雙腳丈量著山鄉的土地。但行為的限制並不代表思維的拘禁,我認為今天的你需要聽聽舞台之外的聲音。毛澤東是神,是歷史和現實的神。是中華民族的神,是老百姓的神,是勞動大眾的神。因為他創造了民族歷史上的千古神話。今天要和你思辨的是毛主席這尊神不同於任何宗教之神,他是民族歷史五千年深厚沉澱而自然濃縮的民族精魂。反動分子罵他,反華勢力怕他,當代所謂的精英人士否定他,這一點都不奇怪,甚至你的否定也不新鮮。站在你當前的階層利益上說,你也沒有錯,你錯就錯在你沒有站在真正的大多數勞動大眾的立場之上。什麼階級說什麼話,現在看來毛主席的階級鬥爭學說尤為正確。
 

  在階級社會中,各種思想無不打上階級的烙印。列寧說:所謂階級,就是根據各自利益自然形成的集團階層。不是誰宣佈沒有就沒有的。當今中國社會,不是沒有階級矛盾,而是一直都有,而且十分激烈。只是被強大的政府功能覆蓋了,被經濟生產掩蓋了。政府盡力調和著階級矛盾,努力尋找著不同階級利益的制衡點。國家的長治久安要求必須這樣做。現代科學可以防止地面塌方,但不能阻止地底深處的地震。捂得越緊,沉默得越久,爆發的能量就越大。毛澤東思想和毛澤東的思想是兩個不同的概念,你要細心地區分。說毛澤東思想是馬列主義與中國革命實踐相結合的產物,如果泛泛而談,就不得其深意。你一定讀過不少書,是不是成功秘訣一類的讀得多。作為當代中國的知識分子,即使讀過全世界的經典,如沒有讀懂毛澤東思想,也不算民族精英。你的錯誤也是由於把毛澤東思想看成是毛澤東一個人的思想行為。
 

  毛澤東成為黨的主席,一不是自封的,二不是世襲的,三不是禪讓的,在艱苦卓絕的革命鬥爭中逐步成就了他的領袖地位。他從不想自立為王,即使是在革命最艱苦的時候,他也始終和黨在一起。他也崇拜過別人,甚至服從別人的錯誤領導。只是他後來發現許多的民族精英都無法承擔民族大任時,他才明白必須由他自己去進行艱苦的探索。他用六年時間研讀一部《論語》,然而,他沒有看到封建王朝的治國經綸中有解救中華民族的有用韜略。這也只有他才具有否認這部經典的智慧。
 

  毛主席對中國革命的貢獻,你本應該比我更清楚。他的一家就有六人為革命獻出了生命,他連楊開慧一併奉獻給了人民。當時是四萬萬人口,全國有多少個家庭,這個比例你自己可以算。新中國成立後他本可以享一享太平,可朝鮮戰爭爆發,毛岸英就是他在錯綜複雜,危機四伏的國際國內大環境中,為全國人民壓下的一個巨大的籌碼,有多少人能做到這點?這一點你肯定不懂!
 

  鄧小平說過一句捫心自問的良心話:沒有毛澤東,中國革命尚在黑暗中摸索。他老人家一生都在嘔心瀝血,最後的日子裡,床邊擺滿了史籍,他帶著未盡的思索離開了他的人民。每當想到這就難免心寒,可有人就是要詆毀他。他一生不斂財,不為名,為的是全體百姓,所以中國的老百姓用至真至誠的樸素感情把他推到了聲譽的巔峰。
 

  他歷來就反對個人崇拜,因為他不需要。是那些想得到崇拜而沒有被崇拜的人在別有用心。一個超越歷史和現實,洞察寰宇的領袖難道不知道那意味什麼嗎!這方面你為什麼顯得那樣幼稚呢?國共的博弈,如果事前有一萬個預言家,就會有一萬零一個不看好GCD,國民黨的失敗,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由於其精英高層絕大多數人利慾熏心,看不見全局。覆巢之下豈有完卵,道理誰都懂,不懂的是如何生長一隻看到未來的戰略的眼睛。只看到自我利益的人必然地局限自己。蔣介石個人算盤不可謂不精,只是他算理不明。而毛主席的英明是一片,是一系列。即使可以重來一次,蔣介石也不可能戰勝毛澤東。
 

  楊瀾女士,你的海外風光解說詞很漂亮,但你對這個民族的深重苦難思考的不多。你本可以選擇沉默,但你偏要狂言。居高聲自遠。要麼你是有目的,要麼你是被受意,否則就是你無知。你說“國門一開,神話不攻自破”,你耐心的看看網上,你就知道破還是沒破。你只是被你自己編寫的童話中的肥皂泡遮蔽了眼睛,原以為你是個精緻的女人,沒想到這樣粗略的言論。國門大開,妖魔鬼怪一同進來,舊社會沉渣泛起,黃賭毒遍地都是,封資修無處不在。潘多拉魔瓶倒空後,又裝進了誰的利益。你富了,只是楊瀾富了,並不代表全國人民都富了。富人的為富不仁,正是當下仇富現象的根本原因,人民仇恨的不是富人的錢,而是富人對窮人的態度。是他們得意洋洋,耀武揚威的做派。
 

  改革開放三十年來,經濟社會的增長是有目共睹的事實,但它的伴生物過多了醜陋。當然,無論哪種社會形態,資本積累的過程都是血腥的,但作為GCD國家就應最大可能地去除它的血腥味,使其顯得溫馨。楊瀾女士,我先不管你的“洗腦”、“催眠”學說,就“有多麼強大就有多麼脆弱”拷問你:巴基斯坦前不久的軍演為什麼要打出毛澤東的巨幅畫像?是巴基斯坦人民無知,不知道強大的毛澤東是“脆弱”的嗎?如果巴基斯坦非要打中國人的畫像,你認為打誰的合適?他們會接受嗎?落後就要挨打,道理總不會錯。我再問你,與抗美援朝時相比,現在是進步了還是落後了呢?為什麼我們的大使館被人炸了,中國軍人只能在自己家門口捶胸頓足呢?我們到底要強大到什麼程度才不會挨打呢?鄧老人在南海邊畫了一個圈,為什麼到今天卻圈不住南海呢?我們有今天的國力,如果又能自始至終地突出毛澤東思想,現象絕不是這樣。想不戰而屈人之兵絕對需要那種恢弘的氣度。世界上只有一種人別人不敢隨便欺侮:身強體壯而又有骨氣!錢的多少不是決定因素。
 

  楊瀾女士,詆毀毛澤東不是個人問題,是民族感情問題。中央也曾說過毛主席的錯誤是偉大的革命領袖的錯誤。錯誤規個人,功勞規大家,這不是邏輯分裂嗎?我們現在迫切需要的是盡快重建那種堅強的民族精神,而不是去詆毀誰。懷念毛澤東不是利益驅使,不會有人發獎金,這是人民感情的必然傾向,這不是正好說明了我們國家的需要嗎?正因為深愛著這個民族,所以痛恨醜惡。如果我們現在不痛苦我們為什麼要懷舊呢?
 

  崇拜偉人的民族是智慧的民族,崇拜英雄的民族是勇敢的民族,崇拜明星的民族是失落的民族,崇拜金錢的民族是迷茫的民族。這是前些年流行的一則短信。如今鮮花都獻給了美女,我們拿什麼去獻給英勇?你說,我們這個時代到底是崇拜著什麼?明星被崇拜了,所以他們高唱著“盛世太平”。國際形勢如此危機四伏,國內天災人禍頻頻發生,他們完全是在歌舞昇平中粉飾太平。
 

  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國歌讓我們保持著危機意識,但僅有危機意識是不夠的。必須切實的認識到,肥大真的不是強大,我們應立即進行全民健身運動,強健自己的肌肉,結實自己的筋骨,樹立自己的信仰,建立自己的形象。
 

  楊瀾女士,民族利益,不能據個人得失。有一次我問一個以前地主的兒子:你熱不熱愛毛澤東?他說:熱愛呀。我繼而問:毛澤東分了你家的田地,怎麼還愛呢?你猜他怎麼說?他說:當地主階級佔有大量土地這種主要的生產資料的時候,就嚴重阻礙了生產力的發展,就必須重新分配。我萬萬沒有想到他能用政治經濟學理論來說明問題。接著他舉了一連串事例來說明毛澤東的偉大。請你記住,他是一個小山溝裡的普通農民,就在鄱陽湖北岸。
 

  毛澤東不穿軍裝不拿槍,卻是獨一無二的軍事家,他的詩詞他的書法,他對一些事物的經典表述,等等等等,無不從另一個側面映襯著他的領袖特質。我們的精英看不見破草開荒建基立業人的豐功偉績,只對豪華的室內裝潢讚不絕口,這未免本末倒置吧。
 

  楊瀾女士,歷史要辯證地看,現實要批判地看。我們一定做錯了什麼,不然不會有這麼多人不滿。吳曉波在他的《財富與幸福》中說:“世界上沒有那個國家像當下的中國,對財富有那樣強烈的嚮往;也沒有那個國家像當下的中國,財富與幸福之間存在著如此大的對立。”是呀,經濟增長了,滿意度反而下降了,物質發達了,幸福感反而削弱了。這就是我們時代的奇癢症。它讓人找不到身上的癢處,搔不住,饒不著。又不便大喊大叫,弄得呲牙咧嘴,一臉的尷尬;嚴重的信仰缺失,普遍的價值錯位。瘋狂的道德淪喪,中華民族堅強不屈的戰鬥精神沒有得到傳承。黨和國家的凝聚力下降,在現象和本質之間,我們已經蒙蔽了那雙辯證的眼睛。人民大眾的道德情懷和思想感情受到傷害。等等這一切,就是我們的民族之痛,這種痛使我們內心流血。可悲的是精英們視而不見,更可悲的是有的人壓根兒就是渾然不知。
 

  楊瀾女士,人生要修煉的東西很多,你不要把心思都用在弄巧上。現在看來,你真的還是個童工,沒有期望中的成熟。你不會是故意的吧?你是有光環的人,要有對應的政治素質。中華民族臥虎藏龍,不能輕率。我只是個普通百姓,無意去傷害你。因為仍愛著你,所以寫了這些文字。不說心裡不暢,寫了又不知如何處置。寄給你很可能收不到,網上發了又怕有傷害。好啦,最後祝永遠平安!一個思考著的平民!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